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18章 宁家女婿

第118章 宁家女婿2017-11-9 13:7:47Ctrl+D 收藏本站

    第605节    第118章      宁家女婿

    晚饭后,漫步在院子里,阵阵寒意袭来,唐卫国停下脚步,拉了下风衣的领口,转头望着王思宇,皱眉道:“佑宇兄,刚才,听岳母提起,你要出国半年,回来以后,可能还要离开渭北,是这样吗?”

    王思宇笑着点点头,轻声道:“是有这样的打算,只是,还没有最后确定,要依据形势的发展来定,还请你务必保密。”

    唐卫国点点头,叹了口气,满脸真诚地道:“出去转转也好,不过,我非常希望,你能够留在渭北发展,说老实话,咱们在一起搭班子,配合得还是很愉快的。”

    王思宇看了他一眼,点了一颗烟,笑着道:“现在是这样,将来会怎样,就不好说了。”

    唐卫国背过双手,斟酌着字句,缓缓地道:“佑宇兄,前段时间,省委庄书记曾有意向,把你调到海通市,担任市长,其实,这也是极好的选择,不妨慎重考虑一下。”

    王思宇笑笑,淡淡地道:“卫国,大家都一样,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要服务大局。”

    唐卫国摆摆手,有些头痛地道:“佑宇兄,渭北现在的情况,你是很清楚的,要想把工作搞上去,必须让一些人出局,我希望,最终出局的是他们,而不是你我。”

    王思宇哦了一声,皱眉吸了口烟,含蓄地道:“卫国,是否出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这些官老爷,能否能够真心为老百姓谋福利,背离了这个原则,即便官做得再高,也没有任何意义。”

    唐卫国笑笑,有些不以为然地道:“把经济建设搞上去了,老百姓的日子自然就好了。”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这就是咱们有分歧的地方了,你是主张把蛋糕做大,却没想到,有些问题不解决,这个蛋糕非但不会做大,反而可能会越做越小,这些年间,经济的快速发展,与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准,已经有些脱离关系了,只有极少人才会受益。”

    “好了,在这个问题上,不要争论了。”唐卫国皱起眉头,思索良久,忽地展颜一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这样吧,佑宇兄,咱们换换,你到鲁东发展,我去京城,咱们两家,可以尝试下深入合作。”

    王思宇摆摆手,笑着道:“不必了吧,你是很喜欢闹地震的,到了京城之后,有人会睡不着觉的。”

    唐卫国转过头,望着门口的岗哨,有些自嘲地道:“开什么玩笑,那里是天子脚下,哪个敢闹地震。”

    顿了顿,他又来回踱着步子,语气凝重地道:“佑宇兄,认真考虑下吧,我这边是很有诚意的,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

    王思宇微微皱眉,诧异地道:“卫国兄,怎么突然有这种想法?”

    唐卫国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要么不走,要么都走,否则,你们两家都跟林书记做了交易,我在这里哪还有什么机会?必然是腹背受敌,处处受制,被他们排挤出去,也只是时间问题。”

    王思宇笑笑,没有吭声,渭北现在的局,原本就是环环相套,丝丝入扣,唐卫国能够从自己离开,推测出下一步的变化,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沉吟半晌,他才掸了掸烟灰,淡淡地道:“卫国,让长辈们去谈吧,上面的事情,我不想参与太多,只是低头向下看,看看能为最底层的人们做些什么,让他们的日子变得好过些。”

    唐卫国轻舒了口气,微笑道:“好吧,那明天上午,我就给二叔打电话,把情况讲一下,请他在适当的时候,拜访下于书记,明年的中央全会,非常重要,最好能够合作,实现双赢。”

    两人在大院里转了一会儿,回到楼上,坐在沙发上,下了几盘棋,王思宇到浴室洗了澡,回到房间,宁霜却敲门进来,把手里的一本书放在床头柜上,好奇地道:“小宇哥,你有孪生兄弟吗?”

    王思宇微微一怔,笑着道:“当然没有了,家里的情况,你最清楚不过了,为什么会这样问?”

    宁霜蹙起秀眉,不解地道:“那倒是奇怪了,下午见了你,小妹就把我拉到旁边,说曾经遇到一个男人,相貌和你酷似。”

    “她见过廖长青?”王思宇心头一震,却摸起那本书,不动声色地道:“霜儿,她是在哪里见到那男人的?”

