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五章 玩火

第八十五章 玩火2017-11-9 13:7:2Ctrl+D 收藏本站

    第572节    第八十五章      玩火

    夜幕降临,王思宇驱车赶到了约定的酒店,徐景生陈炜徐政高赵普之等人早已在门口等候,小车刚刚停下,众人就呼啦一下围过来,众星捧月般地将他迎进去。

    这家酒店并不大,但地点选得不错,西边是步行街,北侧靠近洛水工业大学,也是极为繁华的地段,里面的装修虽然简单,只挂了些字画摆件,但少了些浮华之气,多了些文化氛围。

    进了三楼包间,落座后,王思宇环视着众人,笑着道:“地点是谁选的,很不错。”

    众人忙笑着道:“是老赵,酒店是他弟弟开的,我们这次来是吃大户。”

    赵普之笑了,把菜单递了过来,摆手道:“你们啊,就是沾了王书记的光,不然,哪个来了都不能免单,最多,大家aa制。”

    徐政高挽起袖子,凑趣道:“王书记,您不知道,老赵这人最是抠门,平时和老婆出去吃饭,都搞aa制,今儿晚上,难得大方一次。”

    众人都哄笑起来,王思宇嘴角含笑,拿手指着菜单,点了几样可口的菜肴,就把菜单丢下,推给旁边的徐景生,微笑道:“景生,最近在组织部,还顺利吗?”

    徐景生忙坐直了身子,表情恭敬地道:“王书记,还好,罗部长对我现在的工作,很支持,不过,他现在的压力很大,部里几次报的方案,上面都没有通过。”

    王思宇点点头,轻声道:“知道了,下午老罗提过,困难是有些,不过,都是暂时的,相信很快会好转。”

    徐景生忙侧过身子,微笑道:“是啊,王书记,我们这些人体会最深,在座的诸位,都算是大起大落了。”

    他这句话说完,众人都有些唏嘘,并把感激的目光投来,陈炜也笑着道:“王书记,我看,这菜都不必点了,一桌子翻身的咸鱼。”

    王思宇不禁莞尔,摆手道:“光翻身可不行,还要跳龙门,我对大家的要求很高,你们可不要轻易满足。”

    “那是,那是。”众人连连点头,心里的那团火又被点燃了,周身上下,暖烘烘的。

    赵普之点了一颗烟,有些激动地道:“王书记,您顶着那么大的压力,把大家的工作问题都解决了,我们若是再干不好,哪有脸面来见您。”

    王思宇笑笑,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摇头道:“老赵,言重了,大家努力就好,最重要的,就是团结,你们这些党校同学,平时要多联系,互相帮衬着发展。”

    陈炜双目炯炯有神,笑着道:“王书记,最近景生的工作不错,在他的协调下,我们那个班里,已经落实了大半,还有些人,也都定了计划,很快都能回到重要的工作岗位上。”

    王思宇点点头,轻声道:“景生不错,陈炜,你也要加把劲,既然是班长,就要起表率作用。”

    陈炜早有准备,忙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叠材料,起身来到王思宇身侧,恭敬地放在桌面上,笑着道:“王书记,这是我对青浦区发展的一些意见,都是些不成熟的想法,还请您指正。”

    徐景生见了,就皱起眉头,有些不满地道:“老陈,你也太心急了些,菜还没上呢,先把材料送上来了,是不想让领导休息了?”

    陈炜微微一笑,轻声道:“机会难得嘛,平时也不敢总往书记那边跑,怕外面传闲话,咱们这些人,现在脑袋上也都被贴了标签,只能低调些。”

    众人点头称是,深以为然,脸上都露出得意的笑容,最近大家的日子,过得都很滋润,恰恰是因为,一些人清楚,他们是王书记的人。

    尤其是,‘少华案’事发后,给洛水官场带来的震撼,还是极大的,在传言中,赵市长在常委会上,挑战王书记的权威,却没想到,自取其辱,弄了个仓皇出逃的下场。

    赵山泉的特殊背景,更加显出王书记强势,因此,在洛水的许多干部心目中,他也是渭北官场中,极少能和唐市长掰手腕的强横人物,对于他下面的人,也自然是另眼相待,免得自讨苦吃。

    王思宇摸起材料,认真翻看了起来,半晌,把材料放下,含笑望着陈炜,点头道:“想法不错,很有针对性,老实说,这才是我最喜欢的一道菜。”

    陈炜如释重负,轻吁了口气,笑着道:“王书记过奖了。”

    王思宇摆摆手,把目光转向徐政高,询问了他的工作和生活情况,又对大家关心的问题,给予解答,众人关注的焦点,还是在于大调整之后,渭北形势的变化,都觉得不太乐观,心里有些没底,这才趁机请客,探问口风。

    王思宇察觉到了众人的心理,着意安抚了一番,给大家吃了宽心丸,尽管局势变化莫测,但目前看,对于自己一方还是非常有利的,不但没有卷入到斗争的漩涡中心,反而成了各方极力争取的对象,这也得益于他的韬光养晦之策,除非被逼到墙角,否则,他是不会轻易亮剑的。

    二十几分钟后,酒菜如流水般端上来,众人开始推杯换盏,喝得极为爽快,宴席过后,余兴未尽,又在众人的陪同下,到附近的ktv唱了歌,直到晚上十点钟,王思宇才醉醺醺地返回,车子驶进院落,王思宇却忽然发现,别墅的三楼还亮着灯,不禁有些狐疑,难道是廖景卿回来了?

