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章 又跑了一个

第八十章 又跑了一个2017-11-9 13:6:55Ctrl+D 收藏本站

    第567节    第八十章      又跑了一个

    周五下午,结束了在南粤省的考察,王思宇率队返回渭北,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刚刚进屋,瑶瑶就扑了过来,抱着他的大腿,扭来扭去,撅着小嘴,满脸不高兴地道:“舅舅,你怎么才回来啊?家长会都已经结束了呢!”

    王思宇笑笑,抱着她来到沙发上,从旅行包里翻出许多礼物,摆在茶几上,捏了捏她粉雕玉琢的小脸蛋,略带歉意地道:“小宝贝,舅舅最近工作很忙,实在是分身乏术,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参加。”

    “好吧,那只能等下次了!”瑶瑶耸耸肩,小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把茶几上精致的礼品盒一样样地打开,目光落在一件蓝宝石吊坠上面,登时被吸引住了,忙取了过来,挂在脖子上,挣扎着跳到地上,一溜烟地跑到镜子前,扭着身子,照来照去,美得合不拢嘴。

    王思宇登时无语,笑着道:“小宝贝,这是给妈妈的,那些玩具才是给你的。”

    瑶瑶回过头,吐了下小舌头,做着鬼脸道:“舅舅,玩具不要了,给妈妈吧,我只要这个吊坠就好了,真的很漂亮呢!”

    廖景卿沏了茶水,坐到王思宇旁边,温柔地注视着瑶瑶,招手道:“瑶瑶,乖些,这件礼物太贵重了,你不能戴出去,免得丢掉,先放在妈妈这里,我帮你保管。”

    “不用了,人家不戴出去,就在家里用,肯定不会弄丢的!”瑶瑶嘻嘻一笑,把头摇成了拨浪鼓,用小手捧着蓝宝石,乐颠颠地跑回楼上,逃进卧室,把房门随手关上,坐在床上,望着宝石上闪烁的柔和光泽,喜欢得爱不释手。

    廖景卿收回目光,苦笑着摇摇头,喃喃道:“这孩子,真是不像话,现在就知道抢东西了,以后可怎么得了!”

    王思宇笑笑,把西服脱下来,挂到旁边的衣架上,解下领带,轻声道:“姐,家长会是今天开的吧,怎么样?”

    廖景卿莞尔一笑,柔声道:“还好,老师的评价很高,瑶瑶蛮聪明的,也会讨人喜欢,最近成绩也还稳定,能排到前五名,就是有些莫名的优越感,潜意识里,瞧不起其她小朋友,不太合群,班主任悄悄提醒了,让咱们加强教育。”

    王思宇点点头,皱眉道:“这可不成,找时间,要好好和她聊聊,也请班主任做做工作,帮忙改正,小孩子嘛,最听老师的话。”

    廖景卿点点头,伸手提了下肩头的吊带,微笑道:“小弟,你不用管了,马上就要放假了,回到玉州后,我放下别的事情,专心管束她。”

    王思宇叹了口气,拉过她的柔夷,轻声道:“别回去了,那么久,我还真有些舍不得!”

    廖景卿脸红了,瞟了他一眼,柔声道:“那怎么行,已经和小蕾阿姨说好了,她们娘俩在华西,也很闷的。”

    王思宇笑笑,剥了瓣桔子,送到廖景卿的嘴边,轻声道:“姐,过段时间,可能又要调动了。”

    廖景卿张开粉唇,含了桔子,一脸娇羞地道:“去哪?要离开渭北吗?”

