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八章 怎么啦?

第五十八章 怎么啦?2017-11-9 13:6:27Ctrl+D 收藏本站

    第545节    第五十八章      怎么啦?

    晚上八点多钟,王思宇就进了浴室,冲了热水澡,穿了睡衣,走进书房,见瑶瑶正坐在电脑旁,神情专注地玩着游戏,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

    他从后面走了过去,弯腰望去,见游戏地图里,满是打怪练级的人,各种炫目的光效,在眼前闪动,他微微皱眉,拿手指着屏幕,悄声提醒道:“小宝贝,快把光效关了,时间久了,容易伤到眼睛。”

    “好!”瑶瑶连点鼠标,操纵着那个名叫‘小宝贝’的美少女战士,跑到安全地带,关了光效,转过身子,拉了王思宇的胳膊,身子后仰,脸上笑成了一朵花,撒娇般地道:“舅舅,这个游戏可好玩啦,你也来试试吧,来嘛!”

    王思宇点点头,把她抱了起来,坐在椅子上,双手在键盘上敲了十几下,熟悉了基本动作,又看了任务流程,就操控着游戏人物,跑到地图中央,手指灵活地在键盘上敲击着,帮着她打了七八分钟,交了任务之后,才把鼠标还给瑶瑶,微笑道:“小宝贝,别玩得太晚,十点钟之前,一定要回去休息,晚上好好睡觉,别到处乱跑,知道吗?”

    “知道啦,大宝贝!”瑶瑶嗲声嗲气地道,她盯着游戏地图,摇晃着身子,操控游戏中的人物,跑到另外的npc面前,点击鼠标,领了新任务,乐颠颠地向城外跑去。

    王思宇微微一笑,用手指梳理着她柔软的秀发,拉出一绺,编出漂亮的小辫子,柔声道:“瑶瑶,这个周末,想到去哪里玩吗?”

    瑶瑶唔了一声,犹豫了下,还是眨动着睫毛,小心翼翼地道:“暂时还没有想到呢,舅舅,人家就是有点想念媚儿阿姨了,好久都没见到她了。”

    “不用急,小宝贝,快放假了,假期就能见到媚儿阿姨了。”王思宇轻声安慰道,暗自叹了口气,廖景卿前些天倒是提过,假期要带瑶瑶回华西住些日子,去探望媚儿和小蕾阿姨,以及昔日的同事。

    她的心意,王思宇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其实是想离开这里,给自己和小晶留下单独相处的空间,在众多女人里,没有任何私心,全心全意对自己好的,除了小影之外,也许只有景卿姐姐了,两人之间的感情,介于姐弟与情人之间,其中微妙之处,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瑶瑶用自动寻路,将‘小宝贝’输送到野外,忽然想起了什么,停了下来,转过身子,用小脑袋瓜撞击着王思宇的胸口,一脸纳罕地道:“舅舅,你到底是喜欢媚儿阿姨呢,还是喜欢京城的小晶阿姨啊?”

    王思宇愣住了,伸出手指,刮着她俏皮的小鼻梁,轻声道:“为什么要这样问呢?”

    瑶瑶歪着脑袋,拿手支着下颌,若有所思地道:“舅舅,反正我是喜欢媚儿阿姨的,要是能让我决定,我就让你和媚儿阿姨结婚,给我生个小弟弟,每天抱着玩。”

    王思宇不禁莞尔,轻声道:“小宝贝,大人的事情,复杂得很,你们小孩子不会懂的。”

    瑶瑶嘻嘻地笑了起来,摇头晃脑地道:“舅舅,人家都懂呢,就是不想说!”

    “懂什么?”王思宇微愕,诧异地问道,这段时间以来,他也觉得瑶瑶有些过分聪明了,总能说出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话。

    瑶瑶摆弄着鼠标,撅嘴道:“两个都喜欢呗,谁不知道呢!”

    “乱说!”王思宇被逗乐了,把她放在椅子上,转身走了出去,到客厅里点了一颗烟,掏出手机,来到窗口,望着外面的夜色,给媚儿打了电话。

    二十分钟后,他带了些小食品和饮料回到书房,放到电脑桌边,转身走到书桌旁,拉了椅子坐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不时提起笔,写着阅读笔记。

    不知过了多久,脖子上忽然多出一双冰凉的小手,瑶瑶歪着脑袋凑过来,望着桌上的黑皮本子,抑扬顿挫地读道:“一个人,从出生以后,就被灌输了无数谎言,要想成熟起来,首先就要呕吐,把所有的谎言都吐出来,只有‘习惯呕吐’,才能不被谎言迷惑,清醒地认识世界,什么意思啊,舅舅?”

