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三章 离去

第八十三章 离去2017-11-9 13:6:59Ctrl+D 收藏本站

    第570节    第八十三章    离去

    几天之后,中组部的贺云逸部长来到渭北,主持召开了全省领导干部大会,宣布了中.共中央关于省委主要领导调整的决定,中央决定庄孝儒同志任**渭北省委书记省人大主任。

    同时,任命原江南省常务副省长张跃进为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原鲁东省委组织部长周怀江,为渭北省组织部长,梁鸿达同志不再担任渭北省委书记职务,陈启明同志不再担任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长职务,另有任用。

    尽管在会上,贺云逸部长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高度评价了前任省委书记梁鸿达同志在渭北做出的努力,并强调,这次渭北省委主要领导的调整,是从大局出发,根据工作需要和干部交流精神,以及渭北省领导班子建设的实际情况,经过通盘考虑,审慎研究,做出的决定,希望渭北的广大领导干部们能够充分理解,衷心拥护。

    但与会人员都非常清楚,表面上看,这是多赢的局面,陈系唐系乃至中央的林书记,都是这次干部调整的受益者,但由于林书记的高调介入,使原本就暗流汹涌的渭北官场,又增加了许多变数,未来局势的走向,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接下来几天,王思宇忙于应酬,先是为陈启明践行,随后,又在尹兆奇,唐卫国的引荐下,分别拜会了两位新来的省委大员,两方面似乎都表现了极大的热忱,极力争取于系的支持,但给出的筹码,却都不能令人满意。

    不过,王思宇也并不着急,毕竟,现在的局势越复杂,对于志在渭北恢复于系影响力的他来说,就越为有利,只要保持中立态度,不把自己置于矛盾的中心,就能进退自如,左右逢源。

    从尹兆奇近期的言行来看,似乎不再提过渡的事情,而有长期留在渭北,继续扩大影响的意图,这样一来,就会对唐卫国构成实质性的威胁,两人间的冲突,在所难免,只是时间的问题。

    没过多久,赵山泉出逃的消息也传了出来,他是通过南方某城市,偷渡到香港,又转道去了欧洲,外面的传言很多,说他在职期间,贪污了近两亿公款,在洛水有豪宅七八处,情妇也有七八位。

    但只有赵丽华清楚,自己这个弟弟,也许是最狼狈的外逃官员了,贪污得来的公款,大部分都捐了出去,仍不能把事情摆平,在得知丈夫要大义灭亲,对弟弟进行严办之后,赵丽华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

    自从赵山泉出逃之后,她和丈夫的关系也变得格外紧张,几乎每次见面,都要因为此事争吵,除了憎恨丈夫冷血之外,她也迁怒于王思宇,认为是这个人,彻底毁了弟弟的前途。

    因此,赵丽华恨得牙根直咬,暗自发狠,若有机会,定然要以牙还牙,也让他尝尝背井离乡的滋味,只是一想到京城势力庞大的于系,她就有些泄气,报复的念头,也只能深埋在心底了。

    不知不觉中,天气变得越来越冷,院子里的香樟树,早已凋零,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树杈,刚刚放了寒假,廖景卿就带着瑶瑶,返回华西。

    而方晶却只到这里住了几天,就转道去了美国,陪伴病重的父亲,王思宇独自住在别墅里,就有些空落落的,心境也如同外面的冬日,异常萧索。

    晚上八点多钟,站在窗边,眺望着夜色下寂静的院子,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把烟蒂掐灭,丢了出去,转身下了楼,锁上门后,驾车离开别墅。

    在半路上,他给邓华安挂了电话,两人找到一家酒店,坐在包厢里,喝到深夜,才醉醺醺地返回家中,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始终无法入睡。

    正眯着眼睛打盹时,耳畔传来‘滴滴’两声响,王思宇忙把手摸向枕头下面,掏出手机,翻出短信,却见是张倩影发来的,上面写着:“小宇,我失眠了。”

    王思宇笑了笑,忙回拨了过去,轻声道:“老婆,我也一样,今晚异常精神,睡不着了。”

    张倩影叹了口气,柔声道:“是工作上的事情吗?”

    王思宇轻轻摇头,苦笑着道:“不是,只是觉得有些孤单,小影,干脆,你搬过来吧,好久没有尝过你的味道了。”

    张倩影脸红了,伸手摸了下雪白的酥胸,嗔怪道:“下流!臭小宇,一点出息都没有,都做了那么大的官,还想着做那事儿。”

    王思宇有些无语,翻过身子,苦笑着道:“小影,做那事儿,和官大官小有什么关系?”