    王思宇摆摆手,微笑道:“还在渭北,不过,可能要到其他城市,海通市的可能性大些。”

    “那倒不远。”廖景卿叹了口气,摸了摸耳畔的发髻,温柔地望着他,轻声道:“过去之后,找个保姆吧,你粗心大意的,没人帮着料理生活,倒还真有些不放心。”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摇头道:“姐,不用担心,到时住在宾馆,服务员会打理好一切。”

    廖景卿点点头,又拿手支着下颌,蹙眉道:“刚来没多久,就要外调,这里不太顺利吗?听外面人讲,唐家那位太子,很霸道的,把前任市委书记都赶走了,不知是否属实,你和他做搭档,确实很不容易。”

    王思宇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含笑道:“姐,那些看法都是片面的,里面有很多客观因素,一时不太好解释,不过,这个人还是不错的,没有那么难相处,我这次离开,能够回到重要岗位,专职副书记这个位置,实权有限,我也不是很喜欢。”

    廖景卿嫣然一笑,轻抚额头,柔声道:“小弟,官场上的事情,我是不太懂的,不过,有了权力,一定不要滥用,要多为老百姓做些好事,现在,外面都把房价医疗教育中存在的问题,称之为新的三座大山,很不满意,你既然关注民生,就要在这方面下些功夫,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两人之间,很少就这类话题进行讨论,王思宇微微一笑,放下杯子,把身体仰在沙发里,揽了她的纤腰,轻声道:“姐,你谈到的这些问题,只是冰山一角,事实上,现在存在的问题,远远比这些严重的多,这是由体制中的一些顽疾决定的,如果不进行大力改革,在特定的环境下,会产生极为恶劣的后果。”

    廖景卿微微一怔,蹙起秀眉,悄声道:“感觉还好啊,真的有那么严重?”

    王思宇点点头,闭了眼睛,淡淡地道:“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最近七八年间,我们的银行储蓄一直是负利率,这也就意味着,把钱存到银行,无法实现保值的功能,相对于物价的涨幅,实际上,存款是逐年贬值的,在高达二十八万亿的居民储蓄存款中,有相当多的部分,都是老百姓为了子女教育婚姻以及养老,防范疾病的保命钱,是不敢拿出来消费的,更不能投资,即便这样,还是在迅速贬值。”

    顿了顿,他又喝了口茶水,叹息道:“而那些能够通过关系,以极低的成本,从银行搞到大量贷款的单位或者个人,都因此大发横财,一些利益集团,利用老百姓储蓄的钱,反手来推高物价,盘剥百姓,聚敛钱财,这种状况,一天不改变,社会就不会有真正的公平公正,民生问题也不会得到彻底解决。”

    廖景卿沉默下来,半晌,才幽幽地道:“既然政策不合理,为什么不试着改变?”

    王思宇睁开眼睛,含笑望着她,摇头道:“姐,权力泛滥和资本泛滥,是当今社会的两大毒瘤,权力结构,决定富裕程度和分配方式,如果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是无法扭转的,但有能力进行改革的,恰恰是利益阶层最大的代言人,他们只会缓解矛盾,不会真正解决问题,所以,这种状况,会长期存在下去。”

    廖景卿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失望的表情,转移话题道:“小宇,前天到淼淼那里去了,她那里摆了好多泡面,生活也没有规律,人瘦了很多。”

    王思宇笑笑,摇头道:“小家伙娇生惯养的,自理能力不强,锻炼下也好,不必太担心,要是在外面撑不住,她自己会回来的。”

    廖景卿横了他一眼,柔声道:“要是照顾不好小姨子,小心老婆来了发飙。”

    王思宇摆摆手,微笑道:“不会的,小晶人很好,以后有机会,再介绍你们见面。”

    两人正闲聊着,手机铃声响起,却是邓华安打来的,电话接通后,他压低声音道:“王书记,刚刚得到消息,赵山泉逃掉了。”

    王思宇皱皱眉,表情变得凝重起来,沉声道:“消息准确吗?”

    邓华安点点头,小心翼翼地道:“肯定没错,昨天下午,他到下面县里开会,当晚就在宾馆住下了,可第二天上午,就没见到人,手机也没有开,司机和秘书,都不清楚他的去向,县领导以为他去处理私事,开始还没有注意,直到中午,还不见人影,就慌了神,发动全县警力,四处去找,又调出宾馆的录像,却发现,他是在凌晨时分,悄悄溜掉的,到现在都没有回家。”

    王思宇点了颗烟,皱眉吸了一口,点头道:“那有可能是逃掉了,现在能实施抓捕吗?”

