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五章 扑朔迷离

第五十五章 扑朔迷离2017-11-9 13:6:24Ctrl+D 收藏本站

    第542节    第五十五章      扑朔迷离

    方淼来了没几天,就与廖景卿母女打得火热,很快融入了这个家庭,有了廖景卿在旁边帮忙说话,无奈之下,王思宇也只好同意她的要求,安排她到机关工作,前提是,必须进行身体和思想两方面的改造。

    身体改造进行的极为顺利,去了趟美发院,换了身装束,方淼便由新新人类,变成了亭亭玉立的花季少女,仿佛换了个人似的,让廖景卿看了,都赞不绝口。

    只是,她那刁蛮任性的公主脾气,却没那么容易改变,虽然已经极力压制了,偶尔还会露出狐狸尾巴,经常会在餐桌上,因为些啼笑皆非的问题,与瑶瑶争得不可开交。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这些争执之中,她竟然无法占据上风,经常会被瑶瑶冷不防冒出的一句话,噎得无言以对,忿忿然,掩面离场。

    为了让王思宇尽快答应下来,方淼绞倒是尽了脑汁,终日里缠着王思宇,一口一个‘亲爱的姐夫’,端茶倒水,揉肩捏背,殷勤备至,身为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能够做出如此姿态,也的确有些难为她了。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她的软磨硬泡之下,王思宇终于做出妥协,先给方如镜打了电话,征求了对方的意见后,就借着开会的间歇,跟市委常委纪委书记胡雪松提了一嘴,请他出面安排,将方淼调到到市纪委。

    胡雪松很愉快地同意下来,在他的亲自过问下,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办妥了相关手续,方淼被调进市纪委,暂时安排在案件审理室工作。

    其实,王思宇最初的想法,是想让方淼去宣传部门的,可方淼却执意不肯,她总觉得宣传部太过务虚,去了没什么意思,要么到下面的区政府工作,要么就去纪委,在方淼的认知里,如果不能发号施令,那么偶尔查查贪官,也是很过瘾的事情。

    担心小家伙在政府那边,搞出许多麻烦,王思宇还是决定让她去纪委,那里没有案子的时候,还是很清闲的,而且,纪委规矩相对多些,没准能把她板过来。

    并且,让方淼去市纪委工作,也不是件坏事,那里可是唐卫国起家的地方,包括胡雪松在内,很多纪委的干部,都是唐卫国亲自提拔起来的,把小家伙安排进去,或许,也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再不济,也多出一双值得信任的眼睛。

    方淼的档案调到市纪委的时候,胡雪松好奇地看了一眼,见直系亲属一栏里,写了方如镜的名字后,登时吃了一惊,那位华中省省长的大名,他还是有所耳闻的。

    把档案放好后,沉吟半晌,胡雪松抄起电话,拨了号码,叫来案件审理室的周主任,不动声色地叮嘱了一番,只说方淼年纪还小,要严格要求,让她积极进步,尽快成长云云。

    周主任心领神会,胡书记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是让自己尽量照顾这个小姑娘,虽然不清楚方淼的背景,但见胡书记如此上心,想必也是大有来历的,自然不敢怠慢,回去后,便找了方淼谈话,言语间,谆谆教导,呵护备至。

    市委书记尹兆奇来到洛水后,表现得很是低调,这些日子,极少离开办公室,与常委们的互动也不多,在常委会上,也非常尊重唐卫国,几乎在每项重要决定上,都要先争取他的意见。

    这种小心谨慎的态度,让许多惴惴不安的常委,心态都变得松弛了些,只是,大家都不太确定,这种平静能维持多久,既然上了拳击台,无论两位拳手有多么不情愿,只要裁判员下令,就注定要开始对决的,而梁书记何时会下这个指令,没有人能提前预料。

    塌方事件的后续处理工作,也已经圆满结束,省里只开了两次专门会议,讨论安全生产的问题,但雷声大雨点小,似乎并没有过多追究此事,在经过十几天的停工整改之后,包括西线工程和黄金大道项目,那些重要的基建工程再次启动了。

    不过,唐卫国还是借机调整了几位副市长的分工,原来分管城市建设国土房管交通的刘副市长,现在分管了教育科技信息产业等工作,副市长赵山泉的担子变得更重了些,接手了刘副市长原来的那一摊,他与唐卫国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日益紧密起来。

    而常委之中,最为尴尬的要数常务副市长石崇山,自从被省委梁书记找去谈话之后,他心里像被塞了铅一般,沉甸甸的,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梁鸿达的话虽然委婉,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矛头直指唐卫国,对他又给予了很大的期望。

    石崇山举棋不定,左右为难,让他率先向唐卫国开炮,那是万万不能的,多半没把对方轰倒,自己先成了炮灰,只是,梁书记的指示非同小可,他又不能不认真对待。

    因此,这些日子,他茶饭不思,寝食难安,很是难熬,而唐卫国在不经意间,表现出的疏远意味,更让他心灰意冷,索性带了几位亲近的干部,打着招商引资的名义,到外面游山玩水,避风头去了。

    王思宇敲起了边鼓,尹兆奇却迟迟不肯登台唱戏,他也就谨慎了些,给黎凤姿打了招呼,让她务必把好关,对媒体方面要约束一下,近期,对新闻的审核抓得紧些,不要太过刺激政府那边,免得引起唐卫国反击。

    两人若是争斗起来,倒让尹兆奇捡了便宜,既然大家都喜欢打和平球,那就慢慢耗着,静观其变,毕竟,压力在唐卫国那边,自己还是最为轻松的,唐卫国也好,陈启明也好,只要不把矛头指向京城方向,他就不会先跳出来,这种错综复杂的情况,在没有充分的把握下,谁先动,谁被动!

