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九章 夜未央

第四十九章 夜未央2017-11-9 13:6:16Ctrl+D 收藏本站

    第536节    第四十九章      夜未央

    约莫二十几分钟以后,陈启明就赶了过来,见了两人后,先走到唐卫国面前,背过双手,微微皱眉,不咸不淡地道:“三儿,你不是头疼,不想出来了吗?”

    唐卫国恍若未闻,只是淡淡一笑,就转过身子,回到躺椅边坐下,把钓竿提了起来,换了鱼饵,重新甩了出去,洗了手,轻描淡写地道:“没错,启明兄,每次见到你,都头疼得厉害。”

    陈启明也不生气,把外套脱下,丢给旁边的女服务员,倒在中间的躺椅上,双手抱着头,看着凉亭上面探出的飞檐,淡淡地道:“钓鱼有什么意思,都是老年人喜欢的活动,还是打猎好。”

    王思宇怕冷了场,也在旁边附和道:“打猎也不错,以前在华西,我是打到过野猪王的,獠牙都做成了刀柄,非常漂亮。”

    陈启明侧过身子,摸起小茶壶,径直向嘴里倒了茶水,饶有兴致地望着他,追问道:“华西的老林子多,是有不少野生动物,佑宇兄,多大的猪王?”

    王思宇微微一笑,侧过身子,轻声道:“四百多斤,这样的大猪,在华西都很少见的,当时猎狗都被追得发疯地跑,差点出了危险……”

    “不错,你的枪法还真不赖,要是换了我,倒下去的肯定是那个武装部长!”陈启明端着茶杯,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他听得津津有味,也忍不住插话道。

    王思宇叹了口气,眯了眼睛,缓缓地道:“没错,两声枪响,连猪带人都倒下了,当时吓得心里突突直跳,冷汗都出来了,以为闯大祸了。”

    “真是刺激!”陈启明一拍大腿,也跟着豪爽地笑了起来。

    两人这边聊得热闹,唐卫国很少插话,只是对着水果用功,没一会儿的功夫,地上就丢了许多桔子皮。

    半个小时后,见日头已经落了山,江面上起了风,吹得众人衣袂飘飘,王思宇站了起来,收掉鱼竿,笑着道:“走吧,外面有点凉了,咱们进里面谈。”

    唐卫国摆摆手,声音淡漠地道:“你们去吧,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陈启明微微皱眉,叹了口气,在凉亭里踱着步子,轻声道:“卫国,你是误会了,那些媒体记者,可不是我找来的,那种见不得光的事情,我根本不屑去做。”

    唐卫国转过身子,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唇边带出一丝冷笑,淡淡地道:“启明兄,误会的是你,你们两个有事要谈,我就不便打扰了。”

    陈启明摆摆手,停下脚步,从女服务员手里接过外套,披在身上,走到唐卫国的身边,伸手拍着他的后背,豪爽地道:“走吧,三儿,‘书有未曾经我读,事无不可对人言’,我们两个要想对付你,倒也不用偷着瞒着。”

    王思宇也信步走过来,含笑道:“卫国兄,不要扫兴,一会陈部长烂醉如泥,还要你帮忙扛回去。”

    “好吧。”唐卫国见推辞不过,也展颜一笑,三人说说笑笑地出了月亮门,在服务员的引领下,到了五楼的贵宾间,坐在餐桌边,点了酒菜,边喝边聊,气氛倒也融洽。

    半个小时后,陈启明收起笑容,脸上变得严肃起来,端起杯子,沉吟道:“卫国佑宇老弟,现在的渭北,越来越有意思了,赌桌上的人越来越多,只怕搞到最后,咱们三人中,有人要输得精光,狼狈离开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也端起酒杯,三人碰了杯子,均是一饮而尽,他把杯子放下,摸起筷子,夹了生鱼片,蘸了调料,丢进嘴里,望着身侧的两人,打趣道:“启明兄形容的贴切,我是穷鬼一个,手里没有筹码,可不敢下注,只在旁边看看热闹就好。”

    唐卫国摆摆手,斜眼望了陈启明,嘴角微翘,意味深长地道:“别说的那么惨,佑宇兄,你完全可以跟他们合伙,来宰我这头肥羊。”

