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七十七章 美人关

第七十七章 美人关2017-11-9 13:6:52Ctrl+D 收藏本站

    第564节    第七十七章      美人关

    溜出胡可儿的房间,逃到楼下,王思宇抽出纸巾,擦了手指,又摸起茶几上的烟盒,熟练地弹出一根大中华,点着后,皱眉吸了几口,定了定神,他起头,望着楼上的房间,心情变得极为复杂,沉吟半晌,把烟头掐灭,丢进烟灰缸里,又把食指凑到鼻端,嗅了嗅,脸上露出怪异的表情。

    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王思宇绝不是英雄,但过去的经验表明,他也从来都过不了美人这关,不过,对于胡可儿,他还是有色心没色胆的,无形的道德枷锁就套在脖子上,似乎动一下,就会勒得更紧些,今晚的事情,确实是场意外,本想与张倩影亲热一番,没有料到,鬼使神差般,竟然进错了房间,做出这种荒唐的举动。

    自责之余,也有些许的遗憾,甚至还有些窃喜,就这样呆呆地坐在沙发上,过了二十几分钟,他才叹了口气,缓缓回到楼上,推开张倩影的房间,悄悄地摸了过去,刚刚来到床边,张倩影就坐了起来,打开台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轻声调侃道:“小宇,你倒像是大明星了,这么晚了,还要忙着赶场子。”

    王思宇笑了笑,无奈地耸耸肩,他此刻心情复杂,没有心情开玩笑,只是拉了被子,躺在张倩影身边,柔声道:“小影,最近还好吧,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张倩影讶然,蹙起秀眉,摇头道:“没有啊,一切都好,怎么会这样想?”

    王思宇喔了一声,有些失神地望着棚顶,喃喃道:“感觉你有些魂不守舍的,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倩影‘扑哧’一笑,伸手捏了他的面颊,慧黠地笑道:“小宇,去照照镜子吧,你现在的样子,倒像丢了魂一样,倒不必来问我。”

    “是吗?”王思宇摸着鼻子,有些心虚地笑了笑,轻声敷衍道:“可能是事情太多,注意力不集中,时常会走神。”

    张倩影撇了撇嘴,用纤细的手指,点着他的额头,向隔壁的房间努努嘴,悄声道:“不是因为可儿在吧?老实说,是不是动了偷腥的念头?”

    王思宇咧咧嘴,白了她一眼,皱眉道:“别乱说,我哪有那种心思。”

    张倩影哼了一声,把台灯关了,钻进被窝,咯咯笑道:“小宇,可儿醉得一塌糊涂,你要是动了念头,只管过去,剩下的事情,我来解决。”

    王思宇笑笑,翻身压了过去,一双大手,肆意地揉捏着她的**,轻笑道:“小影,还是先把你解决了吧,宝贝,乖些,让老公疼疼。”

    张倩影啐了一口,斜睨着他,红着脸道:“臭小宇,刚才那小蹄子浪到没边儿,喊得震天地响,以为早把你吃掉了。”

    王思宇心里装着邪火,无处发泄,就吻着她白腻的胸脯,含糊地道:“再怎么样,也得给我家小影留下一口,不能厚此薄彼嘛。”

    “谁稀罕,又不是唐僧肉,哪有那么宝贝!”张倩影忍不住反驳道,身子却不争气地软了下来,竟有些迫不及待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手探向她光滑柔软的小腹,滑了下去,只摸了几下,就把手指凑到鼻端,轻声道:“是香的!”

    “下流!”张倩影眸光一荡,臊得满面晕红,把头转向旁边,悄声道:“好了,臭小宇,折腾了那么久,怕是累了,你先躺好,让我来。”

    王思宇微微一怔,好奇地凑过去,一脸坏笑地道:“小影,你来做什么?”

    张倩影白了他一眼,咬着丰润的粉唇,怯怯地笑了半晌,才伸出玉臂,勾住他的脖子,一脸娇憨地道:“当然是……吃了你!”

    王思宇哑然失笑,听话地躺了下去,眯了眼睛,把双腿分开,下面已是一柱擎天,极为威武。

    张倩影轻拂秀发,又摸了摸有些发烧的脸蛋,娇慵地坐起,斜眼瞟去,羞涩地一笑,剥下内裤,轻巧地伏了上去,双手捧着王思宇的面颊,温柔地注视着他,几番试探后,就蹬着雪白的双腿,慢慢地挤了进去,唇边发出一声**的呻吟。

    王思宇睁开眼睛,盯着她那张如花俏脸,嘿嘿地笑了起来,张倩影不胜娇羞,拿手遮了他的双眼,咬着粉唇,温柔地摇曳着身子,只过了三五分钟,嘴里就发出急促的喘息,眸光也变得恍惚迷离,在黑暗之中,闪动着动人的光彩。

    女人到底是柔弱,不能持久,又过了一会儿,感到异常刺激,她就把头伏在王思宇的胸口,呜咽了起来,白嫩的身子变得酥软无力,一双小脚在床单上蹬来蹬去,下面却始终无法动弹,只是夹.紧了那物,突突地跳着。

    王思宇心中大乐,趁机坐起,把她轻轻推倒,举起那双纤长的美腿,猛烈地冲击过去。

    张倩影娇.喘连连,俏脸已经有些变形,抖动着樱唇,颤声道:“小祖宗,轻……轻点,小心被……可儿听……唔……丢死……人了呀!”

