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六十四章 失控

第六十四章 失控2017-11-9 13:6:35Ctrl+D 收藏本站

    第551节    第六十四章    失控

    下午一点半,市委常委会上,桌边飘起了淡淡的茶香,常委们的表情都很轻松,会议只有三个议题,一是学习并贯彻落实省委十号文件,《关于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体系的实施意见》,二是研究省委组织部出台的《推行干部综合考核的试用办法》,三是讨论干部调整事宜。

    前两项内容,都有些务虚的性质,先是由市委书记尹兆奇照本宣读,随后常委们纷纷发言,表示赞成和拥护,只是在《试用办法》上,众人都同意了组织部长罗敏江的提议,觉得还是应该再谨慎一些,先在小范围内试点,总结经验教训,成熟之后,再加大力度推广,免得基层干部们压力太大,引发强烈的抵触情绪。

    而相关的人事任免问题,因为之前经过反复酝酿,充分征求了各方意见,也没有出现太大的争论,在这次干部调整中,王思宇也成了赢家,陈炜徐政高赵普之徐景生,这四位于系旧部,都被安排到相对重要的工作岗位上。

    当然,没有为陈炜争取到组织部副部长的职务,王思宇多少还是有些遗憾的,这也证明了,尽管一再示好,唐卫国对于他,还是充满戒备心理的。

    来到洛水以后,尹兆奇表现得非常低调,但这个人是极有水平的,讲话发言四平八稳,滴水不漏,驾驭常委会的能力很高,在充分照顾到唐卫国与王思宇的意见后,也能明确地指出问题的关键,维护住一把手的权威。

    通过一段时间的观摩,王思宇从中学到了不少东西,不仅是在思维方式上,作为上.位者,每个眼神,每个动作,在特殊的情况下,都会充满丰富的内涵,那种独特的领导气质,是需要千锤百炼,反复磨砺,才能达到的,无论是唐卫国,还是王思宇自己,在这方面都欠缺火候。

    常委会开得谈笑风生,一团和气,正当尹兆奇放下茶杯,准备结束时,副市长赵山泉忽然举手,请求发言,在得到允许后,他双手抱肩,斜眼望着宣传部长黎凤姿,语气不善地道:“黎部长,昨晚的《民生观察》节目,你看过了吧?”

    黎凤姿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轻声道:“看过了,节目搞得很不错。”

    “不错?”赵山泉皱起眉头,摸起不锈钢茶杯,把杯盖打开,重重地拍在桌面上,沉声道:“我看错得太离谱了,公安交警们正常执法,电视台的记者却横加指责,百般刁难,进行负面报道,这怎么行呢?”

    他这番话说完,会议室里立时安静了下来,本来几个常委已经收拾好材料,准备要离去,这时就只能再掏出黑皮本子,提笔在上面写了起来,大家心里都吃不准,赵山泉这次开炮,是代表自己的意思,还是唐卫国对宣传部门近期的表现不满,暗示他在会上发难。

    黎凤姿眯起眼睛,不慌不忙地道:“正常执法?中央三令五申,要治理公路三乱,不得以罚代纠以罚代管而执法者,最忌讳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打着堂而皇之的旗号,为本部门和个人谋取私利,这是很明显的违规行为,怎么就变成正常执法了呢!”

    赵山泉摆了摆手,脸色变得更加阴沉起来,阴阳怪气地道:“黎部长,照你那么说,我们的交通巡警支队就不该严格执法了?到时公路上超载,超速行为泛滥,引发事故该怎么办?”

    黎凤姿毫不退让,针锋相对地道:“赵市长,没有人反对严格执法,但是执法的目的是为了保障交通安全,维护路面秩序,而不是滥用权力,大开罚单,并以此作为牟利手段,如果你认真看了新闻报道,应该清楚,很多执法人员,违规设卡,没有出具正常的罚款手续,而是直接收取现金,这很不正常嘛!”

    赵山泉喝了口茶水,抬头望天,不冷不热地道:“有什么不正常的,现场情况复杂,为了不影响正常的交通秩序,执勤交警们可以相机行事嘛,都按规矩来,工作效率就没法保障了。”

    黎凤姿没有理他,而是转过头,望向市委秘书长梁坤,正色道:“梁秘书长,如果没有记错,去年三月份,交通运输部*国务院纠风办等多个部门,曾经联合发文,部署治理三乱工作要点,强化治理‘公路三乱’现象,里面曾经有过明文规定,有这份文件吧?”

    梁坤犹豫了下,望了眼唐卫国,见他正在低头喝茶,对旁边的争论不闻不问,漠不关心,就点点头,轻声道:“有的,文件是我们这里分发下去的。”

    黎凤姿心中笃定,不紧不慢地道:“那还争论什么,既然有些部门,不按照规定去办,新闻媒体予以曝光,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赵山泉一时语塞,瞪圆了眼睛,啪地一拍桌子,恼羞成怒地道:“黎部长,问题在于,现在有些媒体,实在是太过分了,闲着没事干,对政府部门的工作指手划脚,总是热衷于负面报道,我就不明白了,洛水的媒体,以往表现一直都是很不错的,听招呼,讲政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难管了?到底是谁在给他们撑腰!”

