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十五章 台阶

第九十五章 台阶2017-11-9 13:7:17Ctrl+D 收藏本站

    第582节    第九十五章      台阶

    莺啼燕啭,一宿贪欢,耗光气力的王思宇,睡得格外香甜,次日醒来时,已经到了上午十点多钟,两位美人却不在家里,卧室的房门上贴了*,却是出去做皮肤护理了,他下了楼,简单吃过饭菜,就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翻了几个频道,上面都在播放陈老的遗体告别仪式,党和国家的高级领导人,都出席了仪式,在其中,自然看到了面带悲戚的陈启明,不过,只是一闪而过,更多的镜头,给了陈老的遗孀,那位从大别山中走出,年近九旬的老革命。

    以前,在和陈启明闲聊时,对这位老夫人也有所提及,她是村姑出身,却异常英勇,曾经在死人堆里,把陈老背了出来,在战场上,更加做出令人吃惊的举动,用枪逼住自己的指导员,不许连队后撤,也是位难得的巾帼英雄。

    虽然陈家被贴上一贯左倾的标签,但即便是某些极右人士,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家族在几十年间,在许多关键时刻,都能挺身而出,为国家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因此,在国内的政坛上,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不过,陈老没有挺到换届之后,这对于陈系来说,无疑是种重大的打击,老人若是健在,哪怕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要有口气在,上面的人多少就要给些颜面,而政治对手也会投鼠忌器,有所节制。

    一旦人不在了,且不说外部的威胁,即便是派系内部,恐怕也会出现很多问题,这些,都将是陈启明父子要面对的问题,不过,王思宇还是觉得,以陈启明的能力,应该能够接受住考验,用极短的时间,在陈系内部树立起绝对的威信。

    在哀乐声中,央视主持人以异常悲痛低沉的声音,介绍着陈老的生平,以及前来送行的高层领导,在鞠躬的人群里,王思宇看到了京城市委书记于春雷渭北省委书记庒孝儒,竟然,也有华中省省长方如镜。

    刚刚关掉电视,手机铃声响起,看了号码,有些陌生,王思宇皱眉接通电话,却是李梓新打来的,约他出去喝茶,王思宇看了表,便很爽快地答应下来,穿上外衣,下楼后,坐进车子里,驾车赶往约定的酒店。

    车子刚刚停在酒店门口,李梓新就走下台阶,笑着迎了过来,两人握了手,寒暄几句,就并肩进了豪华包间,里面已经摆上了精致的小菜,两人坐在桌边,闲聊起来。

    虽然不是李宗堂的亲侄子,但家中长辈,在李宗堂年幼困顿时,曾给过接济,因此,李宗堂心存感激,对于老家这门亲属,极为看重。

    李梓新在上大学时,就住在李宗堂家里,两人感情极深,情同父子,只是,深谙官场险恶的李宗堂,并不希望李梓新从政,而是建议他大学毕业后,从事科学研究工作,成为一名优秀的知识分子。

    只是,在李宗堂家里开了眼界后,李梓新却对从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大学毕业后,悄悄回到老家,从副乡长干起,一步步地做到了县委书记的位置,着实为老家办了些好事,也把经济抓了上来。

    李宗堂回家省亲后,见到了家乡面貌的变化,也欣喜地发现,李梓新很有政治头脑,的确是可造之才,这才下定决心,将他带到京城,与于春雷见面,重点培养。

    李宗堂是于老一手提拔起来的,与于春雷并列,成为于系的双子星,为派系内举足轻重的人物,数十年间,在许多重大问题上,与于系保持着高度一致,同进同退,在于系内享有极高的声望,他推荐的官员,无论是于春雷,还是王思宇,自然是极为重视的。

    王思宇也是从基层干起的,对于发展县域经济,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两人就着这个话题,展开讨论,都觉得受益匪浅,饭桌上谈笑风生,气氛极为融洽。

    又碰了一杯,李梓新放下杯子,抽出纸巾,擦着嘴角,笑着道:“宇少,当初,堂叔就是不肯让我从政,还亲自做主,把我分到了科研所,那天晚上,想不开,还哭了鼻子,给堂叔留了张字条,就离开繁华的都市,偷偷跑回老家,现在想想,真是好笑!”

    王思宇微微一笑,夹了口菜,赞许地道:“梓新兄,你到底是凭借自己的本事,打拼出来了,能够在偏远落后地区,把县城经济发展起来,难度极大,没有真才实学,那是做不到的。”

    “一言难尽啊。”李梓新笑笑,想起这些年的奋斗历程,酸甜苦辣,都涌上心头,也觉得颇为感慨,他摸起烟盒,抽出一根烟,递给王思宇,帮忙点上,自己也燃了一根,摇灭火焰,把银白色的打火机放在桌边,皱眉吸了一口,轻声道:“宇少,在来京城的路上,和堂叔进行了一席深谈,让我受益良多。”

    王思宇点点头,谦逊地道:“宗堂书记是政坛的常青树,深谙为官之道,也是位难得的能吏,作为后辈,我们都应该向他学习。”

    李梓新掸了掸烟灰,表情凝重地道:“宇少,堂叔最为强调的,就是‘忠诚’二字,这也是他政治生涯的真实写照,梓新必当效仿。”

    王思宇微微动容,清楚这番话的言外之意,忙拿起杯子,轻声道:“梓新兄,言重了,大家为了相同的目标,共同努力吧,来,干杯!”

