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十章 彷徨

第九十章 彷徨2017-11-9 13:7:8Ctrl+D 收藏本站

    第577节    第九十章      彷徨

    “封店?”保镖听到后,有些傻眼,忙跑到中年女人身边,小声嘀咕几句,提醒道:“老板娘,这人不太好惹,好像是个当官的。”

    中年女人双手叉腰,撇撇嘴,不屑地道:“别听他瞎咋呼,顶多一个小科员,出来装横,他们政府机关的,都那么个德行。”

    保镖听了,也就不再吭声,而是斜眼瞄着王思宇,暗自琢磨着,这家伙身手还真是不错,刚才那几下,干净利落,像是经常打架的主儿,机关里也养打手?

    现场就这样僵持着,中年女人不肯退让,王思宇站在原地,冷眼旁观,看她到底能搬来什么救兵,这时风渐渐大了起来,西边的天空已经阴下来,远处不时传来一两声闷雷,似乎,一场倾盆大雨就在眼前。

    十几分钟后,两辆警车晃晃悠悠地开了过来,靠在路边停下,一个派头十足的白胖警官推开车门,跳了下来,带着几名警员,来到事发地点,先和那位珠宝行的老板娘打了招呼,把情况了解一下,就走到王思宇的身边,面带威严地道:“小伙子,怎么能动手打人呢?”

    王思宇倚在车边,把刚才的情况讲了一下,并强调是对方先要砸车,动手打人,自己不过是正当防卫,那白胖警官没等他把话讲完,就皱眉呵斥道:“好了,不要强词夺理,无论怎么样,打人都是不对的,你哪个单位的?”

    “洛水市委的。”王思宇板着面孔,淡淡地道,伸手摸出证件,递了过去。

    白胖警官接过证件,看了一眼,目光就有些呆滞,赶忙捧着证件,递了回来,换上一副笑脸,热情地道:“是王书记,您好,真是抱歉,事情可能有些误会,我去和当事人再协调下。”

    王思宇点点头,没有吭声,而是点了一颗烟,倚在车门边,冷冷地观望着,他是不喜欢仗势欺人的,但那珠宝行的老板娘不依不饶,嘴里脏话连篇,也激起了他的火气,否则,也不会开口封店。

    先让警员把围观的人群驱散,那位警官赶忙拉着中年女人,走到一边,小声劝道:“算了,刘姐,这位咱可惹不起,你不要自找麻烦。”

    中年女人愣住了,看了王思宇一眼,小声道:“李处,怎么说?”

    白胖警官使了个眼色,悄声道:“刘姐,别问那么多,总之,你不想惹祸,就赶紧赔礼道歉。”

    中年女人却拉不下脸子,只好悻悻地道:“好吧,算我倒霉,李处,改天一起喝茶。”

    说罢,摆摆手,招来两个保镖,上了车子,扬长而去。

    白胖警官叹了口气,回到王思宇身边,轻声道:“王书记,事情解决了。”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和他握了手,又担心女人在半路上耍花样,对胡可儿不利,就坐回车子,跟在胡可儿的车后,护送着她返回市区。

    刚刚驶进三环,外面的天空就黑了下来,转眼间,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从天而降,二十分钟后,两辆车子拐进城堡花园,将车子停好,两人却都没有带伞,一时间,下不了车子。

    坐在车子里,等了几分钟,见雨越下越大,一时半会儿怕是停不下来,王思宇就脱下西服,推开车门,举着衣服跑了过去,敲了敲胡可儿的车门,大声喊道:“小嫂子,别等了,直接跑回去!”

    胡可儿犹豫了下,就赶忙下了车,两人扯着那件西服,在瓢泼大雨之中,有些狼狈地跑回楼道里,身上却已经都湿透了,仿佛刚刚从水里游出来的一样。

    上了楼,拿了钥匙,打开房门,胡可儿摘下墨镜,侧过身子,笑盈盈地道:“宇少,快进屋吧。”

    王思宇点点头,瞟了她一眼,见胡可儿衣裳湿透,在那件银白色的绣花旗袍,已经湿漉漉地裹在身上,一双如玉的美腿,仍旧有水滴滑落,而她原本就纤细修长的身材,更加显得婀娜多姿,曲线玲珑,一双饱满诱人的双峰,仿佛雨后春山,也若隐若现,呼之欲出。

    此时的胡可儿,娇媚性感,浑身上下,透着一种令人窒息的美感,足以勾起任何男人的原始**,在那瞬间,王思宇心头忽地一颤,小腹涌起一股热流,竟然生出一种莫名的冲动,很想把这娇滴滴的美人揽在怀中,狠狠地揉.搓一番。

    王思宇深吸了口气,赶忙把视线移开,压制住心头难以遏制的绮念,换了双拖鞋,来到墨绿色的沙发边,却不好坐下,只是抹了把湿漉漉的脸孔,甩了下,挽起衣袖,讪讪地道:“小嫂子,咱们跑得不慢,还是被浇成了落汤鸡。”

