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三章 决心

第五十三章 决心2017-11-9 13:6:21Ctrl+D 收藏本站

    第540节    第五十三章    决心

    林岳下了台阶,来到院子里,快走了几步,来到方淼身前,目光在她脸上扫了一眼,心里‘咯噔’一下,暗想挺漂亮的小姑娘,怎么化妆技术那么糟糕,脸蛋像是涂了染料,搞得跟鬼画符似的,和那些刚参加完世界杯的英格兰球迷一样,那头蓝发,更是夸张,如同炸开的鸡窝。

    他侧过身子,脸上带着矜持的笑容,彬彬有礼地道:“方小姐,您好,我是王书记的秘书林岳,书记在上面等您,请跟我来吧。”

    方淼点点头,皱眉道:“林秘书,外面那胖子门卫谁啊,忒讨厌呢,回头跟姐夫说说,撤了他,真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敢跟本大小姐耍横,瞎了他的狗眼,这要是在华中,我早大耳刮子抽过去了!”

    听到‘姐夫’二字,林岳暗自吃了一惊,不敢怠慢,赶忙伸手,抢过旅行包,热情地道:“方小姐,旅途辛苦,是坐飞机过来的?”

    方淼瘪了小嘴,摸起黑色的提包,在他眼前晃了晃,气鼓鼓地道:“没有,两地太近了,坐火车来的,出站以后,还被人割包了,钱包被摸走了,身份证啊,银行卡都在里面,手机也不见了,真是晦气,喂,林秘书,你们洛水的小偷怎么这样讨厌啊!”

    “这样啊,您别急,方小姐,一会儿我给市局打个电话,请他们尽快查下,应该能找回来。”林岳苦笑着道,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全国各地,哪里的小偷都不少,至于不讨厌的小偷,他长这么大,还从没听说过。

    两人进了市委办公大楼,踢踢踏踏地上了楼梯,拐到五楼,王思宇已经站在办公室门口,笑吟吟地望着她,招手道:“淼淼,来啦!”

    方淼绷紧的小脸松弛下来,扭着小腰奔过去,抱了他的胳膊,撒娇般地道:“姐夫大人,你要给民女做主啊,刚到洛水,就遇到了蟊贼,财色两空,损失惨重啊!”

    “嘘!”王思宇微微皱眉,赶忙把胳膊抽出来,将手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又拍了拍她的后背,笑着道:“淼淼,里边说,别影响其他领导同志办公。”

    方淼‘噢’了一声,吐着小舌头,做了个鬼脸,赶忙进了屋子,来到里间,坐在茶几上,把包包丢在上面,撅嘴嚷嚷道:“姐夫,不行,这包坏了,等会儿,你得赔我一个新的,三千块的包包,用了还不到半年,一刀就给毁了,这个挨千刀的,下手可真狠。”

    王思宇微微一怔,皱眉走了过来,坐在她旁边,伸手摸起皮包,看了眼,轻声道:“刀口整齐平滑,没有毛刺,位置找的也很准,应该是老手干的。”

    “呀,姐夫,你还懂破案?”方淼立时兴奋起来,脸上露出无比崇拜的表情。

    王思宇把包放下,屈指在她头上敲了一记,板着面孔道:“淼淼,你太野了点,来之前也不打个电话,万一出事了,让我怎么跟二叔交代?”

    方淼白了他一眼,拿手揉着脑门,不满地道:“姐夫,要是打了电话,你肯定又要推三阻四了,还是那句话,本大小姐既然来了,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胡闹!”王思宇展颜一笑,转头望了她,轻声道:“淼淼,过来玩几天,赶快回华中,省得二叔惦记,你啊,别太天真了,明明不是当官的料,就别想着往体制里钻了。”

    “谁说的,姐夫,你还别看不起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方淼双手叉腰,竖起眉头,歪着脑袋,气鼓鼓地望着他,倒像是一只被激怒了的小母鸡。

    王思宇哈哈一笑,摆摆手,轻描淡写地道:“你啊,还别不服气,姐夫看人很准的,你这刁蛮公主,还是去搞艺术吧,最好是行为艺术,肯定适合!”

    “讨厌,不许取笑人!”方淼也笑了,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一双银光闪闪的大耳环,在肩头晃动起来。

    林岳敲门走了进来,沏了茶水,恭敬地道:“王书记,已经给邓局长打电话了,他和车站派出所打了招呼,限他们四十八小时内,务必把东西找出来。”

    王思宇点点头,看了方淼一眼,叹息道:“淼淼,你这疯丫头,刚到洛水,就给我们的基层干警招来麻烦,时间久了,只怕姐夫也要头痛了。”

    方淼端起茶杯,啜了一口,歪着脑袋,笑嘻嘻地道:“姐夫,别抱怨啦,人家可是客人,哪有刚来就往出赶的道理!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更何况,警察抓贼,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也能怪我吗?”

    “这小嘴,一点不饶人!”王思宇微微一笑,摸了她的脑袋瓜,关切地问道:“淼淼,还没吃午饭吧?”

    “对啊,是有点饿了!”方淼伸了个懒腰,瘪着小嘴道。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林岳,让餐厅送份盒饭,那个辣子鸡丁多来点。”

    “好的,王书记。”林岳轻轻点头,走到门口,又停下脚步,转身提醒道:“王书记,快到开会时间了。”

    王思宇抬手看了下表,就站了起来,回到办公桌后,整理了发言稿,笑着道:“淼淼,吃过午餐,就在休息室歇着,姐夫先去开会,一个小时后,咱们一起去买包,顺便带你到处转转,好吧?”

