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19章 滑雪场

第119章 滑雪场2017-11-9 13:7:49Ctrl+D 收藏本站

    第606节    第119章    滑雪场

    早餐过后,唐卫国突然提议,要到郊外滑雪,欣赏冬雪红梅掩青松的野趣,殷女士忙打了电话,做了一番安排,几分钟后,三辆军用吉普车停在楼下,几人说说笑笑地坐进车子里,拐出军区大院,向郊外的滑雪场方向驶去。

    半路上,宁霜接了个电话,悄声聊了几句,就把手机收起,转头瞟了王思宇一眼,轻笑道:“是小影姐姐打来的,让我务必照顾好你,宇少,有了这样贤惠的老婆,你啊,真是该知足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怎么,吃醋了?”

    “没有,少自作多情了。”宁霜歪着脑袋,伸出白皙细腻的手指,把玩着一缕秀发,眸中闪过一丝怅然之意。

    王思宇看了司机一眼,见他专心开车,没有注意后面,就把手悄悄伸过去,握住宁霜那只柔软滑腻的玉手,悄声道:“从小宇哥变成了宇少,还说没有吃醋?”

    宁霜‘扑哧’一笑,横了他一眼,又叹了口气,把头倚在他的肩上,悄声道:“没有,你不了解我,也不了解小影。”

    王思宇微愕,笑着道:“霜儿,怎么会这样说?”

    宁霜沉思半晌,才莞尔一笑,柔声道:“知道吗?小影姐姐活得很累,她虽然很喜欢你,但更加盼着,你能找到一位门当户对的妻子,不但可以帮助你在事业上取得成功,还能陪着你,在各种公众场合露面,她最担心的,就是成为你的污点,让别人在后面指指点点。”

    王思宇皱了皱眉,摇头道:“小影想的太多了,其实,根本没有必要。”

    宁霜勉强笑了笑,呓语般地道:“为了把你推销给我,她可是煞费苦心,也让我感到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够让女人变得这样傻,傻到让人觉得心疼。”

    莫名地,感到鼻子一酸,王思宇忙转过头,望着窗外,淡淡地道:“那是她太善良了,也太傻了,其实,我并不是个负责任的好老公。”

    宁霜莞尔,伸出白皙的右手,扳过他的面庞,咯咯笑道:“还可以,起码,经受住了考验,否则,早被我踢出去了,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忘恩负义的男人。”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霜儿,小影是怎么推销我的?”

    宁霜拿手支起下颌,若有所思地道:“她讲了很多事情,都是在华西发生的,包括你为了救小女孩,被歹徒报复,险些丧命;还有甘冒风险,拯救被洪水围困的群众;以及孤身犯险,救出被歹徒绑架的学生,很多故事,都很有传奇色彩,我还记得,那天,在咖啡厅里,她讲着讲着就哭了,我也落泪了,没想到,这个污浊的官场上,还有这样的好人。”

    王思宇也微微动容,却摆摆手,语气平静地道:“别都信,小影是从宣传部出来的,很善于搞这些煽情的故事,她讲的那个官员,连我都感到陌生。”

    宁霜嫣然一笑,柔声道:“是真的,我查证过,在华西的一些地方网站上,也有很多相关的帖子,你官声很好。”

    王思宇转过头,望着窗外,有些感慨地道:“老百姓就这样,当官的做了一点点好事儿,就放在心里,感恩戴德,却不知,这本来就是职责所在。”

    “还是好官太少了。”宁霜看了他一眼,拿手指向窗外,悄声道:“这里曾经是下岗最多的一个区,当年曾经发生过很多悲惨的事情,其中就有一个普通的双职工家庭,夫妻双双下岗,妻子耐不住清贫,跟着一个有钱人走了,给男人留下一对尚未成年的儿女,而那男人在失业以后,在激烈的就业市场屡屡受挫,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有一天,孩子因为闻到邻居家的肉香,就缠着父亲,要吃肉,男人掏出身上仅有的钱,买了一斤猪肉,当两个孩子欢呼雀跃时,那位绝望的父亲,却在厨房里,用颤抖的双手,在里面撒下了鼠药……”

    王思宇愣住了,望着眸中泪光闪动的宁霜,轻声道:“会有这样的事情?”

    宁霜点点头,拿手抹了眼角,柔声道:“爷爷讲的,听到消息后,他几夜没合眼,拿了电话,给何老打过去,骂了个狗血喷头,说你口口声声说杀贪官,反**,让全国人民都鼓掌叫好,把期望都寄托在你身上,可贪官没见少,企业却大面积倒闭,老百姓都跟着遭了秧,你应该出来谢罪!”

    王思宇叹了口气,心情复杂地道:“何老……他当时是怎么说的?”