    邓华安笑笑,摇头道:“不成,那个葛少华,是香港黑社会出身,各种招数都见识过,嘴巴很严,死活不肯把他供出来,还有个京城来的大律师,也在里面搅混水,很难对付。”

    王思宇掸了掸烟灰,摆手道:“那是表面现象,应该是扛不住了,否则,他也不会连夜脱逃,你们应该想办法,采取必要的措施,尽快把人找回来,不然,消息传出去,就又是一桩丑闻,太影响洛水市形象了。”

    邓华安打了个哈哈,摸着鼻子,不以为然地道:“王书记,逃了更好,他是政府那边的人,上面有唐卫国,还有庄省长,反正又不丢咱的人!”

    王思宇板起面孔,轻声道:“不行,要顾全大局,三天之内,务必把人找回来。”

    “好的,王书记,我这就去安排。”邓华安咧了咧嘴,苦笑着挂断电话,赶忙去做安排。

    约莫十几分钟后,唐卫国也把电话打来,有些恼火地道:“王书记,我真是看错了人,那个赵山泉,实在不像话,案子还没查清,他居然逃了!”

    王思宇淡淡一笑,轻声道:“可能是得到什么风声了吧?前段时间,见到庄省长,他还当面作出指示,要密切关注赵山泉,如果涉及到经济问题,一定要严肃处理,没想到,还是被他溜掉了。”

    唐卫国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是啊,本来已经嘱咐罗彪了,让他盯紧些,没想到,在下面县里逃掉的,过几天,中组部的领导就要过来,宣布重大决定,这个时间真不好,若是传出去,上面怎么看我们洛水市委市政府?”

    王思宇微微皱眉,沉吟道:“卫国兄,这个消息,尹书记知道了吗?”

    唐卫国摆摆手,淡淡地道:“没有,消息已经严密封锁了,市里的领导,我只和你通了气,咱俩定了,再去和他汇报。”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尽早安排吧,免得被动。”

    唐卫国拿起茶杯,有些不屑地道:“这个赵山泉,软骨头一个,真是没担当,我琢磨了,如果暂时找不回来,就统一口径,他外出学习去了,先把事情压下来,免得被有心人利用,对庄省长也不好,是吧?”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你决定就好,非常时期嘛,是要慎重些,不过,这件事情上,我们应该吸取教训,从严治吏,免得类似的情况再度发生,对上对下,都没法交代,对吧?”

    “是啊,佑宇兄,你说的对,过段时间,应该再梳理一下,对干部队伍进行全面的考察!”说完后,唐卫国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不紧不慢地道:“抽时间,咱们三人再聚聚吧,也算是为启明兄践行,没想到,前面赶走了狮子,后面又来了老虎,现在的形势,还是很微妙,咱们两人,应该多沟通。”

    王思宇‘嗯’了一声,寒暄了几句,就挂断电话,暗自思忖着,唐卫国也已经察觉到,林书记在渭北的动作,有些异乎寻常,而尹兆奇是否只是过渡,也就成了未知数。

    渭北的棋盘上,虽然经过了一轮较量,在大方向上,依然没有分出输赢,虽然从鲁东调来了强援,但有尹兆奇压在上面,唐卫国想再进一步,恐怕也是很难了。

    如果不离开洛水,王思宇也可能被两人压住,没有施展的空间,正是因为看清了这点,他才同意了庄孝儒的建议,到其他地区发展,争取早日把棋路走活。

    ----------------------

    嗯,状态低迷,和股市一样,找不到支撑,如果说股市是因为国际板的即将推出,和美国债务危机一触即发的影响,我这状态,就有些诡异了,尽量调整吧,能坚持看到现在的读者,可以去炒股了,这心态没得说,嘿嘿。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