    周五的下午,王思宇正站在办公桌后,手持一管狼毫笔,泼墨挥毫,在宣纸上练习书法,一阵响亮的电话铃声忽然响起,他屏气凝神,把最后一个字写完,署上名字,才活动下手腕,把笔在砚台上,伸手接起电话,沉稳地道:“喂,你好!”

    电话里传来一阵愉快的笑声,唐卫国心情大好,摇着皮椅,慢悠悠地道:“佑宇兄,昨晚夜观天象,发现有人红鸾星动,估计有好事来了。”

    王思宇心里突地一跳,拉了椅子坐下,也半开玩笑地道:“别说,卫国兄,你刚才的笑声,还真和喜鹊的叫声差不多。”

    唐卫国微微一笑,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口气,压低声音道:“不开玩笑了,过些日子,宁霜要来渭北,我正在寻思着,要不要当这个媒人!”

    王思宇点了颗烟,皱眉吸了一口,微笑道:“照我说啊,还是不当的好,免得新人入洞房,媒人丢过墙,到时你再想不开,跺脚骂我,那就不值得了。”

    唐卫国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摩挲着头发,笑眯眯地道:“是有这个顾虑,不过,我还是相信自己的眼光,佑宇兄是有情有义的人,不会做出那种忘恩负义的事情。”

    王思宇淡淡一笑,掸了掸烟灰,含蓄地道:“卫国兄,那还要看媒人的胃口有多大了,要是满足不了,该丢出去的,还是要丢出去。”

    唐卫国笑了笑,喝了口茶水,轻声道:“事情呢,已经和宁霜提过了,她在电话里表态,可以试着接触,我的工作完成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别忘了咱们三人间的赌约,不能让启明兄看笑话,对吧?”

    “那倒是,说过的话,要算数,总要让启明兄服气才行!”王思宇嘴里吐出烟圈,也爽朗地笑了起来。

    唐卫国收起笑容,话锋一转,轻声道:“王书记,还有件事情要说下。”

    王思宇听他改了口,知道是工作上的事情,就点点头,轻声道:“卫国市长,请讲!”

    唐卫国面色凝重,摸着茶杯,沉稳地道:“西线工程上,还有人咬着不放,只是换了方式,上午,和省纪委调查组的一位同志见了面,他们那里调查结果出来了,因为涉及到层层转包,个别干部没有站稳脚跟,收受了贿赂,初步估计,有一百二十多万。”

    王思宇微微皱眉,沉吟道:“这件事情,还要谨慎些好,尹书记知道了吗?”

    唐卫国点点头,含蓄地道:“已经讲过了,老尹的意思是,由他出面,和省委相关领导去谈,争取把影响降到最低,否则,一旦捅出去,对大家都不好。”

    “那就这样处理吧,我没有意见。”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暗自琢磨着,尹兆奇的态度值得玩味,莫非,两人已经达成了妥协?按常理,是不可能这样快的,不过,迫于压力,唐系也可能迅速做出反应,主动递过橄榄枝。

    唐卫国把玩着杯子,淡淡地道:“王书记,咱们三个,有可能都是靶子,先是我再是启明兄,最后可能就是你了,这样怎么行呢?”

    “不会吧,卫国市长,你可能是想多了。”王思宇微微一笑,把半截烟头熄灭,丢到烟灰缸里,面色却变得凝重起来。

    唐卫国摆摆手,脸上带出一丝冷笑,意味深长地道:“有些人,年纪大了,脑子变得糊涂了,就应该早点退下来,免得把事情搞得一团糟,没办法收场。”

    王思宇暗自吃了一惊,不动声色地道:“卫国兄,这不会是你个人的看法吧?”

    唐卫国喝了口茶水,沉吟道:“佑宇兄,挑明了说吧,那人咄咄逼人,太过分了些,我想先征求下你的意见,如果咱们两家达成共识,再找启明兄商议。”

    王思宇沉思半晌,忽地叹了口气,谨慎地道:“卫国市长,我的立场是,不支持,但也不反对。”

    唐卫国轻吁了口气,放下茶杯,笑吟吟地道:“感谢,感谢……老弟,这已经是最大的支持了,我这个媒人,果然没有白当。”

    寒暄了几句,挂断电话,王思宇站了起来,绕过办公桌,在屋子里踱着步子,他隐隐感觉到,唐卫国刚才的语气,颇为自信,似乎,他已经与陈启明达成了协议,这才来试探自己的口风。

    这就是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了!若是那两家联手发力,解决掉梁鸿达的问题,倒是一劳永逸的办法,毕竟,年龄到杠的干部,确实不宜再留任了,若是下面反对的声音太强烈,即便五号出面,也未必能保得住,只是,要想让陈启明配合,唐卫国,乃至他身后的唐系,必定付出了不菲的代价。

    尹兆奇呢,他在其中又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王思宇默默地走到窗前,眺望着远处的广场,目光变得深邃起来,渭北的政情过于复杂,如同一团乱麻,斩不断,理还乱,这场权力游戏,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