    李梓新忙端起杯子,碰杯后,仰头喝下,笑着道:“原本还有些紧张,没想到,宇少这样平易近人,倒放松了许多。”

    王思宇笑笑,摆手道:“梓新,不要太过客套,以后来了渭北,咱们就要并肩奋斗了。”

    李梓新点点头,踌躇满志地道:“宇少,工作方面的事情,你只管安排,我一定会竭尽所能,不给堂叔和你丢脸。”

    王思宇微微一笑,也向他透露了下,假如运作顺利,将调他到洛水任副市长,进班子。

    李梓新听了,自然是大喜过望,作为偏远地区的县委书记,到了渭北这样的省会城市,能够担任副市长,就已经大为难得了,更何况是一步到位,直接进市委班子,这无疑为以后的擢升,打开了上升空间。

    他赶忙又频频举杯,笑着致谢,一直到了下午两点多钟,两人才出了包间,在酒店门口分开,各自离去。

    回到渭北,已是晚上八点多钟,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在外面吃过晚餐,回到家中,王思宇早早地洗了澡,就裹了浴巾,进了书房,拉开椅子坐下,点了一颗烟,皱眉沉思起来。

    在副市长的人选问题上,唐卫国态度强硬,宁可让自己的人过来,也不愿向尹兆奇妥协,而昨晚于春雷打来的电话,隐隐暗示,中央林书记迫于南粤方面的压力,已经加强了与于系合作的意愿,这就意味着,假如对方能够兑现承诺,他与尹兆奇之间,有可能会深化合作。

    一想到有可能与唐卫国发生正面冲突,王思宇不禁有些怅然,通过这段时间的磨合,他与唐卫国之间,在私交方面,还是有所深化的,从感情上,他是不愿与对方进行激烈碰撞的,然而,大气候若是发生了变化,无论是他,还是唐卫国,都将身不由己,没有自由选择的余地。

    沉吟半晌,把半截烟头熄灭,丢进烟灰缸里,王思宇掏出手机,给尹兆奇拨了过去,微笑道:“尹书记,你好,休息了吗?”

    尹兆奇坐在宽大沙发上,把手一摆,笑呵呵地道:“没有,刚才在和女儿争论问题,现在的孩子啊,满脑子都是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很难理解。”

    王思宇笑笑,拿起杯子,轻声道:“这就是所谓的代沟了,你不理解她们,她们同样不理解你,生活经历思维模式和世界观都不同嘛。”

    尹兆奇点点头,笑着道:“有道理,不过,她们这些年轻人,比起我们那会儿,还是浮躁了些,也更加注重享受,和她们讲艰苦奋斗,根本听不进去。”

    王思宇喝了口茶水,微笑道:“很正常,生活环境变化了,现在讲究的是注重个体,追求生活质量,大家都这样,她自然也不例外了。”

    尹兆奇含笑点头,摩挲着头发,转移话题道:“王书记,下午和跃进省长一起打高尔夫球,他有个建议不错,要加强我们渭北和江南省的联系,借以吸引江浙资金,来渭北投资。”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尹书记,这个想法不错,有什么具体的措施吗?”

    尹兆奇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踱着步子,笑着解释道:“我们商量过了,可以先由洛水牵头,和雷州市结成兄弟友好城市,双方充分接触,签署一些互利互惠的协议,另外,也要加强两省间的年轻干部挂职交流,互相学习,共同发展。”

    王思宇微微一笑,没有吭声,干部跨省挂职交流,本是很平常的事情,无可厚非,但张跃进与尹兆奇此举,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了,里面大有文章可做,通过干部挂职交流,就能在人事方面,进行逐步渗透,若是运作得当,可以在短短两三年之内,令江南省的势力,在渭北落地生根,确实是一招妙棋。

    只是,且不说省委书记庒孝儒的态度,即便是省委组织部那关,也不大好过,组织部长周怀江是唐系人马,自然不会让他们轻易达成目的,想了想,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尹书记,这是一步好棋,相信得到消息后,卫国市长也会高兴的。”

    尹兆奇停下脚步,拿手摸了摸后脑勺,皱眉道:“王书记,还是不要提他了,卫国市长这个人,别的都好,就是有些情绪化,而且,私心太重,有些小家子气,总怕别人往自己的山头丢石子。”

    王思宇笑笑,不置可否地道:“改天,约好时间,我们一起坐坐吧,搞得太僵总是不好的,都是为了工作嘛,有什么不能沟通的?”

    尹兆奇轻轻点头,含笑道:“好吧,王书记,你办事公道,不苟私情,由你来当这个和事佬,我没意见。”

    又聊了几句,挂断电话,王思宇不禁哑然失笑,这两位倒还差不多,虽然在会上剑拔弩张,针锋相对,但事情过后,却都在等着台阶下,毕竟,还没到最后摊牌的时候,斗争之后,自然就是妥协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