    方淼摆摆手,笑嘻嘻地道:“姐夫,你先去忙工作吧,不用管我!”

    王思宇夹起公文包,拿了茶杯,绕过办公桌,走到沙发边,向休息室方向努努嘴,再次叮嘱道:“记住,就在里面休息,不许到处乱走,不然,人家还以为遇到山妖了呢!”

    方淼倒是习惯了这种调侃,丝毫不以为意,斜躺在沙发上,跷起那双傲人美腿,悠荡着道:“姐夫,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我对天盟誓,肯定不给你惹麻烦。”

    王思宇的目光也被吸引,落在晃动的美腿上,那笔直细长的双腿,被藏青色的牛仔裤箍得紧紧的,显得格外性感,而t恤衫和牛仔裤之间,竟露出些许的春光,雪白娇嫩的肌肤,隐约可见,他皱起眉头,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这些日子,自从想出了‘预支’的办法,几乎是夜夜狂欢了,和廖姐姐如胶似漆,难分难舍,好得如蜜里调油一般,基本上,两天就能写出一个‘正’字,这小家伙来得可真不是时候,性福时光怕是又要被打断了。

    十几分钟后,盒饭送过来,方淼用过餐,拿纸巾擦了手,就溜到办公桌后,坐在宽大的靠背椅上,把双腿放到办公桌上,摇了一会,就拿起电话,抱在怀中,拨了号码,用手指捏着鼻子,拿捏着腔调,哑着喉咙道:“喂!”

    方晶‘咦’了一声,眨着眼睛,一脸狐疑地道:“小宇哥哥,声音怎么怪怪的,感冒了吗?”

    方淼抿了小嘴,哑笑半晌,才又粗着嗓音,装腔作势地道:“小晶妹妹,哥哥,哥哥,咳咳咳…..想死你了!”

    这句话却露馅了,声音到最后变得细长,也嗲了起来,方晶微微一怔,随即恍然大悟,没好气地道:“淼淼,你这死丫头,搞什么鬼,不是说回华中的嘛,怎么跑小宇哥哥那里去了?”

    “我来看看姐夫,怎么,不行啊?”方淼推着桌子,将椅子滑到窗边,转过身子,拉长声音道。

    方晶强压住怒火,压低声音道:“不行,赶紧回华中去,别在洛水捣乱!”

    “凭什么啊,我刚过来,还没玩够呢!”方淼摇着身子,摸出一块口香糖,丢进嘴里,又伸手探到花盆里,折了一支兰草,拿到鼻端嗅了嗅,漫不经心地道。

    方晶俏脸一沉,竖起秀眉,冷冰冰地威胁道:“淼淼,你再胡闹,我可给二叔打电话了,让他派人把你弄回去,到时再想溜出来,可就难了。”

    方淼把兰草丢在桌上,嘴里吐出一个大大的泡泡,晃动着皮椅,不以为然地道:“好啦,姐,你别担心了,我会好好干的,不给姐夫添麻烦!”

    方晶拍了下桌子,蹙眉道:“少来了,你那小姐脾气,到哪里都不会安分的,小宇哥哥公务繁忙,每天都够辛苦的了,哪能照顾到你!”

    方淼推了下窗沿,将转椅滑回办公桌边,信手拉开抽屉,在里面翻了几下,随手推上,懒洋洋地道:“姐,别傻了,妹妹这可是为你好,我到这边工作,还能替你打打前哨,顺便盯着他点,这是好事!”

    “乱说,哪个用你盯了!”方晶心中微动,却咬着粉唇,气呼呼地道。

    方淼咯咯地笑了起来,悄声道:“不用行吗?姐,刚才在屋里的时候,有个年轻漂亮的女老板,一个劲地向姐夫献殷勤,要不是妹妹我当场发飙,指不定就勾搭上了!”

    方晶倒被气乐了,半晌,才叹了口气,柔声道:“淼淼,你也不小了呢,还那么任性,一点都不懂事!”

    方淼哼了一声,瘪着小嘴,拉长声音道:“姐,别再教训人啦,人家都够倒霉的了,刚下火车,包就被小偷割了,钱包身份证手机都没了,肺子都快气爆了!”

    “淼淼,怎么那样不小心?”方晶吃了一惊,皱眉道。

    方淼拿手挠头,苦着脸道:“别提了,一点都没察觉到,现在的贼,出手也太麻利了。”

    “你啊,就是粗心大意,怪不了别人!”方晶叹了口气,拿手支着白嫩的下颌,悄声数落道。

    方淼摸起一管签字笔,在a4纸上写了‘同意’,笑嘻嘻地道:“不过呢,堤内损失堤外补,姐夫已经答应了,一会开完会,领我去买包。”

    方晶愁容满面,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轻声商量道:“淼淼,你千万要乖些,在洛水玩几天,就赶紧回去,别让姐姐为难。”

    方淼撇了撇嘴,冷哼道:“姐,就知道你只是嘴上功夫,怕老公怕得要命,真给咱们女人丢面子,放心吧,等把姐夫调教好了,我就回华中,免得你担惊受怕的。”

    “什么,调教?你再说一遍!”方晶竖起眉头,语气不善地道。

    方淼拿手捂了嘴,笑嘻嘻地道:“好啦,姐,不和你闹了,我有点困了,要先去休息,晚上再聊。”

    说完之后,‘啪’地挂断电话,把话机放回办公桌,进了休息室,拉了被子躺下,盯着棚顶的吊灯,思索良久,皱眉道:“不能犹豫,既然来了,就要坚定信心,干出个样子,给她们看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