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六十五章 死马当活马医

第六十五章 死马当活马医2017-11-9 13:6:36Ctrl+D 收藏本站

    第552节    第六十五章      死马当活马医

    尹兆奇接过材料,认真地翻看着,表情渐渐变得凝重起来,眉头拧成了‘川’字型,会议室里,已经安静到了极点,在座的常委们,似乎也都忘记了喝茶,都把目光盯在那份材料上,大家知道,那叠厚厚的材料,很有可能变成重磅炸弹,将某些人的大好前程炸得灰飞烟灭。

    铿锵有力的声音,仍旧在众人耳边回荡,王书记的立场之鲜明,态度之坚决,没有半点回旋余地,会议接下来的走向,就变得很难预料了,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争论了,或许,这次分歧,将演变成常委会上的分水岭,市长书记副书记之间的矛盾,有可能会提前激化。

    赵山泉手里握着杯子,表情有些恍惚,腮边的肌肉,一直在不受控制地跳动着,鼻梁上也冒出细碎的汗珠,会场上风云突变,情势急转直下,令他始料未及,就有些发懵,直到此时,他才突然发现,这个充满了危险的权力游戏,还真不是他能玩得起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因为和庄省长之间的亲属关系,使得赵山泉在渭北官场,混得如鱼得水,无论在哪个场合,众人都会对他高看一眼,享受到的礼遇,也远超副市长的规格,时间久了,自然有些飘飘然,生出骄傲自大的情绪,很少将其他人放在眼里。

    这段时间,常务副市长石崇山渐渐失宠,影响力日趋削弱,与此同时,他的角色开始吃重,唐卫国虽然没有封官许愿,但话里话外隐含的玄机,也让他在兴奋之余,蠢蠢欲动,生出取而代之的想法,因此,就希望能够抓住机会,表现一番,尽早树立权威。

    可没想到,他在错误的时间里,挑选了错误的对象,王思宇的回击如此之快,并且精准地击中他的要害,让赵山泉心惊胆战,刚才的嚣张气焰,早已不复存在,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少华集团的案子若是翻出来,将会导致怎样严重的后果,在一片寂静中,赵山泉的心情沉入了谷底,暗自懊恼,不该激怒那座沉默的火山。

    半晌,尹兆奇把材料放下,看了赵山泉一眼,沉吟半晌,才轻声道:“同志们,材料上反映的问题很严重,休息十分钟吧,等会要认真讨论。”

    说完之后,他把材料推给唐卫国,含笑道:“唐市长,王书记,我们去外面抽支烟。”

    两人会意,都跟着他走了出去,来到旁边的休息室,落座后,秘书小柳沏了茶水,转身退了出去,尹兆奇端起杯子,轻轻吹了口气,微笑道:“会议开得很不成功,责任在我,你们两位,都消消火气。”

    唐卫国清楚,这是在给台阶下了,赶忙抬起头,笑着道:“尹书记,不必担心,我和佑宇兄经常争论,有天夜里十一点多钟,还在电话里吵个不停,谁都说服不了对方。”

    王思宇笑笑,点了颗烟,轻声道:“是啊,在一些问题上,我们的看法都不一致,不过,这也很正常,用句时髦的话说,求同存异,包容发展嘛!”

    “好,这样就放心了。”尹兆奇呷了口茶水,就把杯子放在茶几上,坐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笑眯眯地望着窗前的一盆兰草,不再说话,而那双手,却在优雅地敲打着扶手。

    唐卫国仔细地把资料翻了一遍,脸上露出愠怒之色,把材料轻轻放下,皱眉道:“这个赵山泉,真是个糊涂虫,怎么会把事情搞得这样糟?”

    “不止是糊涂的问题吧?”王思宇淡淡一笑,掸了掸烟灰,伸手指着材料,沉声道:“卫国兄,我的意见很明确,无论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唐卫国叹了口气,点头道:“是啊,上亿国有资产流失,这可不是件小事情,我们应该立即采取行动,不能让犯罪嫌疑人逃掉,尽快追回资金,妥善安排好轻纺二厂的下岗职工,对于他背后的保护伞,也要坚决打击,在这方面,我们的意见是一致的。”

    顿了顿,他又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踱着步子,沉吟道:“只是,在经历了西线工程塌方事故之后,政府这边重新调整了分工,山泉市长现在的担子很重,如果马上对他展开调查,时机不太适宜,容易耽误工作,是不是先缓冲一下,由我和雪松书记先和他谈话,争取挽救下这位同志。”

    说完后,他转过身子,向王思宇使了个眼色,随即坐回沙发上,静等回音。

    王思宇心领神会,对方是在暗示,赵山泉可以动,但不宜在此时动,以免节外生枝,影响到省里的事情。

    王思宇也不想逼得太紧,免得现在翻脸,搞得两败俱伤,让别人捡了便宜,就点头道:“卫国兄,这样处理比较妥当,我没有意见。”

    见双方达成了妥协,尹兆奇微微一笑,抬腕看了下表,起身道:“好吧,咱们回去,别让大家等得太久。”

    再次回到会议室,唐卫国抢先发言,强调了加强舆论监督的重要性,政府部门面对错误,勇于承认,及时纠正,比一贯正确更加可信,又当着众常委的面,对洛水市公安交通部门给予了严厉批评,指示政府纠风办介入,尽快解决‘公路三乱’问题。

    王思宇也作出善意的回应,在接下来的发言中,建议市委宣传部改进工作方法,对媒体方面要有适当的约束,要加强舆论监督,更要重视沟通,在有关部门的协助下,把工作搞好,不要引发负面影响。