    她刚刚说完,王思宇心中一荡,联想到了某处,更加激起了凶性,发狠地冲刺过去,大床在吱呀吱呀的响声里,剧烈地晃动着,不时发出咚咚的声音,动静愈来愈大。

    张倩影却已经顾不得了,双手扶着王思宇的肩膀,尖尖的指甲深陷其中,睁着迷离醉眼,摇动着腰身,失魂落魄地叫了起来,若论声音的娇媚婉转,倒也绝不在李青璇之下。

    而此时,隔壁的房间,胡可儿双手掩着耳朵,蜷缩着身子,俏脸绯红,想起刚才的事情,又羞又恼,还有些无可奈何。

    直到现在,她还没有弄清,到底是一场误会,还是宇少故意为之,趁着自己酒醉,偷偷摸进房间,借机调戏,隔壁的房间,那两人折腾得越凶,她就越有些吃味,脑子里乱糟糟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将近一个多小时后,隔壁的声音终于小了起来,渐渐的,房间恢复了安静,胡可儿却已经失眠了,抱着枕头,倚在床边,蹙眉沉思着,不禁有些伤感,暗自垂泪。

    这样坐了不知多久,无边的困意袭来,她终于坚持不住,就歪在床上,酣睡过去,清晨时,却做了个怪梦,梦到一个光溜溜的身子,钻进被窝,对自己上下其手,她想喊,却无法发声;想挣扎,却使不出半点气力,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对方,任其轻薄。

    初时尚有些愤怒,渐渐的,在对方娴熟的挑逗下,那青春的身子,便打熬不住,如洪水般泛滥起来,两人变着花样,在床上尽情地宣泄,如饥似渴般地索求着,完全迷失在**的洪流里,正满心欢喜时,忽然忆起,这是在小影家里,猛然推开那人,大声喊道:“宇少,不要!”

    一句话脱口而出,人却醒了,她错愕地睁开眼睛,却发现,卧室里空空荡荡,只有她一人躺在床上,被子已被蹬开,而光线透过窗帘洒了进来,外面已经天亮了。

    “原来只是一场春梦!”胡可儿悄悄坐起,轻吁了口气,意犹未尽之余,也有种难言的失落,下身却已经湿得一塌糊涂。

    她本想趁着天亮,借故离开,无奈除了内衣内裤之外,却找不到那身旗袍,只能再次躺下,迷迷糊糊间,又睡了过去。

    早晨八点多钟,张倩影敲门走了进来,把洗好的旗袍放下,站在床边,笑吟吟地道:“可儿,昨晚休息得好吗?”

    胡可儿俏脸一红,摸过旗袍,柔声道:“还好,醉得厉害,一觉就睡到天亮。”

    张倩影走到镜子边,摸了摸耳边的发髻,轻笑道:“咱们三人中,青璇妹妹的酒量最大,我昨儿也有些头晕,她却跟没事人一样。”

    胡可儿穿了旗袍,系好扣子,娇慵地下了床,走到她身后,期期艾艾地道:“小影姐姐,下次真不能再喝酒了,女人饮酒过量,总是不好的。”

    张倩影点点头,转过身子,柔声道:“可儿,下午,我要处理些私事,昨晚上商议的事情,就由你和青璇来处理吧。”

    “好的!”胡可儿站在镜子前,瞄着张倩影的一张俏脸,见她素淡白净的面颊上,带着两抹淡淡的红晕,竟有种说不出的好看,不禁心里突地一跳,寒暄了几句,就赶忙下了楼,借故离开,返回家中,坐在床上,怔怔地发呆。

    因为过于疲惫,王思宇一觉睡到晌午,醒来时,却见李青璇坐在床边,双手捧腮,笑眯眯地望着自己,王思宇微微一笑,伸了个懒腰,轻声道:“睡个懒觉,还真舒服,几点了?”

    李青璇咯咯地笑了起来,促狭地道:“都过了十二点,你啊,不是很能么,终究是被小影姐姐放倒了!”

    王思宇也不禁莞尔,坐了起来,捏着她的下颌,轻声道:“错了,青璇,是被你们姐妹两人一起放倒了。”

    “去,去,别胡说!”李青璇拍开他的手掌,轻笑道:“快起来吃饭吧,下午,我要和可儿出门,处理事情,不能陪你了。”

    王思宇点点头,站了起来,穿好衣服,跟着她下了楼,却没看到张倩影的踪影,就好奇地道:“青璇,小影呢?”

    李青璇热了饭菜,放在餐桌上,抿嘴道:“接了个电话,就急慌慌地出去了,说要晚点才能回来,让你不用等了。”

    王思宇‘嗯’了一声,狼吞虎咽地吃了午餐,就陪着李青璇出了门,在外面转了一会,开车离开,赶到方晶那里,陪着她到外面逛街购物,两人腻了一下午,才在公安大学附近依依惜别,驾车返回洛水。

    晚上,坐在书房里,把书页翻得哗哗作响,王思宇却始终无法集中注意力,总在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他把书丢下,端起茶杯,沉吟良久,就摸出手机,给胡可儿发了封短信:“小嫂子,昨晚的事情,真是抱歉。”

    约莫十分钟以后,手机传来‘滴滴’两声响,翻出短信,却见上面写道:“宇少,既然是误会,就不要再提了,免得大家尴尬,只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最好。”

    “好的,谢谢你的谅解。”王思宇叹了口气,按动了发射键,把手机丢到旁边,皱眉发呆,半晌,他回到卧室,拿着钥匙,打开床头柜下面的抽屉,从里面摸出一张香艳的照片来,盯着上面性感诱惑的妙人,唏嘘不已。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