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一章 种子

第五十一章 种子2017-11-9 13:6:19Ctrl+D 收藏本站

    第538节    第五十一章      种子

    洛水市委党校是副厅级机构,实行校党委领导下的校务委员会负责制,校务委员会的委员,由市委任命,共有七人,党校内设机构十八个,规格为副处级,其中党政管理机构九个,教学研究机构八个,教辅机构一个,有二百余名工作人员。

    党校这边是三块牌子,一套管理人员,门口分别挂着‘**洛水市委党校’‘洛水市行政学院’‘洛水市社会主义学院’的牌子,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党校建立了比较完整的学科体系和行政管理体系,形成了党政领导干部培训国家公务员培训党外干部培训及函授学历教育为一体的办学格局。

    市委党校占地三万多平方米,里面设有一座宾馆,四座办公楼,一个图书馆,两个多媒体电教室,十六个学员教室,三个现代化的会议室,可以同时容纳两千人进行培训。

    主持党校日常工作的副校长是刘长发,年龄只有四十七岁,他本来是市委副秘书长,兼政策研究室主任,理论水平很高,但和秘书长梁坤的关系搞得很僵,因此,在委办很不得志,调到市委党校之后,却如鱼得水,干得非常出色。

    刘长发曾经专门研究过信访工作,并组织编制了社会维稳方面的辅导材料,其中包括坚持‘党的群众路线’‘社会调研的方法与技巧’‘沟通与协调的艺术’‘**处理技巧’等内容,王思宇在看后,很是欣赏,曾经专门和他进行过探讨,交流经验,两人还是比较谈得来的。

    小车驶到党校门口时,忽见一辆救护车从院子里拐了出来,呼啸着向市区方向驶去,王思宇不禁微微皱眉,回头望了一眼,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车子停稳后,马师傅打开车门,王思宇夹包走了下来,径直去了一号办公楼,刚刚上了四楼台阶,就听上面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骆小彬,你咋又打人了?”

    “他就是欠揍,下次别让我看见,见一次打一次!”

    “不像话,你再这样下去,我要给骆主席打电话了!”

    “打吧,随便!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谁怕谁啊……”

    王思宇心里‘咯噔’一下,赶忙加快了脚步,急匆匆地奔了上去,抬眼望去,却见刘长发正站在办公室门口,和教务处的副主任骆小彬吵得不可开交,旁边几间办公室的房门也都开着,一些工作人员躲在门后,探头向外观望,王思宇向前走了几步,厉声喝道:“怎么回事,注意点影响!”

    两人错愕地转过头,望到王思宇,便都不再吭声,脸上都露出尴尬之色,而旁边的工作人员也赶忙把门关上,不再看热闹,这时,办公室内勤小赵走了过来,拿着钥匙,打开办公室的房门,王思宇阴沉着脸走了进去,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点了一颗烟,望着沙发上默不作声的两人,沉声道:“怎么回事?”

    刘长发叹了口气,把脸转到旁边,有些无奈地道:“王书记,骆副主任太过分了,半年之内,接连打了两次架,上回是闯进会议室,在校领导班子会议上,当着众人的面,动手打了一位校委委员,这次可好,下手更狠,把刘老师打得满脸是血,差点休克了,刚刚被救护车拉走。”

    “是这样吗?”王思宇脸色一黑,目光凌厉地盯着骆小彬,这位骆副主任,职务虽然不高,来头可不小,他父亲是市政协主席骆涛,母亲郭嘉丽在省政府办公厅工作,而他的姐夫,就是现任市委常委纪委书记胡雪峰,也算是比较典型的干部家庭子弟。

    只可惜,骆小彬自己不争气,在学校时就不学无术,总喜欢打架斗殴,大学毕业后,到了几个单位,都惹出事端,搞得骆涛也很被动,被逼的没办法,就把他安排到党校这里,可隔三差五,还是能捅出篓子来。

    王思宇接任党校校长后,骆小彬其实已经收敛很多了,没想到今儿还是没压住火,闯了祸,这时坐在沙发上,瞧着王书记面色不善,他心里也有点没底,毕竟,眼前这位,那是他家老爷子都惹不起的主儿。

    他不敢再耍横了,只好站了起来,束手而立,愁眉苦脸地道:“王书记,这次还真不怪我,是刘老师先动手的,他踹开办公室的门,指着鼻子骂我,我都忍了,后来,他又冲上来,抓住我领口,当时吧,我实在是气急了,才打了他几拳,没想到,他躺在地上装死,不肯起来,这事儿的全过程,办公室的小蒋都看见了,您要是不信,可以找她过来问问。”

    王思宇盯着他,皱眉道:“原因呢?好端端的,他为什么会跑到你那里闹?”

    骆小彬迟疑了下,露出无奈的表情,拿手挠着后脑勺,讪讪地道:“王书记,这是私事,能不能不说?”

    “不行,必须讲清楚!”王思宇重重地敲了下桌子,表情异常严肃,他以前就有所耳闻,骆小彬是个事篓子,仗着家里有些背景,就胡作非为,经常不服校方管束,几位副校长,都曾经被他搞得灰头土脸的。

    今儿既然遇到了,也想整治下这小子,否则,还不知要惹出多少麻烦,通常来说,这些家里有背景的干部子弟,都是很低调的,可一旦出个不讲道理的,就会搞得舆论哗然,影响极为恶劣。

    骆小彬低了头,半晌没吭声,过了好一会,才盯着脚尖,结结巴巴地道:“王书记,是感情上的事儿,她说,他们还没结婚,有资格去追求幸福,我就见了几次,不过,发现她脸上有雀斑,也就没同意。”

    王思宇听得一头雾水,被搞糊涂了,忙摆手打断他的话,皱眉道:“怎么回事?把话说清楚了!”

