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10章 父女

第110章 父女2017-11-9 13:7:36Ctrl+D 收藏本站

    第597节    第110章    父女

    晚上十点多钟,楼上的卧室里,响起**蚀骨的低吟声,李青璇半跪在床上,星眸微闭,满面酡红,一双娇艳欲滴的红唇,在微微抖动着,她左手撑着床面,右手拉住王思宇的胳膊,优美的腰身曲线,曼妙地摇摆着,一头乌黑的秀发,如波浪般起伏不定。

    那醉人的娇.啼声,叫得王思宇心里痒痒的,就又加大了力度,猛烈地撞击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身下嫩白滑腻的身子,忽地战栗起来,李青璇转过头,媚眼迷离地乜着他,摇摆着粉.臀,哆哆嗦嗦地叫道:“丢了,丢了,老公,人家又丢了……”

    伴着几声低吼,王思宇又卖力地耸动几下,在一阵无边的悸动中,把一股暖流送了进去,喘息半晌,终于退了出来,俯下身子,把玩着那对饱满的酥胸,仰面躺在床上,笑着道:“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话倒是不假!”

    李青璇伏在床上,娇.喘连连,身子仍在微微地颤动着,良久,才转过身子,睁开迷离醉眼,恍惚一笑,呓语般地道:“好舒服,也有些害怕,像断了线的风筝,在天空中飘飘荡荡,不知要飞到哪里。”

    王思宇抱紧了他,轻吻着那潮.红的面颊,微笑道:“别怕,老公一直都在身边,会守着你的。”

    李青璇轻轻点头,闭了眼睛,又休息了三五分钟,才坐了起来,伸出白皙的玉手,轻抚额头,咯咯地笑道:“每次都像喝醉了一样,真是很奇妙。”

    王思宇摸了一颗烟,丢在嘴里,点上后,惬意地吸了一口,笑着道:“小影怎么还不回来,一会儿,咱们再醉上几小时。”

    “想得倒美,小影姐姐发了短信,晚上要陪可儿,不回来啦!”李青璇横了他一眼,就裹上浴巾,慢悠悠地下了地,拖着绵软的双腿,进了浴室,好久没有出来。

    王思宇笑笑,把烟吸完,就换上睡衣,去了旁边的房间,轻轻推开卧室的房门,见瑶瑶躺在床上,睡得正香,便放下心来,把门关上,又一脸坏笑地摸进浴室,没过多久,里面就又响起令人心悸的媚叫声。

    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王思宇就把瑶瑶叫醒,带着她返回洛水,小家伙在路上一直在打瞌睡,回到别墅,却精神起来,拉着廖景卿的手,又跳又笑,把在京城和一众明星的合影都翻了出来,贴在卧室的墙上,让苗苗见了,也有些嫉妒。

    上班之后,又开始忙碌起来,石崇义的案子,终于有了突破,邓华安在拿到关键的证据后,向王思宇做了汇报,又按照他的指示,给常务副市长石崇山打了电话,两人单独会面,没过几天,石崇义就因证据不足,被无罪释放。

    石崇山也没有借题发挥,在公安局长罗彪承诺,严惩违法办案的人员后,见好就收,采取了息事宁人的态度,带队赶往江南省,进行考察活动,在临行前的晚上,他与弟弟石崇义在酒店的包间里,单独邀请了王思宇,酒醉之后,说了许多肝胆相照的话。

    在酒店门口分手,王思宇坐进小车,刚要发动车子,忽然感到有些不妥,忙回头望去,却见一个彪悍的汉子,坐在后座上,跷着二郎腿,得意洋洋地望着他,却正是许久未见的李飞刀。

    王思宇不禁气急,握着拳头,对准他的前胸就是一下,怒声道:“好你个老李,居然跟我玩这手!”

    李飞刀没有躲闪,硬挨了一下,摸着胸口,嘿嘿地笑道:“王书记,这样可不成,车里藏的要是杀手,只怕这会就得手了,现在社会治安很差,你身份特殊,很容易与人结仇,必须加强安全保卫工作。”

    王思宇笑笑,发动了车子,淡淡地道:“开什么玩笑,又不是意大利,要防着黑手党,还用带私人保镖?”

    李飞刀却板起面孔,一本正经地道:“王书记,你还别不信,老邓是清楚的,近年来,还真有不少针对官员的案子,只不过是碍于影响,大部分都被低调处理了。”

    王思宇摆摆手,笑着道:“不用担心,有你这样身手的人,还是少数,敢用杀手来对付我的人,就更加寥寥无几了。”

    “还是小心些好,可惜,叶总那边也离不开人,要不然,我回来就没事了。”李飞刀笑了笑,把目光转向车窗外,表情又变得严肃起来。

    王思宇打着方向盘,把车子调过头,驶上路面,皱眉道:“怎么,矿上捣乱的人多?”