    王思宇微愕,与陈启明对视一眼,不禁莞尔一笑。

    陈启明夹了蟹肉,送到口中,放下筷子,淡淡地道:“三儿,梁书记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胳膊拗不过大腿,你心中应该有数,别硬扛着了,退一步海阔天空啊。”

    “想当说客?”唐卫国把玩着酒杯,似笑非笑地望着陈启明。

    陈启明摆摆手,抱了双肩,轻描淡写地道:“三儿,这是善意的提醒,毕竟,咱们小时候都是在一个大院里长大的,有这个情份在。”

    唐卫国沉吟不语,盯着他看了半天,才端起杯子,淡淡地道:“这么说,我倒不用担心了,你启明兄既然重情义,落井下石的事情,应该不会做,也不屑去做,对吧?”

    陈启明爽朗地笑了起来,半晌,摸起纸巾,擦了嘴角,叹息道:“三儿,那是两回事,除非你同意先前的提议,否则,该捡的便宜,也还是要捡的!”

    “那就不用再说了,今夜只谈风月,免得坏了心情。”唐卫国面色微醺,把玩着杯子,一饮而尽,那张白净的脸上,已经泛出几分红晕。

    坐在桌边,王思宇也在皱眉思索着,显然,陈启明的判断是最准确的,三人中,注定有人会输得一塌糊涂,黯然离场,不过,赌局既然已经开始,也就没那么容易抽身了。

    作为派系的新锐领军人物,外人眼中风光无限的政坛新星,他们肩上的压力却鲜有人知,从某种意义上讲,三人都是输不起的。

    *****

    开车返回别墅,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屋子里面没有人,廖景卿母女想必已经睡下了,王思宇像往常一样,去浴室洗了澡,随后裹着浴巾走出来,推开书房的门,拉了椅子坐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经济方面的专业书籍,神情专注地翻看起来,并抽出一管签字笔,不时在上面写写画画,做着读书笔记。

    半晌,他把书籍放下,点了一颗烟,摸起前方的台历,在上面的‘正’字旁边又添了一横,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皱眉吸了口烟,嘴里吐出淡淡的烟雾。

    经过最初几天的疯狂之后,廖景卿担心他伤了身体,更怕他陷在温柔乡里不能自拔,没了进取心,因此,就立下规矩,那种不正经的事情,每半个月才能有一次,其他时间,都不许碰她。

    为了保证方案的顺利进行,这些日子,廖景卿都陪着瑶瑶一起睡,把王思宇冷落到一旁,眼巴巴地瞅着台历,还有两个‘正’字未曾完成,王思宇不禁有些泄气,抽了一颗烟后,把烟蒂熄灭,丢在烟灰缸里,轻轻叹了口气,捧起一本《权力与繁荣》,认真地看了起来。

    以前收集的黄书,包括那本他最心爱的《艳史通鉴》,都被廖景卿搜到,锁到她的房间里,因此,每到半夜时分,只能靠这些专业书籍打发无聊的时间,所谓的充电,其实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忽然被轻轻推开,穿着一身睡袍的廖景卿走了进来,她灿然一笑,把一杯热气腾腾的浓茶放在书桌上,温柔地注视着王思宇,悄声道:“小弟,别看得太晚,早点休息。”

    王思宇轻轻点头,目光落在她柔美的腰肢上,含笑道:“知道了,姐,你来得正巧,这里有些不太懂的地方,帮着分析下?”

    “是吗,哪里?”廖景卿凑了过来,弯腰望了过去。

    “就是这里!”王思宇转动了椅子,用手向书上随便一指,便从后面偷袭,揽了她的纤腰,抱在怀里,双手麻利地钻进她的睡袍里,把玩着一对丰挺的酥胸,轻笑道:“姐,不用看了,已经懂了。”

    廖景卿红着脸,夹.紧双腋,横了他一眼,扭动着娇躯,颤声道:“小弟,别闹了,瞧瞧日历,还有十天呢!”

    王思宇已然兴奋了起来,难以自持,双手轻柔而放肆地揉.搓着,含了她的耳垂,悄声道:“姐,还要那么久,哪里忍得住,提前预支一次吧!”