    宁霜莞尔一笑,柔声道:“好像是在国外,那人是国安的人,在执行一项机密任务时,两人曾经有过接触。”

    “国安的人?”王思宇愣住了,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半晌,才皱眉道:“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宁霜叹了口气,幽幽地道:“已经不在了,据说,是回国休假期间,出了意外,除了他以外,还有位驻外情报人员,也在车祸中丧生,项目也因此失败。”

    王思宇有些走神,片刻的恍惚之后,重新恢复了镇定,微笑道:“霜儿,抽时间,你去和小雪打听一下那人的具体情况,我对他过去的经历,非常感兴趣。”

    宁霜低下头,望着那双雪白晶莹的小脚,抿嘴道:“小宇哥,太具体的情况,小雪可能也不太清楚,国安的事情,最好去问财叔,他和那边的关系很好。”

    王思宇点点头,目光落在宁霜秀丽明艳的俏脸上,轻声道:“霜儿,如果有一天,我和卫国之间,产生了极大的矛盾,甚至会斗得不可开交,你会怎样选择?”

    宁霜叹了口气,柔声道:“政治是政治,家庭归家庭,能回避矛盾最好,实在无法规避,也只好顺其自然了。”

    说完后,她站了起来,轻笑道:“小宇哥,早点休息吧,我去陪陪露露姐,她的心情不好。”

    “好的。”目送着宁霜离开,王思宇皱起眉头,沉思半晌,便摸出手机,给财叔拨了过去,请他和国安那边联系下,了解廖长青的相关情况。

    十几分钟后,财叔把电话打了回来,只说那人的档案,保密级别很高,人虽然没了,却不方便透露太多,不过,他生前一直在内华达州工作,也已经娶妻生子,去世时,小孩还不到三岁。

    王思宇试图索要联系方式,财叔却断然拒绝,并叮嘱他,此事要绝对保密,免得节外生枝,惹出不必要的麻烦,这让他感到有些失望,本想,借着此次出国的机会,顺便探访下廖长青的后人,现在看来,难以如愿了。

    初五的下午,陈启明从皖东赶来,他的到来,引起了宁老的不快,老爷子当场发作,险些把茶杯砸到他的脸上,在宁露的苦苦哀求之下,宁老才消了火气,不再往出赶他。

    晚上这顿团圆饭,吃得没滋没味,宁凯之放下筷子后,就把陈启明叫进书房,严词呵斥了一顿,而那位极为强势的省委大员,在岳丈面前,威风扫地,不得不低头认错。

    离开书房,陈启明回到卧室,和宁露简单聊了几句,就到客厅的酒柜上,拿了两瓶茅台,钻进王思宇的房间,两人推杯换盏,喝到深夜,最后,醉得一塌糊涂的陈启明,竟然倒头就睡,害得王思宇只好抱了被子,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凑合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醒来,回到卧室,就见陈启明坐在床头,手里摆弄着一条蕾丝内裤,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王思宇吓了一跳,赶忙跑过去,一把抢过内裤,塞到床下的旅行包里,低声喝道:“启明兄,别人的东西,不要乱动!”

    陈启明哈哈一笑,拿手拍了他的肩膀,挑起一根大拇指,挤眉弄眼地道:“兄弟,我这次真是心服口服了,宁霜那丫头,可是匹野性难驯的胭脂马,这样都被你拿下了,佩服,实在是佩服!”

    “启明兄,别乱说,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王思宇摆摆手,暗自思忖道:“要是知道,这条性感内裤,原本是宁露的,也不知这家伙,是否还能笑得这样开心?”

    陈启明掀开被子,下了床,来到窗边,把窗帘拉开,伸了个懒腰,笑着道:“佑宇老弟,你要出国学习,本来是件好事,但要当心,千万不要被美国的浮华假象所迷惑,三儿就是犯了那个毛病,出国几次,回来后,变得越来越右了。”

    王思宇沏了茶水,微笑道:“启明兄,你前些日子,在江南省发表的文章我看了,写得很好,党员干部不能脱离群众,否则,就会成为无根之树,无水之鱼。”

    陈启明摆摆手,叹息道:“道理人人都会讲,可现在从上到下,很多领导干部的做派,实在是令人失望,我有种预感,如果只注重经济利益,不加强党的建设,我们的事业,将面临巨大的危机。”

    王思宇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淡淡地道:“我也有类似的忧虑,只是有些担心,你的方式太左,过于激进,会影响到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

    陈启明单手叉腰,把手一摆,慷慨激昂地道:“重病需用猛药,首先要做的,就是整治吏治,拍苍蝇打老虎,把反腐倡廉做到实处,只要有老百姓的支持,我们在体制内,就算做再大的手术,也不会有危险,否则,一旦延误时机,失去民心,无论如何应对,都已经晚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