    李飞刀点点头,淡淡地道:“去盗采的人很多,背景也很复杂,光上半年,我这就缴了十几条枪。”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小心点,注意安全。”

    李飞刀‘嗯’了一声,拿手搔着后脑,迟疑地道:“王书记,要不,先在酒店住一晚吧,免得苗苗生气。”

    “那哪成,不能由着她的性子来。”王思宇笑笑,掏出手机,给廖景卿拨了过去,把事情讲了一下,让她提前做好工作。

    回到别墅,车子刚刚停稳,瑶瑶就欢呼着奔了过来,笑嘻嘻地道:“飞刀叔叔,你终于来啦,我有保镖咯!”

    李飞刀下了车子,抱起瑶瑶,憨厚地笑道:“瑶瑶,飞刀叔叔教你的那些招数,还都记得吗?”

    瑶瑶吐了下小舌头,俏皮地道:“早就忘记啦,女孩子打架不好的啦!”

    “也是,不过,等你长大了,还是应该学几招,可以用来防身!”李飞刀微微一笑,把目光转向门口,心情变得忐忑不安起来。

    瑶瑶伸出白嫩的小手,拉着他的耳朵,小声地道:“飞刀叔叔,苗苗姐一直在哭,就是哄不好呢,她说,不想见你,你怎么惹姐姐生气啦?”

    李飞刀鼻子一酸,险些落泪,转头望向王思宇,有些无奈地道:“王书记,苗苗这孩子,终究是不肯原谅我!”

    “别急,慢慢来。”王思宇笑了笑,拉着他进了屋子,来到沙发边坐下,过了一会儿,就见楼上的房门被推开,廖景卿扶着苗苗走下来。

    苗苗早已哭成了泪人,一直把头埋在廖景卿的怀里,不肯去望李飞刀,只是哽咽着抱怨道:“都已经说了,不用再来,你为什么不听呢!”

    “啪!”王思宇一拍桌子,低声喝道:“苗苗,不许这样没礼貌,你爸爸来了,还不快过来打招呼?”

    苗苗把脸扭到旁边,赌气地道:“王叔叔,你只让我认他,没说一定要见面的!”

    王思宇险些气乐了,皱眉道:“苗苗,别耍小孩子脾气了,还不快给你爸爸倒茶。”

    “不用,不用……”李飞刀也已经是热泪盈眶,望着面前的女儿,百感交集,垂泪道:“苗苗,爸爸知道,你恨我,你妈妈也恨我,爸爸不怪罪你们,是爸爸不好,这些年,没有照顾到你,没有尽到父亲应有的责任。”

    他这样一说,苗苗哭得更加伤心起来,良久,才转过头,泪眼婆娑地望着李飞刀,摇头道:“不原谅……绝对不原谅,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你走,你走啊!”

    李飞刀以手掩面,默然不语,瑶瑶愣愣地望着两人,倚在王思宇的怀里,小声嘟囔道:“都别这样子啦,你们很久没见,应该开心才对嘛!”

    廖景卿叹了口气,抽出纸巾,把苗苗脸上的斑斑泪痕擦净,柔声道:“苗苗,血浓于水,父女之情,重如泰山,别说那样绝情的话,免得伤了你爸爸的心。”

    苗苗垂下头,耸动着双肩,哽咽道:“景卿阿姨,王叔叔,求求你们,不要再逼我啦,苗苗真的会离家出走,逃得远远的,让你们再也找不到,这辈子,谁都别想找到……”

    李飞刀擦了眼角,望着苗苗,轻声道:“好了,乖女儿,能看到你现在的样子,爸爸已经满足了,我就坐一会儿,和你王叔叔叙叙旧,很快就走。”

    王思宇拍了拍他的膝盖,微笑道:“飞刀,苗苗虽然脾气差了些,天赋还是极好的,在省歌舞团里,很受重视,是重点培养的苗子,她表演的《茶山夜雨情》,非常精彩,上次政协联谊会上,很多老干部们见了,都起立鼓掌的。”

    苗苗‘扑哧’一笑,转头瞥了他一眼,撇嘴道:“叔叔,人家的脾气哪里差了!”

    王思宇哼了一声,把手一摆,没好气地道:“连亲生父亲不认,脾气再好也没有用。”

    话音刚落,心中一动,忽地想起什么,微微皱眉,点上一颗烟,闷头抽了起来。

    李飞刀站了起立,走到苗苗身前,踱着步子,笑呵呵地打量着她,摸着脑壳道:“苗苗,就算一辈子都不肯原谅爸爸,也没有关系,能够见到你,真是很开心。”

    苗苗转过头,瞟着王思宇,见他极不开心的样子,便叹了口气,柔声道:“要不是遇到叔叔,只怕早被坏人害掉了,这辈子,除了妈妈以外,我只听叔叔的话,希望你能理解。”

    “理解,当然理解。”李飞刀笑着点头,回到王思宇身边坐下,把嘴巴凑到他的耳边,悄声道:“王书记,带上酒,和我去河边吧,我现在啊,就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

    “好吧!”王思宇点点头,取了几瓶茅台酒,陪着李飞刀出了门。

    瑶瑶叹了口气,拿手支起下颌,望着廖景卿,闷闷不乐地道:“妈妈,人家也想大哭一场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