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13章 宁雪

第113章 宁雪2017-11-9 13:7:41Ctrl+D 收藏本站

    第600节    第113章    宁雪

    两天后的晌午,一缕冬日的阳光,透过纯净的玻璃窗,照射在身上,暖洋洋的,邓华安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低头翻看着卷宗,却有些心不在焉,就叹了口气,把材料丢下,起身绕过办公桌,背着双手,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子,眉头紧锁,很是焦虑。

    如果不出意外,李飞刀此时应该已经在那栋洋房里了,尽管最终没有阻止他,也未向王思宇及时汇报,但他还是觉得,这种举动有些愚蠢,也很冒失,若是事情败露,传了出去,将会成为一桩极大的丑闻,由此引发的严重后果,恐怕没人能够承担得起。

    正如热锅上的蚂蚁,忐忑不安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忽然响起,他忙走了过去,接起电话,沉稳地道:“喂,你好,我是邓华安。”

    下一刻,话筒里传来局长罗彪的声音:“邓局,2.16持枪*案进展怎么样?我在省公安厅,张厅长刚才问起这个案子,他对这件案件很重视,希望咱们早点破掉。”

    邓华安摘下警帽,丢在桌子上,摩挲着头发,沉声道:“罗局,已经查到了一些线索,经过照片比对,初步锁定了他们的活动范围,我们正在组织拉网式摸排,估计,两名犯罪嫌疑人很快就会落网。”

    罗彪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笑着道:“那就好,让同志们加把劲,我已经做了保证,春节前务必破案。”

    邓华安点点头,微笑道:“好的,等会儿,我再去刑警队碰碰,还有两个案子,也要在年前结掉。”

    罗彪笑笑,把玩着杯子,热情地道:“对了,老邓,晚上八点,有个饭局,在清江国际饭店,一起去吧。”

    邓华安打了个哈欠,摆摆手,笑呵呵地道:“改天吧,罗局,已经安排好了,晚上要开案情分析会,估计还要忙到凌晨。”

    罗彪点点头,有些惋惜地道:“也好,那就改天,老邓,注意休息,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嘛!”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就挂断电话,邓华安转动下脖子,搔着后脑勺,皱眉道:“这个老罗,有些反常,没事儿套啥近乎呢,不会是嗅到什么味了吧?”

    沉吟半晌,邓华安又坐回皮椅上,拿起卷宗,皱眉翻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他心里突地一跳,摸起手机,看了号码,赶忙接通,压低声音道:“飞刀,怎么样?”

    “铁头,遇到点麻烦!”李飞刀站在一个商场门口,警惕地注视着周围,有些紧张地道:“被个女人盯上了,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甩开,那人很难缠,恐怕也是搞刑侦的好手,我要尽快离开洛水,免得被她查出线索,连累你们。”

    邓华安悚然一惊,倏地站起,急声道:“飞刀,你们朝过面了?”

    李飞刀点点头,用手抹了下嘴角的瘀伤,嘿嘿地笑道:“不止见了面,还交过手,这次真是见鬼了,让个小姑娘硬生生逼出来了,还被追出三条街,马勒隔壁的,真丢人!”

    “小姑娘?”邓华安皱起眉头,脑海里忽地闪过一道亮光,一拍大腿,急声道:“飞刀,赶快走,你怕是遇到宁雪了,她是那位的女朋友,好像在总参二部工作,你应该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李飞刀不禁咋舌,点头道:“好吧,老邓,那我马上就走,回到华西以后,再把东西整理出来,给你邮去。”

    邓华安还有些不放心,忙又叮嘱了一句:“先去京城,兜个圈子,再转道华西。”

    “好的,记得帮我照顾苗苗。”李飞刀笑笑,挂断手机,走到路边,伸手拦了辆出租车,打开车门,猫腰钻了进去,很快,这辆桑塔纳便消失在车流之中。

    邓华安把手机丢下,抽出纸巾,擦了额头上的冷汗,正暗自庆幸时,手机再次响起,接通后,只听罗彪怒声道:“邓局,真是太不像话了,刚接到消息,唐市长的家被盗了!”

    “什么,有这事?”邓华安瞪圆了眼睛,啪地一拍桌子,骂骂咧咧地道:“马勒隔壁的,哪个小蟊贼,这么不长眼睛,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罗局,你别急,我这就带人去查看现场!”

    罗彪把手一摆,铁青着脸孔,悻悻地道:“不用了,也没有丢什么贵重物品,不过,那人身上带着功夫,是危险分子,应该找出来详细查问,等会儿,有人会把画像传过来,你们尽快行动,别让他跑了。”

    “好的,好的。”邓华安连连点头,却暗自舒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宽慰的笑意。

    罗彪咳嗽了两声,压低声音道:“老邓,要注意保密,我们两人知道内情就可以了,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别传得满城风雨。”

    “放心,我一定要把这家伙揪出来,对这种嚣张的挑衅,必须给予重拳回击,不然,咱们的脸还往哪放!”邓华安做义愤填膺状,握起拳头,狠狠地砸在办公桌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罗彪点点头,满意地挂断电话,把这件案子交给邓华安来办,一来是考验,二来也试图借助此举,拉近两人间的关系,这是一员虎将,若真能拉到唐市长这边,自然是好事一桩。

