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二章 拜访 下

第八十二章 拜访 下2017-11-9 13:6:58Ctrl+D 收藏本站

    第569节    第八十二章      拜访    下

    宁凯之的发言,让王思宇感到很是振奋,虽然对军事上的事情,他知之甚少,但对军方高层的强硬态度,还是极为赞赏的,无论在任何时代,领土问题都没有妥协的余地,否则,就会沦为千古罪人,无颜面对后人。

    寒暄了几句后,宁霜跟着母亲,回到客厅,而王思宇则被让进书房,书房很大,里面不光摆满了书籍,还有各式舰船飞机的模型,而雪白的墙面上,几张画满红蓝箭头的军事地图,更是极为惹眼,落座后,王思宇的目光不时瞟向那里。

    宁凯之摸起烟盒,抽出一根烟,丢给王思宇,自己也点了一颗,皱眉吸了几口,就目光慈祥地望着他,轻声攀谈起来,对他的工作和生活情况,进行了一番了解,除了勉励之外,也简单介绍了下当前的国家安全形势,给王思宇上起了国防教育课。

    近些年,美国把战略重心,进行大幅调整,从欧洲移向亚太地区,尤其是针对中国,搞了c型包围圈,在各个战略节点上,向中国施加了强大的压力,试图以军事外交手段,挤压中国的战略生存空间,制约国家的发展。

    在这几个重要节点中,阿富汗最为显著,也是王思宇所熟知的,美国联合北约,在那里囤积重兵,直接威胁到藏.南方向,并对印度进行威逼利诱,试图激化两国领土矛盾,挑起战争,借以打破中国的和平发展态势。

    在东北亚南海问题上,美国如法炮制,制造了许多事端,其中日本的态度比较谨慎,两面叫牌,在军事上,与美国进行合作,炫耀肌肉,在经济上,却与中国紧密联系,而一些东南亚的小国,却因为觊觎南海丰富的石油资源,妄图借助美国的力量,逼迫中国让步。

    除此之外,在非洲中亚,凡是涉及到中国能源的问题上,美国都在利用各种手段,想方设法地将局面搞乱,并试图切断中国的能源补给线,美方将领屡次公开放出狠话,甚至出现了冷战时期才有的核威胁,要把中国炸回石器时代。

    中方的反制手段,很简单,也很直接,既是以军事准备为基础,结合政治外交手段,围绕朝核伊核问题,联合与美国同床异梦的欧盟,俄罗斯等国家,对美国最核心的战略利益进行重拳打击。

    尤其在中东方面,已经做好了暴力破局的准备,联合非美势力,挤压美国的战略空间,彻底废掉以‘石油美元结算’为基础的美元本位制,届时,华尔街金融永动机将很快停摆,支撑美国霸权的根基就将不复存在,美国的全球战略利益,将被中俄欧蚕食。

    当然,要想做到这点,除了经济实力和政治外交方面的努力外,也和军队的现代化建设分不开,没有强大的国防力量,就无法保证国家的战略利益,更没有办法威慑敌人。

    在谈话的末尾,宁凯之还是在军费的问题上,发了几句牢骚,王思宇听了,深以为然,却也不禁哑然失笑,这位军中首长,有时竟也极为率真,坦白得有些让人难以置信。

    一老一少,在书房里聊得热乎,王思宇也就一些感兴趣的话题,向宁凯之发问,宁凯之都耐心地给予了解答,两人虽是初次见面,却没有丝毫的生疏之感,倒像是相识已久的忘年交。

    半小时之后,殷女士敲门进来,喊两人用餐,在饭桌上,夫妇二人笑语如珠,频频夹菜,对王思宇这位冒牌姑爷呵护有加,倒让他多少有些惭愧了。

    饭后,陪着宁凯之下了几盘象棋,厮杀正酣,客厅里的电话铃声响起,宁凯之接了电话,眉头紧皱,把棋子一丢,和王思宇打过招呼,就披上外衣,急匆匆地出了门,殷女士也借故离开,为两人留出单独相处的空间。

    王思宇把玩着手中的棋子,含笑望着宁霜,轻声道:“霜丫头,有兴趣下两盘么?”

    宁霜斜倚在沙发上,信手翻着杂志,抿嘴笑道:“下棋没意思呢,我不喜欢!”

    王思宇笑笑,把棋子丢下,跷起二郎腿,轻声调侃道:“差点忘了,你是侠女,只喜欢舞刀弄棒,不喜欢琴棋书画。”

    宁霜瞟了他一眼,淡淡地道:“宇少,刚才,你和爸爸聊得好像很投机,在外面都能听到笑声。”

    王思宇点点头,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笑吟吟地道:“我讲了,紫禁城茅厕里的石头,或许都比老美的历史长,他们到了盛极而衰的时候,咱们这边刚刚崛起,这个时候挑衅,那是在自讨苦吃。”

    宁霜叹了口气,幽幽地道:“也不能太过乐观,他们的军事装备,全面领先,邻国还都包藏祸心,巴不得落井下石,我们现在还是很被动的。”

    王思宇丢下茶杯,悻悻地道:“霜丫头,抗美援朝时,他们的军事力量也是遥遥领先的,咱们不也没打输么?至于一些恶邻,那是他们没远见,再过五千年,中国还在这里,而五十年之后,美国人还能不能在东亚,倒是值得研究的问题,错误判断了形势,只能是自取其辱!”

