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六章 最新的秘密

第四十六章 最新的秘密2017-11-9 13:6:12Ctrl+D 收藏本站

    第533节    第四十六章      最新的秘密

    回到办公室,只批了二十几分钟的文件,王思宇就顶不住了,眼皮重若千钧,他把签字笔丢到旁边,如同喝醉了酒一般,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绕过办公桌,推开休息室的房门,来到床边,仰头躺了下去,忽悠一下,就睡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秘书林岳推门走了进来,帮他脱下皮鞋,把被子拉上,转身出了屋子,随手带上房门,回到办公桌边,摸起桌上的手机,按了关机键,去外间取了笔记本电脑,拉了椅子坐下,噼里啪啦地打起字来。

    半个小时后,办公桌上的座机铃声急促地响了起来,秘书林岳看了眼来电显示,见是陌生的手机号码,忙伸手摸起话筒,压低声音道:“喂,您好,哪位?”

    “你是哪个?请王书记接电话!”对方似是微微一愣,随即沉声道,语气里带着难以形容的威严,很容易让人生出肃然起敬之感。

    林岳下意识地站了起来,耳中的声音非常熟悉,那浓重的湘南口音,应该是省委梁书记,他迟疑了下,悄声道:“梁书记,您好,我是王书记的秘书,他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刚刚躺下,要不,我这就去叫?”

    梁鸿达愣了一下,随即莞尔,轻声道:“不用了,让他好好休息吧,你这秘书当得不错,很好。”

    林岳心里激动起来,血一热,又大着胆子道:“梁书记,我有意见!”

    “噢,怎么说?”梁鸿达心情极好,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饶有兴致地问道。

    林岳皱起眉头,忿忿地道:“梁书记,坍塌事件明明是政府那边出的问题,正主却都躲到一边,让王书记来处理,好多担着风险的决定,都是他亲自拍板的,大功告成之后,一大群人倒出来作秀了,这不公平!”

    梁鸿达淡淡一笑,轻描淡写地道:“你这小家伙,变着法子为领导邀功,别耍小聪明了,过犹不及。”

    “没有,梁书记,我不是那个意思。”林岳登时慌了,暗自后悔,不该画蛇添足。

    “小鬼头!”梁鸿达笑笑,随手挂断电话,翻开面前的黑皮本子,拿笔唰唰地写了几行字,就又把笔丢下,端起杯子,慢悠悠地呷了口茶水,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

    作为封疆大吏,梁鸿达身上的压力也很大,渭北这盘棋不好下,难就难在这三位太子身上,不能让他们发生太大的冲突,否则,一旦闹起地震,动静可不小,甚至会引发连锁反应,若干省份都会出现异动,不利于稳定的大局。

    但让他们相安无事,也是极不现实的,三个萝卜挤在一个坑里,还要争抢生存空间呢,更别说这三位,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事实上,原本梁鸿达来渭北,只是短时期的过渡,没想到,在过渡期内,陈启明王思宇相继到来,这就使得问题变得复杂起来,高层也变得异常谨慎,这种过渡有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这是好事,政治生命可以延长;这也是极为头疼的事情,因为谁也不敢肯定,这三只安分的萝卜,不会在一夜之间变成炸药包,把渭北官场炸成一片焦土,也让他无法体面地结束政治生涯。

    这种担心绝对不是多余的,最现实的威胁,就来自于陈启明,也是来自于陈系,要知道,省长庒孝儒本来就是陈系色彩极为浓厚的官员,再加上一位组织部长陈启明,这就很容易让人睡不安稳了。

    陈启明表现得越是中规中矩,梁鸿达心里就越是没底,因为,不会有人相信,那位陈家太子会在一夜之间转了性子,安于现状,当起太平官了。

    只是,对付这位陈部长,眼下,他还真没有太好的办法,拉拢自然是谈不上的,打压更加不行,只能虚与委蛇,步步为营,处处留意,小心提防。

    那位唐大市长,也绝非等闲之辈,自从担任市长以来,非但把一把手排挤得无法正常工作,请了长期病假,并且主导了洛水市的绝大部分工程,在很多事情上,都不买省里的帐,在他的带领下,洛水这边愈发强势,隐隐与省里形成分庭抗礼之势。

    三人之中,唯有王思宇的实力稍微弱些,并且,经过李浩辰案,于家在渭北的实力大减,应该不会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但接触两次后,同样让他觉得,此子胸有城府,不可小觑,另外,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京城于书记把于系的接班人放到渭北,到底是出于何种考虑呢?