    宁霜沉默半晌,才悄声道:“他们吵了一架,不欢而散,只是,爷爷后来倒反悔了,不该骂得那样重,其实,何老也是没办法的,他位置再高,也左右不了局势,当他向既得利益阶层开战的时候,政令已经出不了中南海了,昔日跟随他的人,也都纷纷背叛。”

    王思宇点点头,叹息道:“是啊,何老主政期间,办的几个**大案,都是虎头蛇尾,不了了之,也不能全怪他,掣肘的力量太强了,至于其他政策方面的得失,现在评价还是太早,要再过三十年才能客观。”

    宁霜淡淡一笑,抿嘴道:“事情过去不久,爷爷把我们三姐妹叫到身边,说让我们三人记住,以后要嫁给最出色的官员,帮着他们把国家治理好,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那时候,我们还都很小,不懂事,只觉得好玩,姐姐嚷嚷着,要嫁给最强大的官员,能当总书记的,小妹却说,官大官小无所谓,关键要长得够帅气,像电影明星一样的最好了。”

    王思宇大感有趣,呵呵地笑了起来,又握了她滑腻的小手,好奇地道:“霜儿,你呢,当时,你是怎么说的?”

    宁霜吐了下小舌头,有些难为情地道:“我说……要找个最能打的,功夫要比我好。”

    王思宇嘿嘿一笑,把嘴巴凑到她的耳边,柔声道:“那这样,一会儿,咱们就试试。”

    “试就试,谁怕谁!”宁霜挥起粉拳,示威般地在半空一晃,就把头转向窗外,抿嘴笑着,不再吭声。

    一行人来到郊外的滑雪场地上,却见门口已经停了数量警车,一群官员模样的人在旁边候着,门口已经挂了暂停营业的通知,下车后,来到陈启明身边,王思宇皱眉道:“应该让那些人撤了,不要干扰群众的正常娱乐生活。”

    陈启明摆摆手,笑着道:“别难为他们了,若是出了意外,这个责任没人能担得起。”

    在门口寒暄了一会儿,与众人合影留念,几人便在警卫人员的陪同下,进了滑雪场,很快换好了服装,穿好滑雪板,经过教练反复讲解后,一行人被牵引车拉到半山腰。

    陈启明正挥动着雪杖,做着动作,虚心求教时,却被宁霜在后面推了一把,在一阵惨呼声中,他飞速地滑下十七八米远,翻了两个筋斗,才在飞扬的雪花中站起,扯着嗓子吼了起来,惹来一阵哄笑。

    王思宇还是初次滑雪,为了怕搞出洋相,他尽量弓着身子,小心翼翼地掌握着速度与平衡,即便如此,在一段不长的距离中,还是摔倒了三次,而唐卫国与宁雪,倒是极为娴熟,两人动作轻盈飘逸,并肩向远处滑去。

    正羡慕时,宁霜从山脚下冲了回来,在他面前停下,伸手拉起王思宇,耐心地讲解了动作要领,又陪着他,缓缓地滑了起来,十几分钟后,王思宇逐渐悟出其中的关窍,动作变得舒展许多,渐渐也加快了速度,追逐着前方轻灵的倩影。

    不知不觉中,滑出几百米,宁霜回头望了一眼,就抿嘴笑着,挥动雪杖,进了一处茂密的松林,很快,不见了踪影。

    王思宇进了松林里,循着痕迹,转圈找了一遍,却没有发现宁霜,正倚在一棵松树边上,东张西望时,背上忽然被推了一把,猝不及防之下,他脚下拌蒜,摔出几米远,便躺在地上,双手捧住脸庞,痛楚地呻吟起来。

    宁霜吓得小脸煞白,赶忙冲过去,把雪杖丢下,跪了下来,带着哭腔唤道:“小宇哥,你没事吧?不要吓我……人家不是有心的!”

    王思宇哈哈一笑,翻身坐起,一把揽了她的纤腰,贼兮兮地道:“霜儿,亲下就没事!”

    “讨厌,被你吓死了!”宁霜气急,把俏脸转到一边,伸出双手,赌气地把他推开。

    王思宇平躺在雪地上,摸着左臂关节,笑着道:“这里还真有点疼,刚才听到‘喀吧’一声,还好,没有挫伤。”

    宁霜忙移过去,摘下手套,扶住他的臂弯,按摩了几下,关切地道:“还疼吗?小宇哥,真对不起,我太冒失了。”

    “好多了,不用担心。”王思宇笑笑,却望着那张秀丽明艳的俏脸,摸了摸嘴唇,轻声道:“霜儿,几时才肯让小宇哥哥亲下?”

    宁霜倏地脸红了,摸着娇嫩的脸蛋,忸怩地道:“怪不得总是摔跤,心思都放在别的地方了。”

    王思宇嘿嘿一笑,坐直了身子,摘下又硬又沉的滑雪板,丢到旁边,转头向四处望了望,就拉起宁霜,躲在一棵松树后面,盯着那张娇艳欲滴的樱唇,歪着脑袋,吻了过去。

    “别……唔……不行!”无力地挣扎几下后,宁霜忽地睁大了眼睛,一根舌头已经滑进嘴里,吸吮挑逗着她绵软的香.舌,喘息声中,感到一阵阵眩晕,她抱紧了王思宇,拉扯了几下,就踮起脚跟,生涩地回应起来。

    --------------

    欠的三章,要下个月才能补了,打个白*吧,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书重读一遍,找回昔日的状态,老实话,时间太长了,前面的东西,自己都忘了不少,而且,原本想在渭北咔咔来个大**结束的,后来,又舍不得了,俺慢慢写,大家攒着看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