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九章 封店

第八十九章 封店2017-11-9 13:7:7Ctrl+D 收藏本站

    第576节    第八十九章    封店

    下班后,王思宇驱车赶往京城,黄雅莉今晚八点钟,就要离开国内,前往新加坡,三人事先约好,在京城聚会,也许,以后再难有相见的机会了。

    用过晚餐,驱车赶往机场,在咖啡厅里坐了半个小时,到了分别的时刻,张倩影和黄雅莉都落泪了,脸上满是依依不舍之情。

    王思宇陪着两人,来到安检线前,停下脚步,含笑望着黄雅莉,诚挚地道:“雅莉,一路顺风,希望你和赵帆能有好的结局。”

    黄雅莉眼圈一红,把手中的旅行包放下,先是扑到张倩影的怀里,哽咽半晌,又给王思宇来了个拥抱,含泪道:“小宇,记住,一定要对小影好,不然,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放心,放心吧。”王思宇伸出右手,在她肩上拍了拍,微笑道:“和赵帆带个好,让他珍惜这次重新开始的机会,不要再犯错了。”

    “好的。”黄雅莉点点头,拎起旅行包,默默地转过身子,走过安检线,娇小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线之外。

    张倩影拿手捂了嘴,泪水扑簌而下,半晌,在倚在王思宇的肩头,一起离开候机室,坐进小车,缓缓驶出机场。

    望着车窗外的夜景,张倩影咬着粉唇,淡淡地道:“小宇,知道吗?赵帆在最无助的时候,曾经想过联系你,可他在网上搜到了你的信息,见你官越做越大,就不敢了,怕连累你,他还是把你当做最好的朋友。”

    王思宇轻轻点头,脸上露出一丝伤感之色,和赵帆之间的交往,是从初中开始的,一直到大学毕业,还都是极好的。

    虽然,在命运的安排下,各自都有着不同的生活经历,但在王思宇的心理,还是有对方的位置,直到现在,他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也没有几个,赵帆算是一个。

    沉默半晌,张倩影又叹了口气,柔声道:“还有,那次在满园春,他是有所察觉的,只是没有点破。”

    王思宇愣住了,把车子停在路边,点上一颗烟,皱眉吸了几口,转头望着张倩影,柔声道:“小影,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想了。”

    张倩影点点头,拿出纸巾,擦了眼角,又摸出梳妆盒,化了淡妆,悄声道:“对不起,小宇,雅莉离开,我心里难过,总想哭。”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想哭可以,回到家里,我陪你一起哭!”

    张倩影破涕为笑,撇嘴道:“少来了,你们大男人怎么会哭呢。”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凑趣道:“做男人就是这点不好,没有哭的权力。”

    张倩影横了他一眼,情绪好了起来,柔声道:“小宇,晚上回大院住吧,好些日子没有见到小佳和晴晴了,怪想的。”

    王思宇点点头,开着车子,返回于家大院,两人到各屋转了一圈,便返回厢房,一宿恩爱,情浓似水,自不必说。

    次日早晨,吃过早餐,正牵着手,在院子里散步,忽地听到一阵震天的哭声,接着,陈洛华披头散发,带着一对孩子,急冲冲地推门出来,往车边跑去,不知出了什么事情,两人都有些奇怪,忙过去追问。

    陈洛华停下脚步,泪眼婆娑地道:“刚刚接到消息,爷爷在医院里走了。”

    王思宇大吃一惊,陈老突然过世,这可是件大事,他赶忙把消息通知了于春雷,于春雷当即作出决定,由财叔陪同陈洛华夫妇,立即赶付皖东吊唁。

    忙碌了一番之后,大院里又恢复了平静,张倩影接到电话,去了国画院,王思宇独自坐在房间里,给陈启明打了电话,致以慰问。

    陈启明此时,也正在赶往机场的路上,仍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两人简单聊了几句,就挂断电话,王思宇暗自琢磨着,陈老走得早了些,没有挺到换届之后,这对陈系的影响,难以估量。

    坐在沙发上,喝了杯茶水,王思宇掏出手机,拨了号码,给周媛打了过去,简单地介绍了渭北的情况,与她探讨了一番,便试探着问道:“媛媛,现在市里出了位置,把你调过来怎么样?”

    周媛沉思半晌,就悄声道:“小宇,爸爸现在的身体不是很好,我是不愿在此时离开的,当然,如果实在是缺人手,我过去也好。”

    王思宇叹了口气,微笑道:“那就不必了,主要是许久没有见你,心里想得厉害,总盼着能在一起。”

    周媛淡淡一笑,柔声道:“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倒不必着急。”

    两人轻声软语,聊了许久,才挂断电话,王思宇懒在沙发上,翻着书,琢磨着副市长的人选,正百无聊赖间,于佑江敲门进来,一屁股坐在他旁边,打开折扇,摇了摇,笑眯眯地道:“老四,上回商量的事情,怎么样了?”