    刘长发叹了口气,在旁边插话道:“是刘老师的女朋友,上次开联谊会时,他们认识了,结果两人联系上了,搞得满城风雨,估计就是这事儿。”

    骆小彬点了点头,居然脸红了,支吾了半晌,才呐呐地道:“王书记,刘校长,真不怪我,都和刘老师解释过了,他就是不肯听!”

    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轻声道:“不管怎么样,作为教务处的领导,居然屡次动手打人,这肯定是不对的,你先去医院吧,向刘老师道歉,争取得到他的谅解,否则,我们就让公安机关,纪委介入调查,按照正常程序处理。”

    “那,那……好吧!”骆小彬嘴唇微动,却没话说了,目光有些呆滞地望着王思宇,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别让他自己去,安排郑副校长也过去吧,顺便做下调解工作。”王思宇有些不放心,又叮嘱了一句。

    刘长发赶忙掏出手机,来到窗前,拨打了号码,把事情安排妥当,才苦笑着道:“王书记,那个刘老师也有错,他个子矮,身体单薄,根本不是小彬的对手,还发疯似地往上冲,这事儿,两人其实都有责任。”

    王思宇掸了掸烟灰,皱眉道:“老刘,这个骆小彬,连话都讲不利索,怎么能当副主任呢?必须拿下去。”

    刘长发回到沙发边坐下,轻声道:“王书记,骆小彬的情况,你可能不太清楚,他上学那会儿,打群架受了重伤,脑子里有血块,压迫神经,智商受到影响,别看都二十五了,却只有十六七岁的水平,经常会无缘无故地暴怒,为了他的事情,他老子也伤透了脑筋,上次,骆主席还专程来到市委党校,赔礼道歉。”

    王思宇愣了一下,好奇地道:“老刘,既然脑子里有血块,怎么没去做手术?”

    刘长发轻轻摇头,苦笑着道:“王书记,据说手术的危险性很大,她母亲始终不敢冒风险,就这样凑合着,打算结婚生子以后再说。”

    顿了顿,他又沏了茶水,恭敬地递过去,轻声道:“这个小彬啊,真是伤脑筋,王书记,不瞒您说,我当初能调到党校这边来,骆主席还是帮过忙的,若是他们能和解,您就别再追究了。”

    王思宇端起茶杯,看了他一眼,轻轻点头,微笑道:“既然有特殊情况,还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工作还是要调整一下,不能在教务处了,调去图书馆吧,让他多看看书,磨去身上的戾气。”

    刘长发点点头,叹息道:“好吧,也只能如此了,我也被他搞得焦头烂额了。”

    王思宇喝了口茶水,把杯子放下,轻声道:“老刘,那个县处班现在怎么样?”

    刘长发笑了,点头道:“刚来的时候,还都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可按照您的要求,搞了军训式培训后,现在状态好多了,昨儿下午,还展开了民生问题大讨论,过些天,准备安排他们到下面做调研,回来写专题论文,给您过目。”

    王思宇摩挲着头发,满意地道:“不错,你们搞次评比,优秀的论文,可以在省市报纸上刊登出来,能够关注民生问题,说明他们还有一定的政治敏感性。”

    刘长发点点头,笑着道:“王书记,这批干部的素质非常高,有很多人,当初都是市里重点培养的骨干,现在正是干事业的年龄,应该早点安排到重要岗位上去,不能再坐冷板凳了,那是浪费人才。”

    王思宇笑笑,把玩着手中的茶杯,淡淡地道:“慢慢来吧,还不到时候。”

    听取了近期的工作汇报之后,王思宇夹了公文包,去了教学楼,来到三楼的一间教室前,站在窗边,向里望去,见三十几名县处级干部,正在聚精会神地听着教授讲课,众人虽然大都过了不惑之年,其精神风貌,却远比自己当初参加党校培训时,要强上许多,不禁很是欣慰。

    这时,里面已经有人发现了他,探头向窗外张望,王思宇微微一笑,敲门走进教授,全班学员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齐刷刷地鼓掌,纷纷道:“王书记好,王书记好……”

    王思宇摆摆手,环视着一张张激动的脸孔,最后,转过身子,向双鬓斑白的老教授致以歉意的一笑,轻声道:“教授,您继续,我也是过来听课的。”

    说完后,他迈步走到教室后面,坐了下来,取出黑皮本子,和众人一起做着笔记,直到下课时,班长陈炜喊了声起立,众人站了起来,鞠躬之后,却没有离开,而是转过身子,在陈炜的倡议下,来了一曲大合唱:“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听着这雄浑壮丽的歌声,看着陈炜充满激情的指挥,王思宇也不禁微微动容,缓缓地站了起来,眼前这三十多名干部,无疑是于系在洛水极为珍贵的力量,是废墟上幸存的种子,他要做的,就是把这些种子,播种到最适合的位置上,让他们生根发芽,迎接下一个春天。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