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14章 新年

第114章 新年2017-11-9 13:7:42Ctrl+D 收藏本站

    第601节    第114章      新年

    越是接近年底,就越发忙碌,各种总结大会,表彰大会接踵而来,除此之外,还要疲于应酬,直到农历二十九的上午,参加完洛水市委市政府举行的春节团拜会,王思宇才算真正松弛下来,下班之后,在此起彼伏的鞭炮声里,开车返回别墅。

    晚上六点多钟,坐在饭桌边,提前一天吃了年夜饭,王思宇便把两个沉甸甸的大红包,分别交给瑶瑶和苗苗,又勉励了几句,特别表扬了瑶瑶,她最近的学习态度很认真,不那么贪玩了,下学期的课程,都已经提前学了一遍,提高得很快。

    两个小家伙也喝了点红酒,显得有些兴奋,腻在王思宇的身边,叽叽喳喳地说笑着,过了一会儿,又取了烟花爆竹,奔到院子里,把长鞭挂在树枝上,很快,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便震耳欲聋地响起,纸屑翻飞间,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味道。

    坐在沙发边,看了会电视,王思宇去了浴室,冲过热水澡后,裹了浴巾,走进书房,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厚厚的材料来,皱眉翻了起来,这份材料,就是李飞刀潜进唐卫国家里,取得的收获之一,虽然只是复印件,但上面密密麻麻的批注,显然是唐卫国的字迹。

    这份材料的内容,并不太准确,其中一些东西,明显是捕风捉影得来的,根本经不起推敲,比如,在生活作风问题上,里面列举的十几位情妇,倒有七八位,王思宇都不是很熟悉,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从未听说过,更不要提发生肉.体关系了,当然,李青梅和张倩影,以及叶小蕾,都是上了名单的。

    在经济方面,对方锁定的方向,是张书明的乳业集团,叶小蕾的矿业公司,唐宛如的天宇集团,对于这三家公司的运营情况,材料里有着极为详细的说明,包括历年来的财务数据,大额款项进出,也都调查得很清楚,看起来,前去调查的人员,并非敷衍了事,还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而王思宇最为关注的,是唐卫国写在材料末尾的几行字:“捉住这三条线,就相当于抓住了他的尾巴,当然,不要急,免得打草惊蛇,五年,十年之后,顺着这三条藤摸下去,一定会有大收获。”

    把材料丢下,叹了口气,王思宇点了一颗烟,皱眉吸了起来,心情变得有些沉重,此时,对于唐卫国这个人,他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也愈发意识到,在这个尔虞我诈的官场之中,两人之间,不可能有真正的友谊,有的只能是根据利益关系,来调整立场,决定斗争或是团结,仅此而已。

    对于这三家公司,王思宇并不担心,即便唐家的势力再大,也不可能把手伸到华西去,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即便唐卫国手眼通天,能在那边打进钉子,王思宇也有把握,轻易地把它拔出去。

    毕竟,那里是王思宇起家的地方,根基雄厚,可以利用的政治资源非常丰富,无论是孟超,焦南亭,还是老爷子周松林,乃至梁桂芝岳松林等人,都能提供必要的帮助。

    沉思半晌,王思宇把烟头熄灭,丢进烟灰缸里,把材料锁进抽屉,拿起一本经济学书籍,认真地翻看起来。

    十几分钟后,瑶瑶兴冲冲地跑进来,拉着他的胳膊,撒娇道:“舅舅,带我去沈阳吧,人家要跟你一起去呢!”

    王思宇笑了笑,抱起瑶瑶,有些夸张地道:“小宝贝,那边你不能去,天气太冷了,很容易冻掉耳朵。”

    瑶瑶吐了下舌头,做着鬼脸,笑嘻嘻地道:“少来了,人家都看电视了,现在是暖冬,一点都不冷呢!”

    王思宇笑笑,捏着她粉嫩柔滑的小脸蛋,轻声道:“小宝贝,要听话,最多三五天,舅舅就回来了。”

    瑶瑶撅起小嘴,歪着脑袋想了想,就点点头,有些不情愿地道:“好吧,不过,今天晚上,你要搂着人家睡,要讲好多好多小故事,还要唱歌,要唱二十首歌才行呢!”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没问题,不过,你要先去背二十个生僻的英语单词,一会儿,舅舅要检查的。”

    “二十个,要那么多呀!”瑶瑶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白了他一眼,就气鼓鼓地跑了出去。

    王思宇微微一笑,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又摸起手机,给邓华安拨了过去,叮嘱他,违法的事情,决计不能去做,像这种登门入户,做梁上君子的做派,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邓华安没口子地答应下来,又做了一番检讨,替李飞刀揽了责任,就话锋一转,笑呵呵地道:“王书记,最近这段时间,罗彪一直在示好,黏黏糊糊的,好像是要拉拢我,要不,咱先倒过去?看看他想玩啥花样。”

    王思宇淡淡一笑,轻声道:“可以,既然有诚意,那就倒过去嘛,不过,速度别太快,态度也要暧昧些,要半遮半掩,犹犹豫豫,免得引起怀疑。”

