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七十章 好了歌

第七十章 好了歌2017-11-9 13:6:43Ctrl+D 收藏本站

    第557节    第七十章    好了歌

    离开新园里,一路上,王思宇的心里颇不宁静,苗苗做出这样的举动,让他感到非常意外,像她那样小的年纪,就已经知道利用身体,找个有权势的人依附,由此可见,现实的残酷,有时甚至超乎想象。

    每个人都是社会的投影,苗苗如此,王思宇也不例外,他并没有生出轻视苗苗的念头,事实上,如果没有强硬的靠山,自己也无法走到现在的位置,或许,此时仍在青州的市委办公室,为某个不知名的办公室主任,通宵达旦地忙碌着。

    也有可能,他已经变得麻木,每天一壶茶水,几份报纸,过着平凡普通的生活,而不是像现在,每隔几天,就会出现在电视新闻里,随便做出一个决定,就会影响到很多人的命运,他不会天真地以为,只凭真才实学,就能达到现在的高度。

    尽管一直以出身草根阶层自居,在进入官场以后,始终想着当个好官,多为老百姓做些事情,追求社会的公平公正,可在不知不觉中,王思宇竟然发觉,自己和那些寻常百姓,已经越来越远了。

    身居高位之后,王思宇的生活圈子也发生了变化,每天都在和官员商人们周旋,就连昔日最亲近的人,也都因为他的关系,变得非富即贵,改变了原有的人生轨迹,苗苗做出的选择,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指责的地方。

    皱眉沉思着,王思宇把车子驶过十字路口,目光望向车窗外,洛水市的夜晚繁华依旧,无数霓虹灯在夜色之中闪烁着,绚烂的灯火,把城市的夜景装扮得美轮美奂,恍如仙境。

    喧嚣的红尘,纸醉金迷的世界,这就是都市的夜晚,如同妩媚的女人,充满了难言的诱惑,对于许多人来说,夜生活才是真正的生活,白天的焦虑与忙碌,就是为了夜晚能够尽情放松,享受人生的快乐。

    几分钟后,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是苗苗打来的,王思宇把车子停在路边,接通电话,耳边传来一阵轻微的啜泣声,他微微一怔,轻声道:“苗苗,怎么啦?”

    苗苗坐在床头,怀里抱着枕头,失神地望着窗外,哽咽着道:“叔叔,你是不是……是不是很讨厌苗苗?”

    “没有啊,怎么会这样想!”王思宇皱起眉头,诧异地道。

    苗苗的眼睛已经哭肿了,咬着粉唇,伤心地道:“叔叔,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漂亮女人,看不起苗苗,可我是真心的。”

    王思宇叹了口气,柔声道:“苗苗,你不要胡思乱想了,等你再大些,就会清楚,叔叔这样做,其实是不想害了你。”

    苗苗停止了哭泣,伸手抹了眼泪,悄声道:“叔叔,是因为我小,才不敢要我吗?”

    王思宇又好气又好笑,轻声道:“苗苗,总有一天,你会找到真正喜欢的人,无论他贫穷还是富贵,都会真心真意地守着他,过一辈子,叔叔不想因为一时冲动,办下错事,在你心里留下阴影,这是真心话。”

    苗苗扬起小脸,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咬了手指,呐呐地道:“叔叔,如果有一天,我发现,喜欢的人还是你,该怎么办呢?”

    王思宇险些被气乐了,把身子向后一仰,轻声道:“苗苗,再过十年,如果你还是这个想法,叔叔就听你的,无论你提出什么要求,叔叔都能满足你,这样好吧?”

    苗苗破涕为笑,有些腼腆地道:“好的,叔叔,我会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最优秀的女孩子,到那时,你一定要记着这个约定,不许耍赖。”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嗯,那就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晚安,叔叔。”苗苗如释重负,轻吁了口气,挂断电话,躺在床上,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王思宇微微一笑,按了关机键,把手机丢到一旁,目光投向车窗外,见一对情侣依偎着走过,来到前方的电线杆下,旁若无人地拥吻着,注视良久,直到两人笑着跑开,他才驾车离去。

    回到别墅,下了车子,仰头望去,三楼的画室,仍然亮着灯,王思宇的目光变得无比温柔,微笑着走进屋子,先去浴室洗了澡,裹着浴巾走出来,悄悄上了楼,推开画室的房门,来到廖景卿身边,拉了椅子坐下,揽住她的纤腰,悄声道:“姐,怎么还没有休息?”

