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七章 舆论先行

第四十七章 舆论先行2017-11-9 13:6:14Ctrl+D 收藏本站

    第534节    第四十七章      舆论先行

    市长办公室里,唐卫国静静地站在窗前,眺望着远处的广场,目光悠远而宁静,然而,他此时的心情却极为烦闷,再过些日子,尹兆奇就将来洛水赴任,这对他而言,无疑是一次巨大的考验。

    对于那位即将上任的市委书记,唐卫国并不陌生,尹兆奇是共青团系统出来的干将之一,发迹于江南省,尤其善长‘连横合纵’之术,深得五号首长的赏识,被寄予厚望,是近年来不多见的一匹政坛黑马,老实说,他的到来,给唐卫国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

    省会城市市委书记的位置,非同小可,最近几年,有多位重量级官员,都是从这个位置起跳,直接越到省长的位置,当然,这也是因人而异的,没有强大的派系支持,是很难实现的。

    不过,相对而言,作为省会城市的一把手,上升空间很大,甚至比省委组织部长更为有利,后者虽然是很有分量的省委常委,但依照惯例,却很难绕过专职副书记的台阶。

    按照唐卫国之前的设想,他与陈启明之间的正面交锋,就是在渭北省的省长争夺战中打响,而那时,也将是两个派系结束盟友关系,分道扬镳的时刻。

    对于两人将来的争斗,唐卫国还是很有把握的,虽然对方掌握着组织人事大权,能够迅速地聚拢一批干部,培植势力,但唐系也做了精心的准备,确保赢得最后的胜利。

    其中关键的一步棋,就是利用庒孝儒这位陈系色彩极为浓厚的现任省长,打陈启明一个措手不及,出奇制胜,届时,唐系会想方设法,封堵住庒孝儒外调的空间,并全力支持他出任省委书记,如此一来,出于平衡派系的需要,陈启明自然无法上.位,注定会被调离渭北。

    当然,这要靠庒孝儒的积极配合,因此,早在数月前,这个重要的信息,已经透过特殊渠道,传递给了庄省长,而庒孝儒虽然没有给出明确的回复,但从他近段时间温和的表现来分析,应该早已默契于心了。

    至于王思宇,他倒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对方来渭北的目的,应该是致力于恢复于系的影响力,这是个漫长的过程,没有三年五载,根本无法做到。

    而且,无论在省委和市委的层面上,对方都明显落入下风,因此,他还是希望释放善意,与王思宇保持合作关系,以便将来与陈启明的交锋中,多上一份胜算。

    斗争与团结,从来都是一个硬币的两面,而成熟的政客,永远都会让硬币处于高速旋转之中,通过合作与博弈,来谋求利益的最大化,这就是所谓的对立统一了。

    只要拿捏好分寸,他和王思宇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很容易把握的,时机成熟时,可以联手蚕食陈系在渭北的势力,实现合作共赢的局面。

    然而,尹兆奇突然空降,让事情充满了变数,矛盾的焦点,将集中到洛水市,各方很可能会达成共识,集中全力来对付唐系在省城的势力。

    这使得唐卫国忧心忡忡,愁眉不展,窗外虽然秋高气爽,艳阳高照,而他的心里,却是乌云密布,压抑到了极点,竟然有些透不过气。

    十几分钟后,秘书张钊走了进来,把一叠文件悄悄放在办公桌上,迟疑半晌,才咳嗽一声,小心翼翼地道:“市长,刚才那边回话了,石副市长去了省委梁书记那里,现在还没回来。”

    “梁书记,这是铁了心要拆台了!”唐卫国阴沉着脸,眉头不住地颤抖着,沉吟半晌,才恢复了往昔的平静,转过身子,拉了椅子坐下,淡淡地道:“知道了,让山泉市长先过来吧,我们两人先碰一下。”

    秘书张钊忙点点头,泡了杯茶水,蹑手蹑脚地退了出去,跟了唐卫国三年,他是极少见到这位市长闷闷不乐的,结合这些日子出现的传闻,张钊也隐隐觉得,洛水官场的权力格局,将要出现重大的变化了。

    唐卫国端着茶杯,注视着张钊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翻开面前的黑皮本子,皱眉写了几行字,随即把玩着手中的签字笔,唇边露出一丝冷笑。

    这三年来,他一直都在大搞城市建设,通过修路铺桥,拉动了洛水的经济发展,实实在在地搞了几样光鲜的政绩工程,而且,利用这些项目,将一大批干部都网络了下来,只要有需要,那些人自然会心甘情愿地充当马前卒。

    而现在,是该考虑解决庄省长的问题了,要尽快利用赵山泉这枚棋子,在庒孝儒的屁股上挂几颗重磅炸弹,到了要紧时刻,也可以提前打出这张王牌,把火烧到省里,来化解自己身上的压力。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稍微安定了些,喝了口茶水,摸出手机,给王思宇发了封短信过去:“佑宇兄,明儿下午若是不忙,一起出去钓鱼如何?”