    为了对付当下的局面,经过再三权衡,梁鸿达也定了一套办法,就是就是‘一防二打三拉拢’,要防的是陈启明,打的是唐卫国,拉拢的是王思宇,如果可能,在渭北的一亩三分地上,给他们划出范围,分而治之,那就轻松多了。

    然而,世事如棋局,瞬间变幻不定,最近一段时间,唐系和陈系之间摩擦不断,关系渐趋紧张,也让梁鸿达警惕起来,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或许,各方运作的速度会加快,矛盾也将提前激化,留给他从容化解的时间,似乎不多了。

    无奈之下,梁鸿达也加快了动作,向上面请了援兵,借助唐陈两家的矛盾,因势利导,引入尹兆奇,以便利用此人来牵制陈启明。

    至于唐卫国,他也做了考虑,准备在适当的时机,把他调离洛水,到副省级城市,海通市担任市委书记,令他远离省城政治中心,减轻自己身上的压力。

    而这些都能顺利完成之后,他要做的,就改变策略,转而拉拢唐卫国,借助唐系在省里的势力,把陈启明请出渭北,成功之后,把黑锅扣到唐系的身上,腾出手来,将唐卫国也请出去。

    事实上,如果有机会,他是不介意把三位太子同时恭送出去的,一个没有太子的渭北官场,虽然不见得更好,但肯定不会变得更糟。

    “谈何容易啊!”梁鸿达暗自叹了口气,喝了口茶水,仰坐在皮椅上,开始闭目养神,如老僧入定般,不动如山。

    *******

    一觉醒来,已经到了下午两点,王思宇拉开被子,穿上皮鞋,推门走了出去,见办公桌上已经摆了餐盒,也觉得腹中饥饿,便洗了手,坐到办公桌后,很快把饭菜消灭干净。

    林岳敲门进来,泡了茶水,将餐具收拾起来,轻声道:“王书记,上午省委梁书记和唐市长都打了电话过来,宣传部的黎部长也来了电话,据说有两名外地记者被公安局扣了下来,请您帮忙协调,希望市局尽早放人。”

    王思宇点点头,含笑望着林岳,轻声道:“知道啦,不错,林岳,谢谢。”

    林岳嘿嘿一笑,摸了后脑勺,有些腼腆地道:“没什么,看您睡得那么香,真是不忍心吵醒。”

    “是啊,最近秋乏,总是有些睡不醒。”王思宇淡淡一笑,目送着林岳走了出去,摸起办公桌上的通话记录,看了梁书记的名字,暗自思忖着,这段时间,梁书记倒是频频示好,倒有些奇怪了。

    或许是想在尹兆奇来之前,把基础打得更好些吧?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他也感觉到,洛水本地干部和省里的关系,还是比较微妙的,这里有没有唐卫国的因素,不好说,总之,很耐人寻味。

    沉思半晌,王思宇摸起电话,给梁鸿达打了过去,微笑道:“梁书记,抱歉抱歉,睡过头了,刚刚才醒。”

    “辛苦啦!”梁鸿达脸上带出慈祥的笑意,顿了顿,又殷切地道:“干得不错,不但成功解救出受困的工人,还树立了一个关键时刻勇于牺牲自我,舍己救人的典型,这也算是变坏事为好事了,我就知道,你鬼点子多,能把难题解决掉。”

    王思宇摆摆手,谦逊地道:“不能这样讲,梁书记,其实现场的总指挥是石市长,我只是在旁边配合着,做了点微不足道的工作,可不敢抢人家的功劳。”

    “哦?”梁鸿达表情变得丰富起来,沉吟半晌,点点头,微笑道:“石崇山这位同志,还是不错的,工作一直很敬业,头脑也灵活,改天,我倒要见见他。”

    王思宇点了一颗烟,不动声色地道:“梁书记,事故调查的初步结论也出来了,和现场工作人员的疲劳作业有关系,市里已经下达了全面整改的通知,黄金大道西线工程可能都要停下一段时间,等安监部门排查完毕,才能重新开始。”

    梁鸿达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轻声道:“是啊,不能盲目求快,无论到什么时候,都要把施工安全放在第一位,这是重中之重。”

    顿了顿,他收起笑容,语气凝重地道:“王书记,可能月底,尹兆奇同志就要到任了,届时,你们要密切配合,把工作搞上去,老实讲,我对洛水真是有些不放心了。”