    王思宇看了他一眼,摆摆手,轻声道:“没戏,人家姐俩决定单独干,娱乐公司很快就要开业了,你啊,就收了那份心思吧。”

    于佑江听了,一拍大腿,有些惋惜地道:“完了,还是被小影捷足先登了,老四,你可真是好福气,娶了这么精明的女人,当真会赚钱。”

    王思宇嘿嘿一笑,淡淡地道:“佑江兄,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应该早点考虑个人问题了。”

    于佑江摆摆手,把扇子合上,敲了敲桌子,一脸无奈地道:“老四,我也想啊,可这年头,能上床的女人太多了,能过一辈子的女人,又太少了,至少到现在,我还没遇到。”

    王思宇笑笑,拿起杯子,摇头道:“是你眼界太高了,好女人多得是,只是你没发现而已。”

    “也许吧。”于佑江叹了口气,把目光望向窗外,见天空阴沉沉的,似乎很快就要下雨了,只觉得心里闷得发慌,就笑着道:“老四,走吧,别在家里闷着,咱们到外面转转,二哥领你去个好地方。”

    王思宇见他笑得诡异,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对那些乌七八糟的风月场所,他是丝毫不感兴趣的,忙摆手道:“佑江兄,外面天气不好,我可不想出门。”

    于佑江软磨硬泡了半晌,见王思宇态度坚决,只好悻悻地出了门,开车离去,他最近迷上了一种假面舞会,比寻常的娱乐,更加刺激,就上了瘾,三天两头地往会所里跑。

    临近中午的时候,忽然接到张倩影打来的电话,说胡可儿今儿去扫墓,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些麻烦,她现在有单大生意,一时走不开,让王思宇过去解决。

    王思宇不敢怠慢,赶忙开着车子赶了过去,来到事发地点,却发现路边停着两辆轿车,车边围了一圈人,分开人群,走进去一看,见一个打扮得珠光宝气的中年女人,正站在胡可儿的车边,拍打着车门,破口大骂。

    王思宇皱起眉头,因为对方是女人,不好发作,只好沉着脸道:“同志,有什么事情,好好说,不要太过分!”

    那女人却转过身子,竖起眉头,瞪着王思宇道:“你是她什么人?有你什么事?滚一边去!”

    王思宇登时火了,将女人推了个踉跄,皱眉道:“积点口德,你是女人,别逼我动手。”

    女人不干了,把手一挥,大声喊道:“砸车,把车子给我砸了,好好教训那对狗男女!”

    话音未落,两个保镖样的男人,就撸起袖子,冲了过来,其中一人拎起王思宇的衣领,怒声骂道:“欠揍是吧?知道她是谁吗?”

    王思宇面沉如水,冷笑道:“不知道,怎么了!”

    “那就让你知道知道!”那男人喊了一声,伸手就向王思宇脸上打去。

    王思宇身子一闪,顺势捉住他的胳膊,提起膝盖,向他小腹上猛地撞了两下,接着一脚踢出,把男人踹出三米多远,那男人跌坐在地上,双手捧着小腹,哀嚎起来。

    旁边的同伴见了,赶忙过来帮忙,却也被王思宇三拳两脚,打倒在地,围观的人群发出一声喊,都向后撤了出去,只有那中年女人面红耳赤,拿手指着王思宇,结结巴巴地道:“你,你怎么打人呢!”

    王思宇险些气乐了,瞪了她一眼,就转过身子,敲开车门,坐了进去,望着脸上戴着墨镜,惊魂未定的胡可儿,轻声道:“小嫂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可儿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刚才驶过十字路口,她那车子逆行,险些撞到,还好我反应快些,转了出去,没想到,她追了过来,不依不饶,就是不肯放我离开。”

    王思宇皱起眉头,轻声道:“报警了吗?”

    胡可儿轻轻摇头,悄声道:“事情闹大了不太好,更何况,那女人嚣张得很,好像很有势力。”

    王思宇点点头,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来到中年女人身边,见她正在拨打电话,就摆摆手,微笑道:“又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何必闹得不可收拾,差不多,就算了吧。”

    那中年女人以为他怕了,就又嚣张起来,竖起眉头,骂骂咧咧地道:“什么,算了?没那么容易,她先前差点撞到我,你又动手打了人,这两笔账怎么算?”

    王思宇有些无语,皱眉道:“你想怎么样?”

    中年女人哼了一声,把脸扭到旁边,趾高气昂地道:“现在,我不想和你讲话,等会,你和警察去说吧,不把你弄进去,老娘的名字倒着写!”

    王思宇哑然失笑,不想和她夹杂不清,就走到一个保镖身边,皱眉道:“喂,那个咋咋呼呼的女人,她到底是谁?”

    那保镖下意识地退了两步,拉开架势,虚张声势地道:“小子,你惹麻烦了,我们老板娘是君悦珠宝商行崔总的夫人,崔总在黑白两道都有朋友,今儿这事儿,没那么容易解决。”

    “君悦珠宝商行?”王思宇皱皱眉头,忽地想起,这家商行确实不小,似乎在渭北也有几家分店,就黑着脸,掏出电话,给邓华安拨了过去,沉声道:“老邓,君悦珠宝商行的老板涉黑,马上把店给我封了,抓紧调查取证,如果需要配合,可以和京城警方联系,要严办!”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