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15章 真假难辨

第115章 真假难辨2017-11-9 13:7:44Ctrl+D 收藏本站

    第602节    第115章    真假难辨

    回到军区大院,宁凯之见了几位沈阳军区的高级将领,把王思宇介绍给众人,在客厅里聊了几分钟,就招呼着众人去了书房。

    宁霜削了一只苹果,递到王思宇的手中,就陪着母亲,满脸羞涩地上了楼,不大一会儿,她又回到楼梯边,招手唤道:“小宇哥,爷爷请你过来坐坐。”

    把苹果核丢到,抽出纸巾,擦了手指,王思宇取了卷轴,有些忐忑不安地上了楼,据外面传闻,宁老性格耿直,脾气古怪,甚至有些不近人情,在军队的几个老山头里面,他是最难接触的一位。

    退休之后,老人家本来住在京城,却因为军队的一些事情,大闹中南海,搞得外间沸沸扬扬,在宁凯之的劝说下,才回到沈阳,足不出户,也不再过问军方的事情。

    跟在宁霜的身后,推门进了卧室,见到倚在床边的那位满脸皱纹的老人,王思宇赶忙立定,毕恭毕敬地道:“首长好,我是王思宇。”

    宁老戴上老花镜,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王思宇,微微皱眉,不冷不热地道:“小宇,过来坐吧,别拘束。”

    殷女士欠欠身,递了杯茶水过去,小心翼翼地道:“爸,你看他们两个,还算般配吧?”

    宁老哼了一声,摘下老花镜,揉着眼角,慢吞吞地道:“老啦,眼神儿不中用了,这老眼昏花的,也看不清楚,前些年,就是因为看走了眼,才害了露露,陈家那小子,最好别过来,要不然,非把他腿打断了!”

    宁霜忙走了过去,拉了王思宇的手,把他让到沙发上,又取了卷轴,坐到床前,笑靥如花地道:“爷爷,别发脾气啦,小心气坏了身子骨儿,这是小宇哥带来的礼物,您快看看,喜欢吗?”

    说罢,她把画轴徐徐展开,看着那气势恢宏的场景,不禁讶然道:“呀,这幅国画太漂亮了,爷爷,你快看呐!”

    宁老的目光一亮,立时被吸引过去,只匆匆扫了一眼,忙重新戴了老花镜,探头瞧去,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意,点头道:“不错,不错,是在朝鲜战场上,这画的是血战三所里啊,就是这场战役,38军才被彭老总封为万岁军,画的好,很好!”

    王思宇轻舒了口气,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笑着道:“首长,据说那次战役,您也参加了,还负了重伤。”

    宁老点点头,拿手在身上比划着,叹息道:“七处伤口,用了五年时间,才把弹片取干净,那时候,身上跟血葫芦一样,本以为活不成了,没想到,还就我能活,都快成老妖怪了!”

    殷女士笑了,帮他续了茶水,笑着道:“爸,您的身子骨硬朗着呢,一定能长命百岁。”

    宁老叹了口气,摆手道:“硬朗啥,都没办法下地了,就剩下一口气,苟延残喘罢了。”

    宁霜收起卷轴,有些不满地道:“爷爷,大过年的,您这是咋了,总说不开心的事情!”

    宁老展颜一笑,转头看了王思宇,颔首道:“年纪大了,脑子也不灵光了,笨嘴拙舌,讨人嫌,小宇,你不会见怪吧?”

    王思宇轻轻摇头,客气地道:“怎么会呢,首长,能来到家里做客,感到很荣幸。”

    宁老点点头,拿手指了指宁霜,又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笑眯眯地道:“小宇,霜儿很喜欢你,总在我耳朵边上,说你的好话,已经快磨出茧子了。”

    “哪有啊,爷爷,别乱说!”宁霜脸红了,悻悻地站起,把卷轴挂在墙上,又乖巧地坐在床边,抿嘴道:“爷爷,我没骗你吧,这次人领回来了,省得你再唠叨。”

    宁老也笑笑,拍了拍她的肩头,一脸慈祥地道:“霜儿,爷爷很开心,你们两个,年纪也都不小了,既然合得来,那就早点把婚事办了吧。”

    殷女士也接过话题,笑着道:“是啊,上次,凯之和春雷书记商量过了,大致商定,明年九月份,就把婚事办了,你们两个没意见吧?”

    “伯母,我没意见,不过,要听霜儿的,她说了才作数!”王思宇腼腆地一笑,看了宁霜一眼,便低头喝茶,不再吭声。

    宁霜犹豫了下,就蹙起秀眉,闪烁其词地道:“明年九月份?好像快了点儿,还没有心理准备呢,过些日子再说吧。”

    殷女士面色一沉,瞪了女儿一眼,轻声道:“不能拖了,小宇这孩子很好,我认准了。”

    宁老喝了口茶水,也含笑道:“不错,是不错。”

    正这时,宁凯之推门进来,坐在沙发上,关切地道:“爸,身体还好吧?”