    王思宇心中一懔,这话的分量可是不轻,矛头直指唐卫国,很明显,这位梁书记的不满情绪已经很深了,思索半晌,他才轻轻点头,含糊地道:“请梁书记放心,包括卫国市长和我,洛水班子成员,都会欢迎尹兆奇同志的,相信我们能团结一致,把工作干好。”

    “那就好,那就好。”梁鸿达皱起眉头,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挂断电话,轻轻叹了口气,又戴上老花镜,摸起一份文件,抖了抖,专注地看了起来。

    放下话筒,王思宇微微皱眉,暗自琢磨着,要是和尹兆奇配合,挤走唐卫国,于公于私倒都说得过去,不但贯彻了省委书记的意图,也算间接为于系报了一箭之仇。

    但是,要想得到市长的位置,难度恐怕不小,且不说唐系的反击,单是老狐狸,也不见得会帮忙,反而会利用这一职位,钓足了自己的胃口,到时需要付出的,恐怕就太多了。

    现在这种时候,还是稳坐钓鱼台比较好,不能轻易变成人家的马前卒,想到这里,王思宇心中笃定,又给唐卫国打了过去,两人聊了几分钟,王思宇把烟头熄灭,丢进烟灰缸里,喝了口茶水,把记者被扣的事情讲了一遍,笑着道:“卫国市长,事故已经解决了,要是没太大的事儿,也该放人了。”

    唐卫国微微一笑,轻声道:“这两人狮子大开口,张嘴就要二十万元的封口费,罗彪火了,打算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这样吧,明早放人,不过要写下保证书,这些家伙,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敢到洛水来捣乱。”

    王思宇笑了笑,伸了个懒腰道:“无冕之王嘛,总是要有点特权的,不过有些人是过分了些,总惦记着趁火打劫。”

    “是啊。”唐卫国的语气有些发闷,半晌,苦笑着道:“佑宇兄,晚上一起出去喝茶吧。”

    王思宇摆摆手,笑着道:“不行啊,今晚不行,太累了,改天吧。”

    唐卫国微微一笑,点头道:“也好,那就不打扰你了,快点回去休息吧。”

    挂断电话,王思宇开始低头办文,把积压的公文处理完,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他带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吃了晚饭,就进了浴室,洗过澡后,躺在浴缸里睡着了。

    过了一会,浴室的房门被悄悄推开,瑶瑶眉花眼笑地溜了进来,趴在浴缸边,揪住王思宇的鼻子,大声叫道:“别睡啦,会感冒的!”

    王思宇猛然惊醒,哈哈一笑,翻过身子,把旁边的帘子拉上一半,挡住下半身,伸出手指,点着她的额头,轻声道:“小宝贝,洗澡的时候,不能乱进来。”

    瑶瑶撅了嘴巴,笑嘻嘻地道:“谁让你这么久都没出来了,人家还有事情要告诉你呢!”

    “什么事儿,说吧!”王思宇揉着鼻子,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瑶瑶双手捧着小脸,神秘兮兮地道:“舅舅,我在电视里又看到你啦,好神气的!”

    “怎么个神气法?”王思宇坐了起来,往胸前撩了水,笑吟吟地道。

    瑶瑶后退几步,目视远方,拿捏着腔调,绘声绘色地道:“喂,你好,我是洛水市市委副书记王思宇,现在正在外面,和石市长一起组织救援工作,请讲一下里面的情况!”

    王思宇微微一怔,忙伸出手指,刮了她秀挺的鼻梁,笑着道:“不错,小宝贝,记忆力真好,居然一字不差。”

    “舅舅,看到工人出来的新闻,我和妈妈都哭了呢!”瑶瑶伸出双手的食指,在眼睛下面比划着,做着抹眼泪的动作,可爱极了。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你们啊,就是没出息,总是哭哭啼啼的。”

    “才不是呢!”瑶瑶笑嘻嘻地冲了过来,神秘兮兮地道:“舅舅,告诉你个最新的秘密!”

    “什么秘密啊?”王思宇也压低了声音,好奇地道。

    瑶瑶嘻嘻一笑,撅起小嘴,在王思宇的额头上亲了一口,悄声道:“舅舅,你是全家的骄傲,我们都以你为荣!”

    王思宇愕然,望着瑶瑶乐颠颠地跑了出去,不禁伸出湿漉.漉的右手,摸了摸额头,哑然失笑。

    -----------

    就一更,别等了,老规矩,两更时会提醒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