    十几分钟后,一位干警敲开房门,把一叠画像放在了邓华安的桌上,画像上的男人,龙眉虎目,棱角分明,充满了阳刚之气,像极了李飞刀。

    邓华安摸起座机,拨了一通电话,召集了十几位干警,开会研究方案,布置了任务,又去了趟卫生间,在里面磨蹭了许久,才返回会议室,带着众人下了楼,分头行动。

    而此时,唐卫国的办公室里,一位明艳动人的妙龄少女,正坐着沙发上,拿手支着下颌,蹙眉沉思,她眉眼如画,肌肤胜雪,上身穿着黑色圆领t恤,下身是一件藏青色的低腰收脚牛仔裤,勾勒出完美的腰身曲线,青春靓丽之中,又多出几分冷艳的气息。

    过了好一会儿,走廊里响起轻快的脚步声,伴着爽朗的笑声,唐卫国推门进来,坐到少女身边,拉了她洁白的玉手,喜不自禁地道:“小雪,怎么不提前打招呼,我好去接你。”

    宁雪轻轻一笑,又叹了口气,幽幽地道:“卫国,本想给你个惊喜,没想到,倒在家里遇到了窃贼,一时失手,没有捉到,我刚刚把画像传到市局了,希望他们能尽快找到。”

    唐卫国微微一笑,轻声道:“罗彪刚才打过电话了,不是没丢什么东西嘛,不必太过紧张。”

    宁雪却蹙起秀眉,淡淡地道:“那人身手极好,应该是经过特殊训练,又不像是奔着财物去的,还是查清楚好些,卫国,你这段时间里,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唐卫国想了想,就拿起杯子,摇头道:“不可能,这种方式太下作了,又很幼稚,应该只是巧合吧。”

    宁雪看了他一眼,柔声道:“卫国,还是搬到市委大院住吧,那里更加安全一些。”

    唐卫国笑笑,轻声道:“放心好了,再有类似的情况,我就让罗彪下课,回到鲁东老家放牛,连堂堂的市长家里,都没办法保障安全,他还干个什么劲儿,趁早让贤!”

    宁雪不禁莞尔,抿嘴道:“你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罗彪对你忠心耿耿,只怕到时候,又舍不得了。”

    “小雪,还是你最了解我。”唐卫国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揽过宁雪的纤腰,轻笑道:“爷爷又在催促了,再这么拖下去,我可真不好和家里交待。”

    宁雪满面晕红,美目流转间,柔声道:“卫国,咱们不是说好了么,要等二姐出嫁了,咱俩再办喜事,这是老家的习俗。”

    唐卫国点点头,苦笑着道:“小雪,为了这个习俗,我可当了一回月老,还不错,二姐这次好像真动心了。”

    宁雪展颜一笑,抿嘴道:“已经知道了,昨晚,老妈还和我提及,当时,她笑得合不拢嘴,对那位于家老四,赞不绝口,说起来,真是难以置信,转来转去,到底还是成了他们老于家的媳妇儿,像是老天注定一样!”

    唐卫国拿手指了指面颊,笑眯眯地道:“和老天没什么关系,主要是月老的功劳,还不快奖赏下!”

    “瞧你,又来了!”宁雪蹙起秀眉,羞恼地横了他一眼,又拉了他的胳膊,好奇地道:“卫国,那个宇少到底怎么样,你可别看走了眼,把二姐推进火坑里,到时,我可一万个不答应!”

    唐卫国笑了笑,把身子向后一仰,颇为自得地道:“放心好了,这人无论是相貌,还是人品能力,都是第一流的,不然,霜儿姐那样心高气傲的人物,又怎么会动心?”

    宁雪面露喜色,美滋滋地道:“卫国,这次你还真是立功了,为了二姐的事情,我爸妈没少操心,她的终身大事有了着落,大家心里舒坦多了。”

    唐卫国微微一笑,望着那双清澄明澈的美眸,轻声道:“小雪,咱们也不要再拖下去了,我已经和家里人打了包票,最迟明年入秋,就把婚事办了,到时,咱们去夏威夷度蜜月。”

    宁雪轻轻点头,眼里闪过狡黠的笑意,柔声道:“好吧,看你的表现啦,只要别做出惹我生气的事情,一切都好商量。”

    唐卫国摸着下巴,讪讪地笑道:“哪里还敢犯错,教训已经够深刻了。”

    宁雪莞尔一笑,把头倚在唐卫国的肩上,悄声道:“卫国,不是我在借故拖延,实在是事情太多,忙不过来,本来,爸爸想把我调到别的部门,我却舍不得,你知道的,我喜欢现在的工作,特别喜欢!”

    唐卫国叹了口气,点头道:“知道啦,我的007,719工程进展如何?”

    “还可以。”宁雪收起笑容,脸上露出一丝惆怅之意,歉然道:“卫国,年后又要走啦,可能要到八月份,才会再见面。”

    唐卫国怔住了,随即摸着鼻子,苦笑道:“小雪,咱们两人,都快成牛郎织女星了,这样下去可不成。”

    宁雪抿嘴一笑,抱紧了他的胳膊,呓语般地道:“卫国,放心好了,等719工程结束,我会请个长假,好好陪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