    “没什么,小宝贝,快去休息吧。”王思宇把本子合上,转过身来,捏了捏她粉雕玉琢的小脸蛋,含笑望着她。

    瑶瑶嘻嘻一笑,双手扳着他的脖子,身子向后仰了过去,拉长声音,嗲声嗲气地道:“舅舅,人家懒得走嘛。”

    “小懒虫!”王思宇伸出右手,屈指在她前额上敲上一记,站了起来,抱起瑶瑶,离开书房,上了三楼的房间,推门走进瑶瑶的卧室,把她放在床上,拉上被子,轻声道:“好啦,小宝贝,快点休息吧。”

    瑶瑶躺在枕头上,眨着眼睛,小声地道:“舅舅,我想说句话,很久以前就想说了!”

    “说吧!”王思宇坐在床边,目光柔和地望着瑶瑶。

    瑶瑶却吐了下小舌头,侧过身子,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舅舅,你转过身子嘛,要不然,人家说不出来呢!”

    “故弄玄虚!”王思宇笑了笑,站了起来,把身子转了过去。

    “爸爸,晚安!”瑶瑶的声音很小,悄不可闻地说了一句,就把头钻进被子里,咯咯地笑了起来。

    王思宇身子一颤,缓缓转身,来到床边,弯下腰,在她的身上拍了拍,轻声道:“晚安,乖女儿!”

    瑶瑶把小脑袋钻了出来,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美滋滋地道:“好啦,舅舅,人家今天玩得好开心呢!”

    王思宇轻轻点头,坐在床边,用手轻轻拍着她的身体,直到瑶瑶香甜地睡了过去,他才细心地掖了被角,关了壁灯,离开卧室。

    站在楼梯口,手扶雕花栏杆,默立半晌,王思宇哑然失笑,信步走到画室前,推开房门,悄悄走了进去,见廖景卿正在专心作画,就没有打扰她,而是拉了椅子坐下,安静地欣赏着,直到她把‘梅花卧雪图’作完,题词落款,盖下印章,才轻笑道:“姐,知道吗?瑶瑶刚才居然喊了我一声‘爸爸’。”

    廖景卿嫣然一笑,放下印章,红着脸道:“自从知道咱们不是亲生姐弟后,她就一直在嘟囔,舅舅要是爸爸就好了,没想到,忍了这么久,还是喊出来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揽了她的纤腰,用下颌抵住她的香肩,喃喃道:“姐,瑶瑶就是我的心头肉,和亲生骨肉也没有区别的。”

    廖景卿满心欢喜,又有些许的羞怯,低头望着画卷,沉吟不语,半晌,才伸出玉手,拨开王思宇的大手,悄声道:“好啦,小弟,快回去休息吧,别让淼淼撞见。”

    王思宇摸起一管狼毫笔,信手把玩着,喟然叹息道:“这个淼淼啊,真是让人头疼。”

    廖景卿瞟了他一眼,柔声道:“小弟,淼淼还是不错的,虽然有些刁蛮任性,但心地善良,有正义感,喜欢打抱不平,其实,可以试着培养的。”

    王思宇轻轻点头,含笑道:“姐,她倒是满聪明的,知道从你这做工作,不过,淼淼的性子还是太浮躁了,应该再打磨一番,免得到时吃了苦头,一蹶不振。”

    廖景卿站了起来,小心地收起桌上的画卷,把印泥也放好,淡淡地道:“小丫头嘛,还年轻,难免有些沉不住气,锻炼久了自然就好了,更何况,淼淼是客人,还是你未婚妻的堂妹,对她应该多关心些。”

    王思宇笑了笑,提起狼毫笔,饱蘸墨汁,在一张宣纸上写道:“月黑风高夜,红杏出墙时。”随后放了笔,嘿嘿地傻笑。

    廖景卿瞟了一眼,俏脸绯红,把宣纸揉成一团,丢到纸篓里,走到镜子边,解开光洁的发髻,如云的秀发瞬间披落下来,她手持梳子,梳理着秀发,期期艾艾地道:“小弟,快回去吧,明儿下午,咱们可以出去,总之,不能在家里……”

    “好吧!”王思宇叹了口气,转过身子,望着镜子前面袅娜的倩影,微微一笑,走了过去,从后面拥了她,摩挲半晌,在那雪白滑腻的脖颈上亲了一口,就推门而出,却没有下楼,而是悄悄地溜进旁边的浴室,在浴缸里放了热水,解开睡衣,躺了进去,拉上粉红色的帘子,静候佳人。

    十几分钟后,廖景卿推开房门,进了浴室,把门锁好,走到浴缸边,伸手拉开帘子,横了王思宇一眼,悄声道:“你啊,就是不肯听话呢!”