    宁霜不禁莞尔,把杂志放在旁边,笑吟吟地望着王思宇,轻声道:“没想到,你倒是激进的民族主义者。”

    “激进?有吗?”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又叹了口气,苦笑着道:“生于斯,长于斯,当然要做民族主义者了,现在很多人,国家观念比较淡薄,甚至觉得,根据需要,可以变成美国人,欧洲人,搞投资移民的人越来越多,很多官员也将子女移民国外,这种现象,值得警惕。”

    宁霜讶然,蹙眉望着他,半晌,才站了起来,柔声道:“宇少,屋子里呆得气闷,我们出去走走吧。”

    “好!”王思宇笑笑,跟在她的身后,出了房间,来到院子里,背着双手,眺望着远处的风景,轻声道:“霜丫头,要不是和宁总长进行一番交谈,我还没有意识到,现在的国家安全形势,已经严重到了这样的地步!”

    宁霜点点头,微笑道:“国内和平的时间太久了,现在发生的战争与冲突,又离我们太远,难免会产生懈怠心理,不过,作为军人,要有忧患意识,面临巨大的挑战时,应该放弃幻想,时刻做好斗争准备。”

    王思宇转过身子,盯着那张秀美的面庞,轻声道:“说的对,你想和平崛起,别人不肯,那怎么办?当然只有斗争这一条出路了。”

    宁霜嫣然一笑,却又想起了什么,红着脸道:“宇少,真是抱歉,给你添了许多麻烦,这回,你也要被逼婚了。”

    王思宇笑笑,摆了摆手,轻描淡写地道:“没什么,既然你喜欢,咱们就一直假扮下去,拖到你有了心上人,我这个冒牌女婿,就可以光荣退伍了。”

    宁霜也是淡淡一笑,表情却有些不自然,瞥了王思宇一眼,就缓缓向前走去,来到院中的一个秋千下面,坐在淡蓝色的吊椅上,双手握着钢丝吊绳,轻轻悠荡起来,不再说话。

    王思宇的心情也有些复杂,点了颗烟,站在她的身侧,沉默下来,直到殷女士出现在视线里,他才丢了烟头,绕到宁霜的身后,推着她荡起了秋千,两人现在的样子,极为亲昵,倒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回到房间,又坐了一个多小时,宁凯之才返了回来,四人围坐在沙发上,闲聊了二十几分钟,王思宇抬腕看表,见已经到了下午三点多钟,忙起身告辞。

    宁凯之笑了笑,从书房里取出一个精致的舰船模型,送给王思宇,托他转交给那位女画家,又将他送到门口,直到王思宇的背影走远,才转过身子,望着殷女士,笑吟吟地道:“怎么样?”

    殷女士点点头,抿嘴笑道:“我是满意的,起码,孩子喜欢!”

    宁凯之微微一笑,颔首道:“小宇不错,为人很厚道,不像陈启明,唉,当初真是看走了眼!”

    殷女士眼圈红了,黯然道:“凯之,露露过得太苦了,实在不成,就离了吧,勉强过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宁凯之面露愁容,走到沙发边坐下,皱眉道:“露露的事情,让她自己做决定吧,咱们不要再干涉了。”

    顿了顿,他又叹了口气,望着宁霜,沉声道:“霜儿,告诉爸爸,你是真心喜欢他吗?”

    宁霜蹙起秀眉,双手捧腮,发了会呆,才淡淡地道:“爸,我也不清楚,只是觉得,喜欢和他在一起。”

    宁凯之哈哈一笑,点头道:“傻丫头,那就是喜欢了。”

    殷女士也不禁莞尔,抿嘴道:“凯之,刚才在楼下,人家两人腻在一起荡秋千,别提多亲热了,抽时间,你和春雷书记商量一下,尽早把婚事办了吧。”

    宁凯之摆摆手,含笑道:“不急,过年时,先领回沈阳,让老爷子看看。”

    宁霜淡淡一笑,站了起来,袅娜地回到卧室,坐在床边,把头转向窗外,蹙眉道:“喜欢又有什么用?他怎么会不清楚,只是在装糊涂罢了!”

    -----------------

    好像又有书友群被和谐了,书友建了yy频道,喜欢的可以过去聊天打屁,或者建个什么工会,打打游戏,过段时间,状态好了,我也过去唱唱歌,跳跳舞,嗯,yy群4292952,yy频道76613829。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