    邓华安点点头,摸着后脑勺,嘿嘿地笑道:“王书记,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要想让他们真正放心,恐怕,还需要做出点牺牲,我已经做了自污的准备,或者金钱,或者美色,稍稍沾上一点儿,做个有缝的蛋。”

    王思宇表情变得严肃起来,皱起眉头,摆手道:“老邓,别乱搞,在我眼里,你比他们重要多了,不许玩火,做那么大的牺牲,根本不值得。”

    邓华安微微动容,鼻子有些发酸,就笑了笑,点头道:“好吧,那就慢慢来,只是,咱们以后,要少点联系了,罗彪那家伙,是属狗的,鼻子很灵光。”

    王思宇笑着摆摆手,轻声道:“老邓,不用搞得太紧张,顺其自然就好。”

    两人正说着话,手机上传来‘滴滴’的提示音,王思宇挂断电话,翻出短信,却见上面写着:“佑宇兄,我与小雪已在机场,准备回鲁东过年,祝春节愉快,初三,拟在沈阳一聚,有佳人作伴,把酒言欢,岂不快哉!卫国。”

    “收到,祝旅途愉快,一路顺风,并向唐老致意。”王思宇回了短信,丢下手机,不禁冷笑着摇摇头,唐卫国这个人,真的有些可怕,如果被他的表现迷惑,错误地把他当做朋友,那么,终有一天,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相对而言,陈启明在这方面,就显得光明磊落得多,一个是伪君子,一个是真小人,这是他给两人的最新评价,仔细想来,倒也贴切。

    晚上,把瑶瑶哄睡之后,王思宇像以往一样,悄悄摸进廖景卿的卧室,两人颠.鸾倒凤,翻云覆雨,直折腾到凌晨,才风收雨住,你侬我侬,说了会儿悄悄话儿,便拥在一起,香甜地睡去。

    第二天早晨,吃了早饭,收拾好东西,王思宇驱车来到京城,先是在财叔的陪同下,带了礼物,到几位于系大佬家里走动,拜访了一番。

    对于过去一年,他在渭北的表现,于系的几位大佬,都很是满意,大家都是心明眼亮,渭北下半年发生过极大的变动,调整了几位重量级的领导,在那种错综复杂的环境里,能够站稳脚跟,实属不易。

    回来的路上,财叔转过头,微笑道:“宇少,春雷书记和渭北方面打过招呼了,年后,想让你到国外进修一段时间。”

    王思宇微愕,不解地道:“去哪里?”

    “去美国,攻读mpa。”顿了顿,他又笑着补充道:“上次争论以后,春雷书记希望你能多出去走走,开阔下视野。”

    “有些突然。”王思宇笑笑,想起了那些金发碧眼的洋妞,迟疑着道:“不过也好,最近确实感到很吃力,到了现在的位置,不及时充电,很难把工作搞上去。”

    财叔点点头,又侧过身子,压低声音道:“南粤那边,已经掌握了大量的证据,明年的变动会很剧烈,你回国之后,很有可能会去那边,当然,这只是初步的意向,具体情况,还要视情况发展而定。”

    王思宇皱起眉头,淡淡地道:“那渭北呢?交给梓新一个人,我可不放心。”

    财叔笑笑,耐心地解释道:“宇少,不是交给梓新,而是根据需要,交给林或者庄,要知道,明年十月份的中央全会很重要,是此次换届的预演,也是国内政坛的晴雨表,一切安排,都要为这次会议让路。”

    “好吧,知道了,我再考虑一下。”王思宇点点头,就抿了嘴唇,把目光投向窗外,不再吭声,他非常清楚,国内的政治走向,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那二百多位中央委员的选择。

    尽管一直都是暗箱操作,可国内的选战,一点也不比国外轻松,甚至,要更为激烈,于春雷做出这种决定,似乎是要舍弃渭北,以此作为筹码,进行利益交换。

    虽然不太情愿,但他也知道,形势在不停地变化,要想掌握先机,就必须因应变化,随时做出调整,甚至是某种必要的牺牲。

    回到城堡花园,与娇妻美妾吃了团圆饭,便急匆匆地赶往宁家,晚上七点半钟,陪同宁凯之夫妇,乘坐专机飞抵沈阳。

    下了飞机,就见到一身戎装的宁霜,站在远处的军用吉普车边,许久未见,她依然是那般的清丽秀美,又带着飒爽英姿,把女性的柔媚,与军人的气质,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这位军中娇女,在父母面前,倒如同寻常人家的乖乖女儿,和母亲拥抱之后,又转过头,望着表情严肃的宁凯之,撒娇般地道:“爸,怎么才回来啊,军区的几位首长,都在家里等了半个钟头。”

    宁凯之微微一笑,把皮包交给旁边的警卫员,笑着道:“能回来就很不错了,咱们过年,别人可没闲着,这些日子,倒是他们活动的高峰期。”

    宁母也努努嘴,一脸慈祥地道:“要不是因为小宇过来做客,我们两人也准备初三回来了。”

    宁霜‘扑哧’一笑,向王思宇眨眨眼,抿嘴道:“要真是那样,爷爷又该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了,上午还在抱怨,已经有五年时间,没有吃上一顿团圆饭了。”

    “有吗?”宁凯之停下脚步,默然半晌,忽地笑笑,有些感慨地道:“还真是,老爷子记得很清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