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十三章 承诺

第九十三章 承诺2017-11-9 13:7:12Ctrl+D 收藏本站

    第580节    第九十三章    承诺

    牌桌上,三个漂亮女人谈论最多的,自然是娱乐公司的事宜,在这方面,张倩影也确实下了一番心思,经过了详细的调研,确立了公司的发展方向,其范围涉及到电视节目制作大中型演唱会策划经营演出及经济业务,还有代理国内各式广告等等。

    本来,王思宇对这方面是没有多大兴趣的,以为这三人一起做生意,不过是一时兴起,小打小闹,用来打发时间罢了,却没想到,张倩影在牌桌上算了笔账,倒让他吃了一惊,原来,这个行业的利润,委实高得有些离谱。

    以胡可儿为例,在她巅峰时期,光全国巡回演唱会的门票收入,就有四千多万,加上客串影视和代言广告,总进账在一亿以上,这也使得,她在退出娱乐圈时,曾遭到公司老板的百般阻挠,若非于佑民动用关系,施加强大的压力,老东家是舍不得解约,放弃这个聚宝盆的。

    而以胡可儿复出为噱头,推广旗下娱乐公司,必将引发媒体的争相报道,以及无数歌迷的关注,虽然策划方案,几易其稿,但张倩影信心满满,夸下海口,要在五年之内,把公司打造成国内第一流的品牌,甚至要超过现在如日中天的经纬娱乐。

    见她意气风发的模样,王思宇也不禁觉得好笑,抓起一张牌,丢了出去,轻声道:“小影,你们好好干,争取早日把公司做大做强,说不定哪天,我离开官场,就到你们公司打工,到时,还请三位老板多照顾。”

    张倩影被逗乐了,白了他一眼,咯咯笑道:“王大书记,你就不要跟着凑热闹了,老老实实当你的官吧,别总把离开官场挂到嘴边,只怕真到了那时候,你倒舍不得了。”

    王思宇摆摆手,笑着道:“倒没什么舍不得的,刚开始,肯定有些不适应,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前些日子,做梦还在会场上发言,掌声太热烈,直接给吵醒了。”

    三女无不莞尔,胡可儿更是深有感触,虽然远离了歌坛,可经常会在午夜梦回时,忆起站在舞台中央,倾情歌唱的场景,耳边也仿佛响起如潮的掌声。

    李青璇站起身子,拿着王思宇的杯子,倒上茶水,柔声道:“老公,洛水新闻,我每晚都看,还真别说,你在电视上派头十足,和现实中,判若两人。”

    王思宇笑了笑,摸着下巴道:“青璇,那你到底喜欢哪个,电视里那个,还是坐在你身边的这个?”

    李青璇横了他一眼,美滋滋地道:“那还用问,当然是都喜欢喽!”

    张倩影却摸了牌,打出一张四万,在旁边凑趣道:“青璇妹妹,你和在电视上也不一样呢,在节目中,可没有这么嗲,不然,还不知要迷倒多少男观众。”

    “杠!”李青璇抿嘴一笑,把牌摆了出来,又叹了口气,娇慵地道:“小影姐姐,现在录制节目,压力真的很大,有时准备许久,还会出错,主持人这个行当,真是不好做。”

    胡可儿嫣然一笑,柔声道:“青璇妹妹,我那里有一副方子,能调养身体,以前,因为演唱会安排的过于密集,经常在几个城市间辗转,压力很大,休息不好,用了以后,感觉精神状态好了许多。”

    李青璇面露喜色,赶忙笑道:“那太好了,可儿,我最近睡眠质量很糟糕,却不敢用药,你那方子若好,我先用着试试。”

    王思宇侧过身子,把嘴巴放在她的耳边,悄声道:“青璇,不必吃药,只要你肯到渭北来上班,老公保证,你每晚都睡得香甜无比。”

    “去你的,下流胚子!”李青璇红了脸,白了他一眼,却低了头,摸着桌面的牌,咯咯地笑了起来,却不成想,一时失手,将牌碰掉了一颗,顺着裙边滑落,掉在红褐色的地板上。

    王思宇忙弯腰去捡,却意外地发现,牌桌下面,别有一番风景,六条嫩白如玉的美腿,尽收眼底,尤其是胡可儿的一双**,纤细修长,分外诱人。

    一时心痒难耐,王思宇伸出右手,在那条秀美的小腿上,轻轻摸了一把,这才拾起地板上的翡翠麻将,若无其事地坐直了身子,把麻将还给李青璇,转头看了眼胡可儿,见她俏脸绯红,秀眉微蹙,似嗔似喜,模样着实惹人怜爱,心中更加喜欢,就大着胆子,又探出右脚,在她的脚面上,轻轻摩挲着。

    胡可儿又羞又恼,却又担心被另外两人发现,只好红着脸,悄悄躲避,可无论她把玉足藏在哪里,王思宇总能轻易找到,无奈之下,也就不再理会,而是把注意力,放在牌桌上,任他轻薄。

    几轮过后,李青璇负多胜少,就拿着一张麻将,敲打着桌子,似笑非笑地道:“老公,别光顾着体恤嫂子,给你璇妹妹也来一口好吃的。”

    胡可儿暗自吃了一惊,唯恐对方察觉,赶忙抬起雪白的玉足,碰了王思宇一下,柔声道:“青璇妹妹,咱们换下位置吧,你坐宇少下家,他打牌从不盯人的!”