    王思宇叹了口气,闭了眼睛,往胸前撩着水,轻声道:“姐,都五个‘正’字了,这血气方刚的,哪个受得了!”

    廖景卿莞尔一笑,轻轻拉上帘子,宽衣解带,赤着身子,走到淋浴器边,冲洗了十几分钟,便摇曳生姿地来到三角浴缸前,坐了进去,把酥软滑腻的娇躯贴在王思宇的身上,那张清丽绝俗的俏脸,也凑了过来,温柔地磨擦着他的面颊,呓语般地道:“小弟,别太疯了,小心被发现。”

    王思宇轻轻点头,伸出双手,揽住她滑腻的腰肢,歪着脑袋,盯着那娇艳欲滴的红唇,深深地吻了过去,廖景卿也勾了他的脖子,温柔地回应着,递过一条柔滑灵巧的香.舌,缠绕吸吮着,很快,浓重的喘息声里,混合着婉转的娇.啼,两个滚烫的身子结合在一起,轻轻摇曳起来。

    正如鱼得水间,外面忽然响起一阵清脆的敲门声,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都吃惊地睁大了双眼,转头望向门口的方向,心里怦怦地跳个不停。

    “嘘!”廖景卿做了个手势,咬着粉唇,扭动纤腰,不胜娇慵地站了起来,悄悄下了浴缸,拉上粉红色帘子,走到门边,回头望了一眼,见王思宇已经隐藏好,才轻吁了口气,定了定神,拉开房门,探头望去,却见方淼穿着白色的睡袍,怯生生地站在门口。

    廖景卿伸出右手,拂动下湿漉.漉的秀发,故作镇定地道:“淼淼,怎么啦?”

    方淼叹了口气,双手拉起沾了白浆的睡衣前襟,有些沮丧地道:“景卿姐姐,真是够倒霉的,刚才躺在床上看书,喝酸奶时,不小心碰倒了,都洒在前襟上了,搞得胸口黏黏的,我要洗洗。”

    “好吧,那你先洗,快进来吧。”廖景卿拉开房门,转身走到浴缸边,小心翼翼地掀开帘子一角,缓缓坐了进去,调整着身姿,尽量做着掩护,心情却紧张到了极点,唯恐被对方察觉,那可就不好收场了。

    王思宇躺在浴缸里,却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还有些恼火,他尽量将头放得很低,免得被方淼发现,几分钟后,帘子外面响起了哗哗的水声。

    做了不到两分钟的正人君子,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王思宇悄悄转过头,隔着粉红色的帘子,斜眼向外瞄去,却见方淼高挑纤细的身子,曲线玲珑,晶莹玉润,水花四溅间,如水仙般娇嫩,充满了青春的气息,尤其是那双纤长的美腿,均匀挺拔,极为诱人。

    “真不错!”王思宇深吸了口气,悄悄把头转了回来,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伸出双手,在廖景卿的温软滑腻的腰.臀上乱摸了起来。

    廖景卿蹙起秀眉,双手握住他的手腕,紧张地望着淋浴器边的方淼,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唯恐稍有差池,被当场发现,那可就羞死人了。

    正惶恐间,下身忽地传来异样的感觉,她身子打了个激灵,忙转过身子,轻轻摇头,可王思宇仍旧没有理会,身子轻轻一耸,就已经送了进去。

    “呀!”廖景卿双手捂嘴,指缝间却依然传出一声娇.呼。

    方淼诧异地转过身子,好奇地道:“景卿姐,怎么啦?”

    “没,没怎么!”廖景卿心念如电,身子后仰,往胸前撩了水,颤声道:“忽然想起来,晚上画的国画里,有张出了差错,枝杈的方向不合规矩。”

    方淼‘噢’了一声,转过身子,往身上涂了浴液,笑嘻嘻地道:“景卿姐,没什么的,买的人大都是外行,一般看不出来。”

    廖景卿咬着粉唇,伴着下面蠕动的身子,缓缓摇着腰.臀,娇.喘吁吁地道:“还是小心些好,万一看到了,就出大麻烦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