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十二章 贪心

第九十二章 贪心2017-11-9 13:7:11Ctrl+D 收藏本站

    第579节    第九十二章      贪心

    虽然遭到拒绝,王思宇却没有丝毫在意,甚至有些暗自窃喜,原本,他对娱乐圈中的女人,还是颇有些看法的,那个圈子,向来都是藏污纳垢之地,许多女星为了出位,都不惜牺牲色相,用身体来做本钱,和那些导演投资人进行交易,换取头上的熠熠星光。

    胡可儿却是这圈中少有的清荷,出淤泥而不染,这也是当初于佑民倾慕她的一个重要原因,其实,以王思宇现在的身份地位,只要他肯点头,主动前来投怀送抱的漂亮女人,自然不在少数,像胡可儿这样,能够开口拒绝的女人,倒是不多,这让他对面前的尤物,更加珍惜起来。

    既然已经挑明,也就没了退缩的必要,王思宇摆摆手,目光温柔地注视着她,诚挚地道:“小嫂子,你先别忙着拒绝,再考虑一段时间吧,只要你肯点头,我会用心疼你的。”

    胡可儿俏脸绯红,垂下头,双手揉.搓着睡裙下摆,呐呐地道:“宇少,你就不要步步紧逼了,上次的事情,不过是个意外,虽然……宇少……我们还是当做朋友相处吧,那样,对大家都好。”

    王思宇笑笑,站了起来,走到床边坐下,拉过她滑腻的玉手,轻轻把玩,柔声道:“可儿,不瞒你说,我碰过的女人,是不希望别人染指的,除非你有了心上人,否则,我是决计不会放弃的。”

    胡可儿惊慌失措,忙抽回手掌,红着脸辩解道:“宇少,不能这么说,咱俩之间,其实是没什么的,你只需忘了那晚的事情,我们之间的关系,就能恢复正常了。”

    王思宇叹了口气,抚摸着右手食指,苦笑道:“怎么能忘呢,每次见到你,都会想起,当真是**蚀骨,刻骨铭心。”

    胡可儿瞟了他一眼,见那根手指,勾来勾去,不禁耳根红透,转过俏脸,羞恼地道:“宇少,别说那些疯话,我不能对不起小影,更不能对不起佑民,你也一样。”

    王思宇笑了笑,摆手道:“可儿,小影那边,根本不必担心,至于佑民,他也希望你能过得好些,当然了,强扭的瓜不甜,你要是觉得我面目可憎,心里不喜欢,那也就算了,我是不会强人所难的。”

    胡可儿愣了半晌,终于蹙起秀眉,看了王思宇一眼,表情复杂地道:“宇少,你是极好的人,不然,小影和青璇姐姐,也不会死心塌地爱着你,只是,我心里很乱,不想考虑个人问题,这样吧,咱们先当朋友相处,以后的事情,顺其自然好了。”

    见她在关键时刻,终于松了口,王思宇不禁心花怒放,赶忙点头道:“可儿,就按你说的办,只要别急着拒绝,我是可以等下去的。”

    胡可儿羞臊难当,拿手捧着脸,轻轻摇头,喃喃地道:“男人啊,还真是贪心呢!”

    王思宇哑然失笑,望了那张清丽秀美的面孔,轻声道:“可儿,你这样的妙人,哪个男人见了,会不动心。”

    胡可儿横了他一眼,娇憨地道:“好啦,快陪我下棋吧,不许再说轻佻话,否则,可儿真要生气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忙捡了棋子,坐回沙发椅上,和她专心下棋,见着那青葱玉指,在眼前晃动,不禁心情大好,哼起歌来。

    胡可儿似笑非笑,运指如飞,接连赢了他五盘,就抱着枕头,坐在床头,静静地想着心事,双颊上泛着红晕,竟有种说不出的娇媚。

    半个小时后,接到于春雷打来的电话,李宗堂要到于府做客,让他过去作陪,虽然心有不甘,王思宇还是起身告辞,恋恋不舍地离开胡可儿的香闺,驾车返回于家大院。

    在于系大佬当中,很多人都已经见过,唯独这位渭北省前任省委书记,虽然闻名已久,却素未谋面,这次,李宗堂从老家省亲回来,还带来了一位亲属,名叫李梓新,此人身材不高,面皮白净,长相很斯文,还不到三十五岁,就做了县委书记,也算极为难得了。

    晚饭后,四人坐在书房里,李宗堂嘴角含笑,和蔼地望着王思宇,询问了渭北的一些情况,王思宇就把近期各方博弈的情况,大致讲了一下,里面也结合了他的一些观点和判断,李宗堂听了,不禁皱起眉头,沉声道:“很乱啊,渭北这盘棋,手太多,不好下。”