    张倩影妩媚地一笑,悄声道:“怎么会孤单呢,霜儿回沈阳了?”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陈启明离开了,她也就走了,要年前才能回来。”

    张倩影微微一怔,蹙眉道:“和陈启明有什么关系?”

    王思宇笑笑,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把台灯点亮,摸出一根烟,点上后,皱眉吸了一口,轻声解释道:“陈启明那个人,脾气暴躁,她主要是担心姐姐,才来渭北,现在,陈家夫妇去了江南省,她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张倩影蹙起秀眉,不解地道:“小宇,你们两人的关系,到底怎么样了?”

    王思宇耸耸肩,不以为然地道:“还能怎么样,你知道的,我们只是做戏而已。”

    张倩影撇撇嘴,眸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柔声道:“臭小宇,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在装傻?”

    王思宇掸了掸烟灰,沉思半晌,才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都有吧,难得糊涂!”

    张倩影蹙起秀眉,好奇地道:“小宇,怎么忽然转了性子,难道是因为小晶?”

    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吐着烟圈,微笑道:“是啊,那傻丫头,太痴情了,让我不忍伤害,更何况,也要对得起方老师,以前答应过他,要照顾小晶一辈子,说过的话,要作数。”

    张倩影沉默下来,半晌,才轻笑道:“其实,没有那么麻烦的,实在舍不得,你可以都娶了。”

    王思宇摆摆手,叹息道:“小影,别胡思乱想了,我知道,你又想玩孔融让梨了,打算离婚?”

    张倩影咯咯地笑了起来,抿嘴道:“咱们两人,倒用不着那个红本本,留着也是浪费,不如让出去好了。”

    王思宇嘿嘿一笑,轻声道:“小浪蹄子,你敢!”

    张倩影撇了撇嘴,笑盈盈地道:“怎么不敢,明儿就去办手续。”

    王思宇板了面孔,把手中的半截烟熄灭,丢到烟灰缸里,皱眉道:“傻老婆,别拿这种事情开玩笑,这辈子,我不会让你离第二次婚。”

    张倩影没有吭声,心里却感动得一塌糊涂,眼泪夺眶而出,噼里啪啦地往下掉,良久,她才默默地擦了泪痕,吞吞吐吐地道:“小宇,有件事情,一直想和你说,只是怕你生气,就没有讲,不过,埋在心里,怪难受的。”

    王思宇愣住了,半晌,才皱眉道:“小影,有什么事情,尽管讲,只要不是红杏出墙,一切都好商量。”

    张倩影怒了,霍地坐起,恨恨地道:“去你的,出你个大头鬼,不许胡说!”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一脸无辜地道:“还不是听你说的严重,被吓到了。”

    张倩影拿手捂了嘴,怯怯地笑道:“原来,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倒真是稀罕呢!”

    王思宇侧过身子,微笑道:“小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啥事?”

    张倩影叹了口气,幽幽地道:“小宇,我见到赵帆了。”

    “赵帆?他在哪?”王思宇心里‘咯噔’一下,脑海中立时闪过那个熟悉的身影,赶忙追问道。

    张倩影拿手支了下颌,有些伤感地道:“现在,应该在新加坡吧,雅莉给他办的手续,过些日子,她也会跟过去,很可能,两人以后……怕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王思宇呆了一呆,心情复杂地道:“小影,赵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张倩影点点头,含糊地道:“他是无心之过,但是,如果被抓到,估计后半生,都要在监狱里度过了,这两年,他隐姓埋名,东躲西藏,吃尽了苦头,连做梦都会惊醒。”

    王思宇皱起眉头,沉思半晌,就没有继续追问,而是淡淡地道:“既然那样,出去也好,永远都不要回来了,重新开始吧。”

    张倩影‘嗯’了一声,叹息道:“小宇,这些日子,经常会想起在青州的时光,这才过了几年,就物是人非了,想想,真和做梦一样。”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小影,不要太伤感了,人生总会经历很多事情。”

    张倩影蹙起秀眉,欲言又止,半晌,轻吁了口气,柔声道:“好了,把心里话都讲出来,舒服多了,小宇,娱乐公司那边筹备的差不多了,下个月中旬就能开业,你要记得到场。”

    “好的。”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两人又甜言蜜语,煲了许久的电话粥,才挂断电话,王思宇关了台灯,拉上被子躺下,也想起了青州的那些岁月,心里倒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都涌上心头,不知过了多久,无边的睡意袭来,他才合上眼睛,沉沉睡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