    “很快就好了,小弟,你先回房间吧。”廖景卿莞尔一笑,手执画笔,蘸了颜料,神情专注地画了起来,画卷上,是一幅鸳鸯戏水图,雄鸳鸯已经画好,头顶是黑色的羽毛,红色的尖嘴,黄赭色的扇形羽毛,胸部有两条白色的纹理,后侧的羽毛则呈现出深紫色,色彩斑斓,极为漂亮。

    王思宇微微一笑,起身回到卧室,打开台灯,躺在床上,信手摸过一本书,漫不经心地翻看起来,约莫半个小时后,房门被轻轻推开,廖景卿悄悄走了进来,来到镜子前,解开发髻,乌黑柔亮的秀发,便如缎子般披散在肩头。

    走到床边,脱下睡裙,廖景卿掀开被子,躺在王思宇身边,伸出白皙柔腻的玉手,搭在他的肩头,悄声道:“小弟,以后别喝酒开车了,要是不喜欢司机过来,就打车回家。”

    “好的,姐,我听你的!”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把书丢在床头柜上,将台灯的光线调得暗了些,转过身子,望着那张清绝的俏脸,眉开眼笑地凑了过去,解开她的抹胸,拿到鼻端嗅了嗅,把玩着道:“姐,淼淼总算是搬走了,这段时间,可真让人头疼。”

    廖景卿面颊微红,美眸流波,娇嗔地瞟了他一眼,双手捧胸,悄声道:“你啊,就是喜欢胡闹,那晚以后,淼淼表现得怪怪的,搞不好,已经发现了呢!”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把抹胸放好,轻声道:“姐,哪里会发现,是你心里有鬼罢了。”

    “也许吧……”廖景卿叹了口气,把玩着一绺秀发,红着脸道:“要是被发现,那可真是羞死了,真不知该怎么解释!”

    王思宇哑然失笑,转身伏了上去,分开她的秀发,盯着那张羞赧的俏脸,一脸坏笑地道:“姐,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最好看。”

    廖景卿嫣然一笑,伸出一双瓷器般光洁的玉臂,勾了他的脖颈,闭上双眸,嘴角露出一丝顽皮的笑意,柔声道:“你这小馋猫,总是喂不饱,真是让人又恨又爱。”

    王思宇心中大乐,望着她雪白晶莹的肌肤,伸出双手,抚上那对饱满的乳.房,把玩着道:“姐,为什么在画鸳鸯戏水,是不是想我了?”

    廖景卿把头转到旁边,咬着粉唇,怯怯地笑道:“不是,这幅作品,是很久以前就订好了的。”

    王思宇笑笑,低下头,吻着她白腻的酥胸,顺势剥下那条蕾丝内裤,丢到身下,轻笑道:“姐,看了那幅鸳鸯戏水图,就想起咱俩在银滩的一幕,那才是真正的鸳鸯戏水。”

    廖景卿霞飞双靥,扭动着娇.躯,有些难为情地道:“小弟,你倒是坦白些,是不是第一次见面,就生出不轨之心了?”

    王思宇抬起头,盯着那张媚态横生的俏脸,嘿嘿地笑了半晌,才点点头,一本正经地道:“也许,还要更久些,姐,早在大二的时候,你就是我的梦中情人了,只是没有想到,居然有机会圆梦。”

    “真的?”廖景卿转过头,脉脉地望着王思宇,脸上露出不信的表情。

    “当然是真的!”王思宇笑着点点头,捧起她发烫的面颊,盯着那娇艳欲滴的红唇,凑了过去,含住她柔软滑腻的香舌,忘情地吻了起来,一双大手,也握了那对丰盈的乳.房,肆意地挤压揉捏着。

    情.欲之火很快就被点燃,廖景卿很快进入了状态,如痴如醉,动情地呻吟着,清丽绝俗的俏脸上,带着恍惚的媚态,茫然间,那双雪白诱人的美腿已经抬了起来,缠在王思宇的腰间,颤声道:“小弟,好了,好了……”

    王思宇会意地一笑,却只是轻轻摩擦着,体会着泛滥成灾的异样感觉,含笑望着廖景卿,悄声道:“姐,什么好了?”

    廖景卿媚媚地叫了几声,睁开迷离的美眸,含情脉脉地望着王思宇,羞于开口,十根芊芊玉指,却在他背上慌乱地抓挠着,半晌,才绞紧双腿,带着哭腔道:“小弟,别逗我……快给人家!”

    王思宇哑然失笑,深吸一口气,缓缓地推了进去,耳边响起一声婉转娇.啼,男.根顶.进最深处,却被紧紧地夹.住,一股热流从小腹升起,涌遍全身,他征服欲大起,就噙了廖景卿的樱唇,忽快忽慢地动作起来。

    廖景卿得偿所愿,自是美不胜收,轻柔地转动着腰.臀,配合着他的动作,秀眉时而舒展,时而微蹙,而喉间的娇.啼声,也时徐时疾,在王思宇充满激情的指挥下,哼唱着婉转动人的天籁之音。

    几度**,两人均是气喘吁吁,却又余兴未尽,廖景卿满面潮.红,神态娇憨,体会着下身痉挛中的紧缩,与麻.酥.酥的快.感,仿佛身在云端,飘飘荡荡。

    正满心欢喜时,却又被拉到床尾,变了姿势,跪在床边,她又惊又惧,忙转过头,瞟着雄风依旧的王思宇,娇嗔地道:“小弟,好了,好了……”

    王思宇恍如未闻,站在床下,抱着她的纤纤细腰,盯着那浑.圆雪白的翘.臀,猛烈地撞击过去,又折腾许久,耗尽了最后的一丝气力,两人才在高亢的喊声里,软绵绵地躺了下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