    廖景卿只挣扎了几下,就闭了眼睛,扬起一张清绝的俏脸,娇.喘连连,口中发出压抑到了极点的呢喃声,一双玉臂也绕了过来,勾住他的脖子,下意识地摇摆着,半晌,她咬着粉唇,断断续续地道:“别,小弟,好了,先松手,我回去看看瑶瑶,晚点过去陪你。”

    王思宇松了手,一脸坏笑地道:“姐,不许耍赖,要快点过来。”

    廖景卿站了起来,转过身子,伸出芊芊玉指,戳了下他的额头,有些无奈地道:“你啊,总也要不够,真是没出息!”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望着她摇曳生姿的背影,也站了起来,悄悄出了书房,回到卧室,钻进被窝,伸手打开床头柜上的台灯,让橘红色的灯光温馨地洒照出来,双手抱头,眉开眼笑地盯着门口。

    没过多久,廖景卿推开房门,悄悄地溜了进来,把房门反锁上,倚在门边,吃吃地笑了半晌,才缓缓走了过去,轻盈地坐在床边,伸手抚弄着肩头的秀发,期期艾艾地道:“小弟,这次只当是奖励,以后还要守着规矩。”

    王思宇不禁哑然失笑,翻身坐起,从侧面下了床,绕到前头,伸出双手,只轻轻一推,廖景卿那美好的腰身,便如面条般柔软地倒了下去,她伸出双手,掩住俏脸,难为情地哼了一声。

    王思宇伸出双手,抚上那双白皙修长的**,把玩了一番,便轻巧地退下她的睡裙,望着那羊脂白玉般的娇躯,微微一笑,温柔地伏了上去,双手捧着她的俏脸,盯着那玫瑰花瓣的红唇,深情地吻了过去。

    廖景卿呜咽一声,含住他递过的舌头,羞赧地缠绕着,一双美眸中,满是妩媚娇羞之态,随着喘息声变得愈加急促,胸前的双峰,也在颤巍巍地抖动着,起伏不定,只是片刻的功夫,她便全身绵软无力,动情地呻吟着,任凭王思宇为所欲为。

    几分钟后,伴着三两声媚到骨子里的娇.啼,廖景卿满面桃红,蹙起秀眉,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慌乱地捉住他的双臂,用力向上拉扯着,扭动着纤腰,失魂落魄地唤道:“小弟,小弟……别逗我!”

    王思宇展颜一笑,提起那双**,架在肩头,盯着那张清绝的俏脸,一寸寸地挤了进去,在她满足的呢喃声中,温柔地动作着,大床也伴着那婉转低回的吟唱声中,吱呀吱呀地晃动起来。

    身下的妙人,仿佛画中仙子,清丽绝俗,婉转承欢间,自然生出无限风情,王思宇渐渐迷失在这无边的艳福里,摇晃着身子,愈战愈勇,几番杀伐,廖景卿早已抵挡不住,竟然一连丢了几次,到了最后,连声音都变得有些嘶哑。

    王思宇却意犹未尽,只歇息片刻,又变了姿势,两人交叠坐在床上,他双手扶住廖景卿的纤腰,轻轻用力,身前那曲美的娇躯,就在乌发纷飞间,情不自禁地摇动着,廖景卿仰起俏脸,醉眼迷离,忘情地媚叫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伴着一阵强有力的冲刺,两人同时发出几声大喊,在无边的战栗之中,再次登顶,接下来,就是浓重的喘息声。

    王思宇早已是汗流浃背,呵呵地笑了起来,拉过她的一双玉手,放在胸前,盯着廖景卿那张满面羞红的俏脸,轻笑道:“姐,这就是‘行到水尽处,坐看云起时。’”

    “小弟!”廖景卿羞得无地自容,嘤咛一声,抱紧了他,张开殷红的小嘴,向那满是汗.液的肩头上,重重地咬去……

    “啊!”王思宇耸动了下身子,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呼,相拥着倒了下去。

    窗外,微风拂动之下,香樟树鲜嫩的树叶间,洒下几串清亮的露珠,沿着树干,缓缓滑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