    两人各退一步,会场的气氛就轻松了许多,尹兆奇掂着手中的材料,转头望着唐卫国,轻声道:“卫国市长,讨论下国有资产流失案吧。”

    唐卫国点点头,喝了口茶水,就把身子向后一仰,望着赵山泉,面无表情地道:“山泉市长,刚才接到电话,海通市的孙市长要到咱们这边来了,你先去安排一下,把接待工作做好。”

    赵山泉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这是要让自己回避了,孙市长明天才过来,相关安排,上周就已经定好了,唐卫国这样说法,只是委婉一些,但见众人复杂的目光望过来,他还是感到异常难堪,简单收拾下东西,就拖着僵硬的双腿,走出会议室,把房门轻轻带上。

    接下来,常委们传阅了材料,很快达成了共识,要求公安机关立即行动,将涉案人员迅速控制起来,确保国有资产的安全,纪委也组成专案组,由纪委书记胡雪松亲任组长,调查其中存在的违法乱纪行为,严肃处理,并对轻纺二厂下岗职工的安置问题,进行了细致讨论。

    当晚,公安机关紧急行动,兵分两路,在市区的一所别墅里,将少华集团的总经理葛少华带走,并在电视台记者的全程报道下,将其旗下的夜总会进行了查封,带走了几十名妓女嫖客,还有十几名涉毒人员。

    晚上八点半,已经处在崩溃边缘的副市长赵山泉,驱车来到了省委二号院,敲开了庄省长的家门,进屋之后,发现庒孝儒不在,闷闷不乐地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皱眉吸了几口,就抬起头,望着姐姐赵丽华,苦涩地道:“姐,出事了,有人想整我!”

    “谁?谁想整你?”赵丽华也紧张起来,她虽然在国营企业当副总经理,没有在机关工作,但跟了庒孝儒几十年,也深知官场险恶,既然对方明知弟弟的身份,还不肯罢手,必定不是等闲之辈。

    赵山泉叹了口气,愁眉不展地道:“是洛水市委新来的副书记,王思宇。”

    赵丽华吃了一惊,迟疑着道:“王思宇?是京城于书记家的孩子?”

    赵山泉把香烟从中间折断,丢进烟灰缸,恨恨地道:“没错,就是他,姐姐,这次一定要帮我,不然,可能要坐牢。”

    “啪!”赵丽华手中的茶杯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茶水淌了一地,她却浑然未觉,而是愣愣地望着赵山泉,轻声道:“山泉,你犯错误了?”

    赵山泉用手捂着脸,哽咽着道:“姐,他这是在打击报复!”

    “到底有没有收钱?”赵丽华急了,带着哭腔喊道。

    赵山泉把手一摆,瘫坐沙发上,有气无力地道:“姐,别问了,这次姐夫要不帮我,我就真的完了。”

    赵丽华有些绝望了,眼泪汪汪地道:“山泉,你不把实话讲出来,我怎么帮你啊,老庄那个人,你又不是不清楚,要是知道你犯了法,会影响到他的前程,他会第一个要办了你,还要严办,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庒孝儒秉公执法,不徇私情!”

    “那怎么办,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姐!”赵山泉霍地站起,瞪圆了眼睛,低声吼道。

    赵丽华擦了眼泪,很快镇定下来,轻声道:“山泉,你先别急,既然还没失去自由,就说明事情没到无法挽回的地步,咱们好好商量下。”

    赵山泉颓然坐下,闭着眼睛,喃喃地道:“这关怕是过不去了,刚才接到电话,少华集团的葛总已经被抓了,公司也被查封了,也许,用不了几天,就该轮到我了。”

    赵丽华捂了脸,轻声道:“山泉,讲实话,到底收了多少钱,咱们做最坏的准备。”

    赵山泉又点了一颗烟,狠吸了几口,垂头丧气地道:“那个夜总会,有我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这几年下来,总共进了五百多万,加上之前送的,快一千五百万了,毛毛出国的钱,也是从那里出的。”

    “一千五百万!”赵丽华的目光有些呆滞,但很快冷静下来,轻声道:“这些钱一定要分批次捐出去,不能留在家里,想办法把捐款日期,改到一年前,如果调查人员问起来,就说当时你起了辞职做生意的念头,但经过冷静思考,还是舍不得离开现在的岗位,就把赚来的钱,都捐给了希望工程,受贿的事情,是要坚决否认的,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

    赵山泉摆摆手,摇头道:“没用的,姐,这种事情,很容易查出来的。”

    赵丽华瞪了他一眼,继续道:“这只是一方面,要做的工作还很多,最重要的是,要取得王书记的谅解,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他肯松口,唐市长那边,就好办了,他到家里来过几次,我去打招呼,多半会有用。”

    赵山泉皱眉思索了半晌,叹了口气,轻声道:“也只有如此了,不过,唐卫国那边,未必靠的住,半小时前,我给他打了两次电话,给市局的罗彪打了三次电话,都没有接,这两人不仗义,和我姐夫一样,关键时刻,指望不上。”

    赵丽华站了起来,有些失落地道:“山泉,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你要尽快去找王书记,承认错误,态度越诚恳越好,只要能不坐牢,这个官不当也罢了。”

    赵山泉‘嗯’了一声,又坐了一会,见庒孝儒还没有回来,就起身离开,坐在车子里,拨打了电话,强打精神,笑着道:“王书记,你好,是我,山泉呐……晚上有空吗?噢,那明天吧,想约您出来坐坐……没关系,没关系,那就晚几天再说吧…..嗯嗯,理解,理解,打扰您休息了,哈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