    “好的,有鱼钓,忙也不忙了。”王思宇坐在主席台上,悄悄回了短信,把手机放下,抬起头,望着下面黑压压的人群,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

    而他的身边,黎凤姿正低头看着材料,字正腔圆地读道:“同志们,要充分认识新形式下加强妇女工作的重要性,重视和关心妇女的发展,是巩固群众基础的必然要求,洛水市党委和政府,历来重视妇女的进步发展,把妇女工作,作为党的群众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来抓……”

    会议结束之后,和与会的基层妇女工作者合影留念,王思宇情绪极好,抬腕看了下表,见时间还早,就转过头,笑着道:“黎部长,走,去你那边坐坐。”

    “欢迎领导突击检查。”黎凤姿莞尔一笑,伸出右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王思宇点点头,和她并肩走了出去,边说边聊,来到市委办公大楼的三楼,进了办公室,黎凤姿亲自泡了茶水,送到茶几上,笑着道:“还是王书记面子大,前儿晚上,给罗局长打了电话,结果碰了一鼻子灰,那个罗彪啊,死活不肯放人,硬是把我顶了回来。”

    王思宇淡淡一笑,轻声道:“罗局长倒是铁面无私,值得表扬。”

    黎凤姿哼了一声,撇嘴道:“无私倒未必,他那人架子很大,除了唐市长以外,谁的招呼都不听。”

    “既然清楚,为什么不抄近道,直接和唐市长打招呼?”王思宇端起茶杯,吹了口气,笑吟吟地道。

    黎凤姿叹了口气,颓然道:“没意思,我对唐家人没好感。”

    王思宇心里突地一跳,随即想起那个桃色绯闻,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道:“不要有陈见嘛,多沟通,才能把工作干好。”

    黎凤姿把玩着杯子,沉默半晌,眼中闪过一丝伤感之意,半晌,才笑了笑,话锋一转,试探着问道:“王书记,怀臣书记要调走了,是吧?”

    “是啊,好像要去闽南省了。”王思宇摩挲着头发,若有所思地道。

    黎凤姿‘唔’了一声,抿了口茶水,淡淡地道:“唐市长怕是要失望了,他还是最希望怀臣书记留下来的。”

    王思宇点点头,不动声色地道:“洛水的摊子铺得太大,上面有点不放心。”

    黎凤姿放下茶杯,用手揉着额头,有些感慨地道:“是啊,因为那些大项目,他也得罪了不少省里的领导,唐市长这个人,外表看着很斯文,其实骨子里还是很霸道的,比他二叔当年还要厉害。”

    “怎么,你和唐部长熟悉?”王思宇微微一怔,眯起眼睛,好奇地问道。

    黎凤姿凄然一笑,淡淡地道:“谈不上熟悉,只是当年,在部委当科员的时候,曾经有过数面之缘。”

    王思宇察言观色,知道对方有难言之隐,就不再多问,而是坐直了身子,语气凝重地道:“黎部长,这次过来,也是想和你商量下,最近一段时间,我留意到,洛水媒体对于民生方面的关注度不高,希望你们能够加强引导,把这方面的工作抓起来。”

    黎凤姿微微皱眉,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踌躇道:“王书记,您是知道的,现在的媒体很难管,稍微松下来,他们就敢捅马蜂窝,民生问题,很多都涉及到一些尖锐的矛盾,搞不好,会引发各方争议。”

    王思宇摆摆手,胸有成竹地道:“有争议不怕,怕的是鸦雀无声。”

    黎凤姿抿嘴一笑,轻声道:“真要报道了,那些大大小小的官老爷会不高兴的,到时,您可要顶住压力,不然,我们这里会焦头烂额的。”

    王思宇轻轻点头,表情变得严肃起来,皱眉道:“都是官本位思想在作祟,出了问题,最先想到的就是捂盖子,而不是认真解决问题,放心吧,不但市里要搞,省里也会搞,要加强舆论监督。”

    黎凤姿也收起笑容,摸起黑皮本子,写下一行字,抬头道:“王书记,我有个建议,可以在市台搞个新闻栏目,对一些老百姓关注的热点问题进行曝光,并且,凡是新闻媒体曝光的监督事项,相关单位必须在一周内给出反馈结果,否则,将按照规定,给予问责。”

    王思宇点点头,端起茶杯,沉吟道:“这个办法好,为了保证效果,可以把每周的舆论监督情况集中上报,遇到硬骨头,就让我来啃。”

    黎凤姿‘扑哧’一笑,用签字笔敲了敲桌子,有些兴奋地道:“王书记,这样一来,我们宣传部的工作可就吃重了,感谢您的支持。”

    王思宇笑笑,摸起办公桌上的玉石摆件,把玩着道:“压力肯定不小,咱们一起顶住,执政为民嘛,就要落实到位,不能停留在口头上。”

    黎凤姿轻轻点头,合上黑皮本子,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蹙起眉头,轻声道:“王书记,那个于娜娜,最近工作很不错,进步挺大的,就是理论上差了些,是不是调到党校那边深造下?”

    “于娜娜?哪个于娜娜?”王思宇微微一愣,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黎凤姿见状,知道自己会错了意,倒有些不自在起来,讪讪地道:“王书记,您忘了?上次到英华集团参观,有个生产线上的女工,个子挺高的!”

    王思宇忽地想了起来,放下手中的玉石摆件,含笑道:“是那个女孩子啊,不说倒忘了,她的口才好像还不错,应该更适合在宣传部工作吧?”

    黎凤姿喝了口茶水,脸上恢复了镇定,笑着道:“是啊,小姑娘聪明伶俐,挺讨人喜欢的,这几天,被政府办的张主任看中了,打了两次电话,要从我这抢人,都舍不得给他。”

    王思宇笑笑,站了起来,一语双关地道:“黎大姐,那你就继续宝贝着吧,我可不敢打她的主意。”

    黎凤姿面色一窘,有些尴尬地站起身子,把王思宇送了出去,一直到楼梯口,才停下脚步,望着王思宇的背影,叹了口气,转身回到办公室,走到窗前,喃喃地道:“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洛水,又要热闹起来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