    张倩影却有些吃味,扑哧一笑,抿嘴道:“可儿,别理那小浪蹄子,等会打完牌,我去你那边住,今天晚上,让小宇把她喂饱了。”

    李青璇倏地脸红了,吐了下舌头,娇憨地道:“小影姐姐,说什么呢,讨厌!”

    胡可儿也不自在起来,用手摸了摸发烫的面颊,似是无意地道:“宇少,你左拥右抱,坐享齐人之福,真该知足了。”

    “小嫂子,说的是!”王思宇笑笑,喝了口茶水,又探出右腿,在桌面下,勾了她纤巧的足踝,轻轻悠荡着,心情好到无以复加。

    晚上十点半钟,打完最后一圈牌,胡可儿拉了拉旗袍下摆,站了起来,柔声道:“好了,时候不早了,你们早点歇着吧,我也该回去了。”

    张倩影忙摆摆手,轻笑道:“可儿,别急,晚上就在这里住吧,咱们三姐妹,再仔细商议一下,过些日子就要进行开业典礼了,要准备的事情还很多。”

    胡可儿却拿起提包,柔声道:“小影姐姐,公司的事情,你和青璇妹妹拿主意就好,我是没有商业头脑的,也出不了什么好点子。”

    张倩影转头望去,见外面天已经黑透了,赶忙望着王思宇,努努嘴,轻声道:“小宇,你去送送吧,这么晚了,别让她自己回家。”

    胡可儿却轻轻摇头,红着脸道:“小影姐姐,不用麻烦了,就几步远的路。”

    王思宇已经走到门边,换了皮鞋,微笑道:“还是送送吧,不然,大家也都不放心。”

    胡可儿瞟了他一眼,就低了头,穿上高跟鞋,推开房门,缓缓走了下去。

    王思宇跟在后面,陪着她下了楼,站在台阶上,轻声道:“怎么,生气了?”

    “没有呢!”胡可儿轻吁了口气,双手抱肩,斜睨了他一眼,有些羞赧地道:“宇少,你胆子太大了些,也不怕被发现。”

    王思宇见外面很凉,胡可儿的身子在微微发抖,忙解下西服,披在她的身上,微笑道:“不用担心,即便发现了,她们也会理解的,更何况,纸里包不住火,迟早都会知道。”

    胡可儿却停下脚步,仰头望着夜空,呓语般地道:“宇少,别再迫我了,这样下去,真的不好,我倒没什么,却不能污了你的名声。”

    王思宇笑了笑,伸手揽了她纤细的腰肢,轻声道:“可儿,别逃避了,你也知道,那是徒劳的。”

    胡可儿娇躯一颤,却没有躲闪,而是转过俏脸,赌气地道:“宇少,以你现在的身份地位,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何苦来为难我!”

    王思宇叹了口气,苦笑着道:“可儿,话虽这样说,可还不是被你屡次拒绝?”

    胡可儿莞尔,拿手捧着面颊,幽幽地道:“好啦,宇少,快松手,小心被人发现,炒得满城风雨。”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手从她柔软滑腻的腰间收回,轻声道:“咱们快回去吧,小心着凉。”

    胡可儿点点头,在王思宇的陪伴下,默默地走了一段路,拐进楼道里,来到房间门口,从包里取出钥匙,打开房门,袅娜地走了进去,把身上的西服取下,挂在衣架上,一声不吭地上了楼。

    王思宇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水,也有些暗自后悔,似乎逼的太紧了些,也许,会让胡可儿感到很不适应,甚至,会对自己产生别的看法,那就不好了。

    几分钟后,胡可儿却袅娜地下了楼,将一个塑料袋放在沙发上,抿嘴道:“宇少,衣服已经熨烫好了,怕她们猜疑,就没敢拿回去。”

    王思宇‘嗯’了一声,掏出一颗烟,点了后,皱眉吸上几口,抬起头,试探着问道:“可儿,你现在是不是很讨厌我?”

    胡可儿微微一怔,随即红着脸,吞吞吐吐地道:“没有,宇少,你不要多想,我其实……嗯……只是觉得不太好。”

    王思宇笑笑,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轻声道:“可儿,那你觉得,应该怎样才好?”

    胡可儿咬着樱唇,沉默半晌,才轻吁了口气,转过俏脸,把目光转向窗外,淡淡地道:“宇少,你要是真心怜惜可儿,就要有耐心,再等一段时间,如果,只是为了一夜风流,可儿也能满足,只求你日后不再纠缠,让我过上清净自在的生活。”

    王思宇皱起眉头,把半截烟掐灭,丢进烟灰缸里,走到胡可儿面前,微笑道:“可儿,那就再等等,你说的对,我这个人确实很贪心,不只想要你的身子,更想得到你的心。”

    胡可儿霞飞双靥,忸怩地道:“宇少,既然这样,千万要庄重些,别让可儿难堪。”

    王思宇笑笑,望着面前楚楚可怜的玉人,点头道:“好的,可儿,早点休息吧,晚安!”

    说罢,转过身子,挑起衣架上的西服,披在身上,向外走去,胡可儿忙摸起沙发上的塑料袋,追了过去,轻声道:“宇少,你的衣服。”

    王思宇摆摆手,含笑道:“可儿,衣服就留在这里,什么时候你肯了,再亲手交给我!”

    胡可儿优雅地一笑,轻轻点头,目送着王思宇离开,关好房门,走到窗边,俏立半晌,才幽幽地叹了口气,喃喃道:“虽然有些花心,人还是极好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