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十一章 婉拒

第九十一章 婉拒2017-11-9 13:7:9Ctrl+D 收藏本站

    第578节    第九十一章      婉拒

    胡可儿手脚麻利,很快将饭菜摆上,又拿了一瓶五粮液,打开后,倒进杯子里,收拾妥帖后,便摘了围裙,笑盈盈地倚在门边,柔声道:“宇少,饿了吧,快过来吃饭吧!”

    “还好,小嫂子,辛苦了!”王思宇笑笑,来到厨房,坐在胡可儿的对面,摸起筷子,尝了口凉拌嫩豆腐,只觉得爽.滑可口,不禁竖起拇指,夸赞道:“小嫂子,你的厨艺又进步了!”

    胡可儿抿嘴一笑,夹了道滑炒脊丝蕨菜,放到王思宇面前的碟子里,热情地道:“宇少,尝尝这道菜,前些天,看过电视报道,特意买了些野菜回来,据说,有抗癌的功能,起码不含化肥农药,是真正的绿色食品。”

    王思宇点点头,尝了一口,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随即莞尔,轻笑道:“小嫂子,这道菜,好像忘记放盐了。”

    “是吗?”胡可儿也试了下,俏脸一红,忙端着盘子,重新调配了下,才放回桌上,吐了下舌头,有些难为情地道:“刚才,还在想着路上的事情,有些走神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目光和蔼地注视着她,轻声道:“小嫂子,那些人不知道车里坐着的是你吗?”

    胡可儿轻轻摇头,拿筷子抵住娇艳的樱唇,悄声道:“应该不知道,当时见她凶巴巴的,还带着保镖,我就戴着墨镜,始终坐在车里,没有下去。”

    王思宇笑笑,拿起杯子,喝了口酒,轻声道:“那女人有点蛮不讲理,是该尝些苦头,才能收敛一些。”

    胡可儿嫣然一笑,优雅地夹了口菜,就低了头,怯怯地道:“坐在车里,看到你们打架,把我吓得脸都白了,宇少,以后千万别动手,那些人都不是什么善类,身上也许都带着刀子呢!”

    王思宇摆摆手,轻声道:“没关系,带刀子也不怕,最近很少锻炼,动作不过灵活,要是放在以前,那样的货色,三五个都不是对手。”

    胡可儿叹了口气,幽幽地道:“还是小心些好,可别出了意外。”

    王思宇笑笑,端起杯子,又抿了一小口,轻声道:“小嫂子,公司的事情,筹备的怎么样了,需要什么帮助吗?”

    胡可儿放下筷子,扯了餐巾纸,擦了擦嘴角,含笑道:“还算顺利,生意上的事情,都是小影在打点,我只是做些外围的事情。”

    目光落在她柔嫩纤细的青葱玉指上,望着那尖尖的指甲,王思宇心里生出一股异样的感觉,忙低头吃着饭,慢悠悠地道:“你们两人在一起合作还好,小影心地善良,也很有头脑,做生意还是可以的。”

    胡可儿莞尔一笑,柔声道:“宇少,你们两人倒真是般配,一个经商,一个从政,这也算优势互补了。”

    王思宇笑笑,抬起头,望着她那娇美的面容,试探着问道:“小嫂子,你的个人问题,有过考虑吗?”

    胡可儿眼圈一红,摆摆手,叹息道:“以后再说吧,暂时,是没有心情去想的,我这人自小就命苦,好不容易打拼出来,却也没落得好结局。”

    王思宇顿生怜惜之意,微笑道:“小嫂子,路还长着呢,还是放宽心些好。”

    胡可儿点点头,拿手提了提吊带,便又舀了汤,递过去,柔声道:“宇少,还要谢谢你和小影的帮忙,要不是你们两人,只怕到现在,我还走不出阴影。”

    王思宇微微一笑,放下筷子,含蓄地道:“只要你不见怪就好,那天晚上,的确是意外。”

    胡可儿倏地脸红了,转过俏脸,望着窗外,忸怩地道:“知道了,是我不好,那晚酒喝得太多,醉得一塌糊涂,天亮后,才反应过来,好像,你是喊过小影的!”

    王思宇坐在桌边,似笑非笑地望着她,摆.弄着手指,不再吭声。

    胡可儿却坐不住了,忙收拾了碗筷,洗刷一番,拿手轻抚额头,娇慵地道:“宇少,可能是刚才着了凉,我有些头晕,就上楼歇着了。”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道:“小嫂子,你去休息吧,不用照顾我,等会雨停了,我就回去。”

    “好的。”胡可儿嫣然一笑,就转过身子,袅娜地返回楼上,进了卧室,许久没有出来。

    王思宇躺在沙发上,睡了午觉,迷迷糊糊间,却听到手机铃声响起,他侧过身子,摸过手机,看了号码,见是廖景卿打来的,赶忙接通,微笑道:“姐,怎么样,在华西还好吧?”