    下车后,拿钥匙打开房门,刚刚进了客厅,就见三楼转出一个高挑纤细的人影,却是方淼,她头上裹着一条白色的毛巾,身上穿着淡粉色的睡群,嫩白滑腻的胸脯,纤长玉润的美腿,都露在外面,手里捧着一盒果汁,倚在栏杆上,笑嘻嘻地道:“姐夫大人,终于肯回家啦!”

    王思宇登时无语,脱下西服,挂在衣架上,笑着道:“淼淼,你怎么会有家里的钥匙,是景卿姐姐给的吗?”

    方淼撅起嘴巴,哼哼唧唧地道:“不是啊,我没有钥匙,爬阳台进来的,把裙子都刮破了。”

    “什么,爬阳台?”王思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盯着她看了半晌,才摆摆手,苦笑着道:“淼淼,你这疯丫头,太淘气了,阳台那么高,摔坏了怎么办?”

    方淼嘻嘻一笑,袅娜地走了下来,坐在王思宇的身边,娇俏地道:“不用担心,我身手很敏捷的,在石狮子上垫了几块砖头,踮脚就够到阳台的栏杆了,不过,姐夫大人,你也真够粗心的,出门时,连窗户都不关严,万一进来贼怎么办?”

    王思宇笑了笑,仰坐在沙发上,嗅着空气中淡淡的幽香,轻声道:“淼淼,怎么招呼都不打一个,就突然回来了。”

    方淼放下果汁,拿手支着下颌,似笑非笑地道:“在那边呆得闷了,想回来住几天,怎么,不欢迎?”

    “欢迎,当然欢迎了。”王思宇不禁莞尔,掏出一串钥匙,从上面解下一把,递了过去,轻声道:“拿着,省得你当女飞贼,高来高去,太危险了。”

    方淼抿嘴一笑,接过钥匙,甜甜地道:“谢谢姐夫。”

    王思宇摆摆手,轻声道:“淼淼,谢倒不用,只是以后做事谨慎着点,别总捅篓子。”

    方淼斜躺在沙发上,撒娇般地道:“姐夫,我来洛水之后,一直循规蹈矩的,哪惹过麻烦。”

    王思宇看了她一眼,微笑道:“还说没有,那小晶是怎么走的?”

    方淼有些心虚,摆弄着裙边,嚅嗫地道:“那是一时走嘴,不小心说出来的,也不能全怪我呀,大伯病得那么重,她做女儿的,本来就应该去陪着,尽尽孝道。”

    王思宇摆摆手,皱眉道:“那是你大伯的意思,也是为了小晶好,你啊,真是小糊涂虫!”

    方淼没有做声,而是静静地望着王思宇,半晌,忽地叹了口气,幽幽地道:“姐夫,你说心里话,真的喜欢我姐吗?”

    王思宇微微一怔,笑着道:“淼淼,怎么会这么问?”

    方淼犹豫了下,还是咬着粉唇,淡淡地道:“就是觉得好奇,想了解你的真实想法。”

    王思宇微微一笑,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笑着道:“当然喜欢了,那还用问。”

    方淼轻轻摇头,一脸认真地道:“姐夫,感觉你不是爱她,而是把她当成了小妹子,我说的对吗?”

    王思宇笑笑,沉吟道:“淼淼,这并不矛盾,感情上的事情,本来就很复杂,说不清楚,就像小晶有时候,也把我当成大哥哥。”

    方淼抿嘴一笑,伸出纤细的玉指,挑动着肩头的吊带,眸中闪过狡黠的笑意,轻声道:“姐夫,那你是喜欢小晶姐姐多些,还是喜欢景卿姐姐多些?”

    王思宇皱起眉头,瞪了她一眼,皱眉道:“淼淼,不许胡说!”

    方淼咯咯地笑了起来,伸出一只雪白的小手,懒洋洋地道:“拿来,封口费,不然,我要去小晶姐姐那里告密了!”

    王思宇喝了口茶水,笑着道:“淼淼,该给封口费的是你。”

    方淼撅了小嘴,不以为然地道:“凭什么啊?”

    王思宇笑笑,拿手掩了嘴,轻声道:“嘘嘘……嘘嘘……”

    方淼倏地脸红了,伸出雪白的小脚丫,在王思宇的后背上踢了几下,恨恨地道:“讨厌,不许提那件事!”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点头道:“好吧,那咱们都把事情忘掉,谁都不要再想起来,免得大家尴尬。”

    方淼撇撇嘴,坐了起来,双手搭在王思宇的肩头,将尖尖的下颌抵在上面,往他的脖颈里吹了口兰气,一脸暧昧地道:“姐夫,我和小晶姐姐,哪个更漂亮?”

    王思宇只觉得脖子麻酥.酥的,心里也生出一股怪异的感觉,却淡淡一笑,轻声道:“好了,淼淼,姐夫会对小晶好一辈子的,你不用太担心,也别来考验姐夫。”

    方淼咯咯地笑了半晌,抿起薄唇,悄声道:“姐夫,别嘴硬了,快去洗澡,我等你……”

    说完,她站了起来,扭着腰.臀,摇曳生姿地上了三楼,在卧室门口,将吊带裙脱了下来,丢下楼,手捧酥胸,回头抛了个媚眼,转身进了屋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