    王思宇侧过身子,微笑道:“这样也好,不然,我们也没有机会。”

    李宗堂笑了笑,转头望向于春雷,轻声道:“春雷书记,小宇不错,只可惜,当初我没有做好工作,导致局势失控,给孩子们增加了许多难度。”

    于春雷摆摆手,轻描淡写地道:“宗堂,不要自责,你的贡献,无人能及,渭北现在的情况,虽然复杂了些,不过,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难得的锻炼机会。”

    李宗堂微微一笑,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又看着李梓新,笑眯眯地道:“梓新,你在老家干得不错,过段时间,也可以来渭北,帮着小宇,把这边的工作抓起来。”

    李梓新非常清楚,这是长辈的提携,能够在于系的接班人身边工作,这对将来的发展,自然有莫大的好处,他忙欠了欠身,轻声道:“堂叔,请您放心,只要王书记有需要,我随时可以过来。”

    自从见面后,王思宇也一直在暗中观察着这个人,见他举止得体,不卑不亢,虽然说话不多,但锋芒内敛,应该是个不错的帮手,再加上,有李宗堂这层关系,更要高看一眼,就笑着道:“宗堂书记,前些日子,我还在发愁,洛水这边出了位置,却没人能顶上,有李兄过来帮忙,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于春雷也点点头,含笑道:“这样吧,先调到中央党校,学习一段时间,等小宇运作好了,直接到渭北吧,梓新不错,好好干。”

    李宗堂拿着茶杯,望着王思宇,笑吟吟地道:“小宇,那人就交给你了,要求严格些,免得他翘尾巴。”

    王思宇微微一笑,坐直了身子,谦逊地道:“宗堂书记,言重了,李兄人才难得,我们在一起,可以互相学习,共同发展。”

    李宗堂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拿手指着李梓新,表情严肃地道:“梓新,机会是给你了,还要自己把握,如果干得不好,给小宇拖了后腿,堂叔可不会原谅你。”

    于春雷却摆摆手,微笑道:“宗堂,不要给孩子们施加太大的压力,只要提供舞台,就让他们自由发挥吧,起步阶段,吃点苦头,也是好的。”

    李宗堂笑笑,又转过话题,聊到陈老过世的事情上,两人都有些唏嘘,二十分钟后,四人出了书房,一起坐上小车,到医院探望了于老,隔着透明的窗子,看着老人酣睡的样子,王思宇心里一酸,眼角有些湿润。

    李宗堂是于老一手提拔起来他,于老待他如同子侄,见老人酣睡不醒,他也不禁潸然落泪,叫来特护,仔细询问了于老的健康状况,就点了一颗烟,闷头抽着,半晌,才把烟头掐灭,站在窗边,默然不语,脸上露出一丝伤感之意。

    在医院分手后,王思宇开着车子,返回城堡花园,敲开房门后,却发现李青璇穿着碎花睡袍,俏立在门边,而张倩影正坐在沙发上,和胡可儿娇声说笑,不禁心情大好,轻笑道:“三缺一,我回来的还真是时候,能把牌局支起来了。”

    李青璇抿嘴一笑,柔声道:“麻将早就摆好了,可不正等着你么,王大官人,快进屋吧。”

    王思宇笑笑,换了拖鞋,进了屋子,坐在沙发上,笑眯眯地道:“聊什么呢,怎么笑得那样开心,在楼道里,都能听到。”

    张倩影却白了他一眼,收起笑容,板着面孔,满脸不高兴地道:“还能笑什么,当然是笑你了,都当了正厅级领导,却还是那么不着调,居然和小流氓打架!”

    李青璇走了过来,大大方方地坐在王思宇的怀中,剥了瓣桔子,丢到他的嘴里,娇笑道:“小影姐姐,这你就不知道了,咱们这位爷儿,是最喜欢打架的了,难得遇到挑衅的机会,自然心痒难耐,要一展身手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揽了她的纤腰,点头道:“青璇说的对,确实手痒了。”

    张倩影撅起嘴,冷哼道:“好了伤疤忘记疼,你只顾自己痛快了,却不怕出了意外,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和青璇怎么办?”

    见她眼圈一红,已经落了泪,王思宇赶忙使了个眼色,轻声道:“好了,小影儿,下不为例,以后再不用拳头解决问题了。”

    胡可儿也侧过身子,小声劝道:“小影姐,别担心了,宇少已经答应了,你放宽心吧。”

    张倩影抹了眼泪,别过俏脸,有些委屈地道:“不知劝过多少次了,就是不肯听。”

    李青璇忙走过去,拉了她的手,轻笑道:“好了,小影姐姐,晚上再收拾他,现在,先去打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