    耳边却传来瑶瑶咯咯的笑声:“舅舅,是我啦,妈妈在睡午觉,媚儿阿姨去了学校,我一个人在练书法,很没意思呢!”

    王思宇摸着下巴,哑笑半晌,轻声道:“行啊,小宝贝,有进步,居然知道练习书法了。”

    瑶瑶撅起小嘴,拿着一管毛笔,在宣纸上勾勾抹抹,有些委屈地道:“什么呀,人家也不想的,都是被妈妈.逼的,每天必须写三百个字,不然,就不许睡觉。”

    王思宇叹了口气,柔声道:“瑶瑶,你要懂事,妈妈这样安排,也是为了你着想,不许生气,要乖乖的,知道吗?”

    “知道啦!”瑶瑶歪着脑袋,愁眉不展地道,又把毛笔丢下,摇着身子,撒娇道:“舅舅,人家想你了呢,早晨还哭了,要回渭北,妈妈不肯,我们还吵了一架。”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瑶瑶,假期结束,就可以回来了,现在不要急。”

    瑶瑶‘嗯’了一声,咯咯笑道:“舅舅,那你有想我吗?”

    王思宇点点头,笑呵呵地道:“当然想了,你可是舅舅最重要的人。”

    瑶瑶脸上笑成了一朵花,扭着身子道:“那你唱首歌吧,我喜欢听舅舅唱歌。”

    王思宇咧了咧嘴,有些无奈,犹豫了下,还是清了清嗓子,南腔北调地哼了起来。

    “喔,还是那么难听!”瑶瑶撇撇嘴,喊了声‘舅舅再见’,就挂断电话,拎着裙摆,跑到客厅的衣镜前,摆着造型,照来照去。

    王思宇哑笑半晌,收起手机,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走到洁净的窗前,向外望去,见雨已经小了许多,天空渐渐放晴,远处的半空里,挂着一道绚烂的彩虹,正放射着瑰丽的光芒。

    凝视半晌,王思宇转过身子,蹑手蹑脚地上了楼,进了书房里,抽出一本书,百无聊赖地翻着,他是舍不得走的,但又怕唐突佳人,不敢做出非分之举,此时的心情,就充满了矛盾。

    这样坐到两点半,王思宇心乱如麻,把书本合上,放回书架,起身离开书房,来到胡可儿的卧室门口,停下脚步,透过虚掩的房门,向里望去,却见胡可儿穿着一件粉红色缎面睡衣,曲美地躺在床上,一双雪白的小脚都露在外面,晶莹玉润,纤巧可人。

    正犹豫着,是否要打个招呼,胡可儿却坐了起来,伸手摸了摸耳畔的发髻,向门边瞟了一眼,就红着脸,柔声道:“宇少,进来坐吧。”

    王思宇心头一跳,忙拉开房门,走了进去,歉然道:“小嫂子,打扰你休息了吧?”

    胡可儿摆摆手,抱了一只软枕,遮挡住高耸的胸脯,轻笑道:“不妨事,已经醒了好一会儿。”

    王思宇走到床边,坐在沙发椅上,含笑望着她,却不说话。

    胡可儿瞟了他一眼,白皙的面颊上,立时泛起两朵红云,显得愈发娇媚动人,她咬着粉唇,挪动下身子,探头望向窗外,像是自言自语地道:“雨停了,外面的空气一定很清新。”

    “一起出去走走?”王思宇跷起二郎腿,注视着那嫩腻纤长的玉颈,有些失神地道。

    胡可儿犹豫了下,却轻轻摇头,悄声道:“不用了,人言可畏呢!”

    王思宇叹了口气,拿起床头柜上的一盒跳棋,放在床边,轻声道:“也好,那下会跳棋吧。”

    胡可儿点点头,侧过身子,拿手支着下颌,捡了粉红色的棋子,摆上后,跳出一子,柔声道:“宇少,该你了!”

    王思宇摸了一枚棋子,直接飞到她的手边,微笑道:“小嫂子,该你了!”

    胡可儿微微一怔,蹙起秀眉,悄声道:“宇少,这不合规矩!”

    王思宇笑笑,盯着那只兰花般漂亮的玉手,一语双关地道:“小嫂子,这规矩累人,不想再守下去了。”

    胡可儿霞飞双靥,红着脸,手里捏了一枚棋子,期期艾艾地道:“宇少,你的心意,我很清楚,不过,这样不好。”

    王思宇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小嫂子,我也知道不好,可就是喜欢,割舍不下,又有什么法子呢?”

    胡可儿心慌意乱,忙坐了起来,两条秀美的双腿,交叠在一起,颤声道:“宇少,别再说下去了,那是不可能的,也不会有结果。”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小嫂子,你别怕,我是不会勉强的,只想把心里话讲出来,免得以后留下遗憾。”

    胡可儿轻吁了口气,羞红方退,心里却仍旧惴惴不安,不敢望王思宇的眼睛,把头转到一边,喃喃地道:“宇少,能得你垂青,可儿也是开心的,不过,该守的规矩,还是要守下去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