    宁老点点头,又皱起眉头,轻声道:“凯之,xxx这个人不行,只知道溜须拍马,逢迎媚上,没有真本事,以后少让他登门!”

    宁凯之摸了下头发,瞥了王思宇一眼,有些尴尬地道:“爸,部队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这里面很复杂。”

    “复杂什么?”宁老皱起眉头,怒不可遏地道:“上周,你黄伯伯打来电话了,有些事情,我都清楚了,我们那代人,骨头是铁打的,武器是纸糊的,到了你们这代,全反过来了,把老辈人的脸面,都丢尽了!”

    宁凯之微微皱眉,面上有些挂不住了,转过头,望了妻子,转移话题道:“露露也初三回来吗?”

    殷女士摇摇头,笑着道:“不是,她来过电话了,晚会结束后,就先过来,启明初三……”

    说到这,她看了宁老一眼,不再做声,而是使了个眼色。

    宁凯之会意地一笑,抬腕看了下表,就把手一挥,含笑道:“走,小宇,陪我到外面杀两盘。”

    王思宇忙站了起来,冲着宁老笑笑,转过身子,跟着宁凯之走了出去。

    宁霜叹了口气,歪着脑袋,好奇地道:“爷爷,你不喜欢他吗?”

    宁老喝了口茶水,把杯子放下,摇头道:“没有,这孩子看起来蛮老实的,爷爷很喜欢。”

    宁霜莞尔,拉了宁老的大手,柔声道:“爷爷,那以后,我们每年春节,都回来陪您,不会让您感到孤单的。”

    宁老笑了笑,叹息道:“傻孩子,那哪成,婆家人会不高兴的。”

    殷女士站了起来,笑着道:“爸,出去看晚会吧,还有四十分钟,就到露露表演了,她打电话时,特意叮嘱了,这首新歌就是唱给爷爷听的。”

    “好,好,露露这孩子,就是懂事。”宁老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在两人的搀扶下,坐上轮椅,宁霜推着他,缓缓来到客厅,把电视打开,陪着老人聊了一会儿,就跟着母亲进了厨房,忙碌起来。

    半个小时后,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几人围坐在餐桌边,热热闹闹地吃起了年夜饭,却见一身戎装的宁露,走向前台,在悠扬的乐曲当中,献上一首《红军颂》,其歌声婉转动听,清冽柔美,一曲终了,演播大厅里,掌声雷动。

    宁老脸上绽开笑容,连声道:“好啊,还是露露唱得好,比前面那些歌手,唱得好多了,尤其是那几个港台歌手,吐字都不清楚,咋还有那么多人喜欢?”

    宁霜嫣然一笑,柔声道:“爷爷,这你就不懂了,好多年轻人都喜欢这样。”

    “现在的孩子,不能理解!”宁老摇了摇头,拿起酒盅,抿了一小口,脸上露出惬意的表情。

    殷女士夹了菜,递到王思宇面前的碟子里,转头道:“凯之,把霜儿调到渭北去吧,两人离得太远,总是不方便。”

    宁凯之笑笑,和蔼地望着两人,轻声道:“要听他们两个的意见,咱们做长辈的,就不要乱操心了。”

    王思宇放下筷子,微笑道:“伯父伯母,过了年,我可能要去美国深造,半年后才能回来,到时,会不会还在渭北,还是个未知之数。”

    “美国?”宁霜愣了一下,就莞尔道:“真是巧了,姐姐说了,她也要到美国深造,是去康涅狄格州,进修声乐。”

    话音刚落,宁凯之夫妇就面面相觑,有些吃不下饭了,殷女士叹了口气,愁眉不展地道:“好端端的,到国外进修什么,那两口子,不会是又闹别扭了吧?”

    宁凯之皱起眉头,拿脚踢了她一下,淡淡地道:“不会,怎么会呢,前些日子,启明还来过电话,他们早就和好了。”

    宁老却火冒三丈,啪地一拍桌子,黑着脸孔道:“无论如何,要让他付出代价,明年的中央全会上,给他们陈家点颜色看看,我的宝贝孙女,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宁凯之叹了口气,看了王思宇一眼,不动声色地道:“小宇,回国后,打算去哪里发展?”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可能是南粤,不过,还没有最后确定下来。”

    宁凯之点点头,温和地道:“小宇,你和卫国要好好干,有什么困难,随时可以和我联系。”

    “谢谢宁伯伯!”王思宇忙拿着杯子站起,敬了一杯酒,坐下后,转过身子,面带微笑,与宁雪悄声交谈起来。

    两人此时的样子,卿卿我我,柔情蜜意,倒看不出半点破绽,就连王思宇也有些恍惚,生出某种错觉,似乎他们之间,原本就是极亲密的情侣关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