    这番话说完,众人都暗自吃了一惊,面面相觑间,纷纷把目光转向王思宇,黎凤姿反而轻松了起来,冷笑着低头喝茶,暗自思忖着,这个赵山泉,实在是有些不分轻重,整个渭北的形势,虽是错综复杂,但仍旧以三家博弈为主,这里面浪大水深,他赵山泉不过是庄省长的小舅子,却不知深浅,居然敢撸起袖子打头阵,直接向王书记发难,搞不好,第一个要当炮灰。

    而唐卫国却皱起眉头,向赵山泉使了个眼色,让他注意些,别太过火,事实上,赵山泉这次开炮,很是突然,也令唐卫国感到有些意外,不过,他并没有适时阻止,也希望利用他的嘴巴,敲打一下王思宇,但要拿捏好分寸,现在是特殊时期,省里的问题没有解决前,市里不宜激化矛盾,免得节外生枝。

    王思宇发了封短消息,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斜眼瞄着赵山泉,淡淡地道:“赵市长,你的意思是,不宜加强舆论监督,而是反过来,对媒体加强监管,对吧?”

    赵山泉铁青着脸,面带愠怒地道:“王书记,最近的舆论导向出了问题,很多媒体,都揪着政府部门的疏漏之处,大加批评,长期以往,下面的部门还怎么工作?”

    王思宇微微一笑,环顾当场,最后落在赵山泉的脸上,语气温和地道:“赵市长,你的反应有些过度了,只要我们这个政府,是真心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就不怕批评的声音,只有允许不同声音的存在,才能了解各方面的真实情况,有助于理性判断,做出正确的决策,避免再犯错误。”

    赵山泉喝了口茶水,不咸不淡地道:“王书记,有些话,说出来可能有些不好听,但我还是想强调,我们政府的各级部门,每天要面对大量的事务性工作,不可能面面俱到,如果吹毛求疵,事事都揪住不放,那工作还怎么干?没法干嘛!现在社会上很多人,心态极不正常,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如果媒体不弘扬主旋律,而是与相关部门唱反调,推波助澜,很可能会把事情搞得更糟。”

    王思宇笑笑,摆手道:“赵市长,我和你的观点恰恰相反,很多问题,都是媒体曝光之后,我们的相关部门才重视起来,加以改善,当然,也有个别部门的领导,态度蛮横,不但没有反思自己身上存在的问题,反而对媒体横加指责,这种现象,就是权力带来的傲慢。”

    顿了顿,他又加重了语气,冷厉地道:“我们有些党员干部,早已经脱离了群众,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大老爷,居高临下,颐指气使,说不得,碰不得,稍稍有些批评声音,就会火冒三丈,拍桌子瞪眼睛,感到受了莫大的委屈,这其实是政治上不成熟的表现。”

    赵山泉嘴唇微动,还想辩解,却被一直隐忍不发的尹兆奇打断,尹兆奇坐直了身子,表情严肃地道:“山泉同志,加强舆论监督,是中央领导一直强调的事情,地方上,应该主动配合,而不是唱反调,前段时间,林书记曾经发表过重要讲话,要全面提高社会管理水平,建立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大格局,这就需要媒体集合公众舆论的力量,为我们的发展提供有益的思路。”

    这种时刻,尹兆奇的发言,无异于是为事情定下了基调,赵山泉不好再说什么了,就翻开本子,低头写了起来,表情变得极为郁闷,在他看来,尹书记虽然讲了很多,但关键之处,在于强调‘党委领导’的重要性,也是在敲打他,不要试图挑战党委副书记的权威。

    尹兆奇喝了口茶水,瞄了唐卫国一眼,放下杯子,提高了声音,抑扬顿挫地道:“昨晚的电视节目,我也看了,其实,反应的情况还是很及时的,公路三乱的问题,在各地都有,中央也多次下文,却始终无法纠正,其中的根源,还是在于暴利下产生的诱惑,以及监管缺失,不管是*门,还是交通部门,抑或是其他上路人员,罚款时不开票据,违规收取停车费和拖车费,只罚款不消除违法状态,随意拦车检查,都是不合法的,而下达罚款指标,更是错误的行为,应该坚决予以制止。”

    唐卫国听了,有些吃味,他本想见好就收,可见尹兆奇完全站在了王思宇这边,似乎有借机发难的意味,不禁心头火起,慢慢地抬起头,把签字笔丢下,似笑非笑地道:“尹书记讲的在理,我们很多部门,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以后要专门开会研究一下,把工作做得更细致些,当然,媒体也不是没有问题,宣传部门应该加强监管,对于敏感问题,在充分与各单位进行沟通的基础上,再进行公开报道,不能乱来,否则,政府这边的工作会变得非常被动,以前做得其实还是不错的,这段时间,有失控的迹象,很不好。”

    这番话火药味十足,明确地支持了赵山泉的观点,这样一来,就利用赵山泉的炮弹,打击了尹兆奇与王思宇的权威。

    尹兆奇微微皱眉,他本想借着机会,拉拢王思宇,没有想到,唐卫国会这样霸道,一下子把自己置于两难的境地,搞不好,颜面尽失。

    正沉思间,敲门声响起,王思宇拉开椅子,起身走了出去,从林岳手里接过厚厚的档案袋,返回会议室,递到尹兆奇手中,含笑道:“尹书记,这是媒体方面转过来的一份材料,里面反映了洛水市的一批干部,滥用职权,勾结不良港商,坑害群众,导致数亿国有资产流失的恶性.事件,情况极为严重,我建议,应该马上采取行动,立案调查,如果情况属实,不但要在媒体上曝光,还要上内参,以严肃党纪国法!”

    话音一落,满座皆惊,知道内情的常委,都把目光齐刷刷地扫向赵山泉,本来正在暗自得意,摸着杯子喝茶的赵市长,此时却傻了眼,手一滑,杯子杯盖掉到桌子上,在旋转之中,发出极为刺耳的响声,而此时,唐卫国也愣住了,目光复杂地望着王思宇,会议室里,一时鸦鹊无声,安静到了极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