    胡可儿抿嘴一笑,恰如春花初绽,明艳不可方物,她叹了口气,转过身子,善解人意地道:“宇少,你衣服都湿透了,先去洗个热水澡吧,可别感冒了,等会,我把干净衣服送过去。”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着上了楼,进了浴室,把衣服脱了下来,冲了澡后,躺在精致的浴缸里,点了一颗烟,皱眉吸了几口,闭上眼睛,又想起那晚的情景,胡可儿那婉转动听的娇.啼,如同天籁之音,在耳边响起,让他心情再次悸动起来,久久不能平静。

    一颗烟燃尽,把烟头掐灭,伸出食指,望了半晌,王思宇不禁哑然失笑,虽然荒唐了些,但事实上,他与胡可儿间的关系,已经到了很微妙的时刻,虽然不清楚对方的想法,至少他觉得,随着那晚的‘一阳指’,很多伦理上的障碍,都已经被捅破了。

    正抖动着眉头,想入非非时,门外响起了胡可儿娇媚的声音:“宇少,衣服放在外面了,你洗好了,自己出来拿,我去准备午餐,没想到会下雨,来不及买菜,只能吃得简单些,你不要见怪。”

    王思宇笑笑,也觉得腹中饥饿,却客套地道:“小嫂子,不必太麻烦,我换了衣服就走。”

    “宇少,外面雨下得太急,还是等会吧。”胡可儿却摆摆手,摸了摸耳畔精致的发髻,转身下了楼,到厨房忙碌起来。

    王思宇在浴缸里躺了不到十分钟,便走了出来,拿着毛巾,把身子擦干净,推门出来,取过搭在栏杆上的衣物,换上之后,下了楼,坐在沙发上,品着香喷喷的咖啡,却有些心不在焉,如同丢了魂一般,一颗心思,竟然全放在了胡可儿身上。

    终究按捺不住,王思宇叹了口气,就站了起来,走到厨房门口,向里望去,却见胡可儿也换了衣服,她穿着黑色吊带小衫,下身是低腰磨白牛仔裤,勾勒出完美的腰.臀曲线,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种美艳成熟的气息。

    胡可儿正在烧菜,似乎感受到了**辣的目光,俏脸一红,转头道:“宇少,还要再等会,你先去书房看书吧,好了以后,我过去叫你。”

    王思宇点点头,含笑走了出去,却没有上楼,而是坐在沙发上,随手翻着杂志,半晌,手机铃声忽地响起,他掏出手机,看了号码,见是于佑江打来的,就接通电话,笑着问道:“佑江,有事?”

    于佑江侧过身子,跷起二郎腿,望着面前拘谨的中年夫妇,笑着道:“老四,崔大江的老婆得罪你了?”

    “崔大江?哪个崔大江?”王思宇愣了一下,旋即想起,刚才在路上发生的一幕,不禁皱起眉头,冷笑道:“佑江兄,是那个开珠宝商行的吧?”

    于佑江忙点点头,笑着道:“对,对,老崔以前是倒腾煤的,起家之后,从晋西搬到京城,先是炒楼花,再是倒腾珠宝,发了大财,身家几十亿,也算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了。”

    王思宇板着面孔,冷冰冰地道:“难怪那么嚣张,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居然这么快,就能找到你这边。”

    于佑江摸着手机,走到窗口,望着外面的瓢泼大雨,小声道:“老四,你就别生气了,那婆娘已经被老崔暴打了一顿,耳光抽得啪啪响,人家两口子,现在就在我面前,低声下气求了半天,二哥心肠最软了,听不得人家说小话,你高低要给个面子,洛水那几家店,封几天出出气就算了,别给赶出去。”

    王思宇皱皱眉头,轻声道:“佑江兄,你们很熟?”

    于佑江笑了笑,悄声道:“老四,是这么回事儿,老崔找到的那位公子哥,也是在大院里一起长大的,平时关系还可以,他打电话来说情,咱也抹不下这个脸回绝,不然,随你怎么整治都好,谁让他们没长眼睛,居然惹到咱家头上了。”

    王思宇摆摆手,端起杯子,品了口香浓的咖啡,轻声道:“行了,也没多大点事,让他们放心吧。”

    于佑江面色一喜,赶忙笑着道:“好了,老四,咱可说准了,下个礼拜,一定要把封条摘了。”

    “嗯,就这样。”王思宇点点头,挂断电话,又给邓华安发了封短信,就伸了个懒腰,斜躺在沙发上,望着棚顶精致的水晶吊灯,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心里却有些忐忑,和胡可儿相处的时日还是短了些,却不知她是怎么想的。

    而此时,厨房里,胡可儿做好了几样小菜,又把烫煲上,就拉了椅子,坐在餐桌上,拿手支着下颌,望着花瓶里娇艳的玫瑰,怔怔地发呆,一时间,也是心乱如麻,不知在想些什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