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21章 僵局

第121章 僵局2017-11-9 13:7:51Ctrl+D 收藏本站

    第608节    第121章      僵局

    把剩下的半瓶酒喝完,又吃了小半碗米饭,王思宇抽出纸巾,擦了嘴角,转头望去,见于娜娜披着一条毛毯,蜷缩着身子,躺在沙发上,睡得正香,他叹了口气,走了过去,把她抱进卧室,放在床上,拉上被子,回到客厅收拾了碗筷,写了一张字条,贴在门上,便取了旅行包,悄然离去。

    回到别墅,洗了热水澡,王思宇躺在浴缸里,仍然觉得有些不放心,便摸起手机,给唐卫国发了短信,说在机场遇到于娜娜,感觉她神情恍惚,精神状态极差,像是要出事情,唐卫国的回复却是,那女人已经不在政府办工作,对她的情况,不太了解,也不好过问太多,免得惹来闲言碎语。

    唐卫国表现得如此冷血,倒是王思宇没有想到的,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女人,都能狠下心肠,对待其他人,就更加可想而知了,因此,这位唐家太子的形象,在王思宇的心中,就又打上了几分折扣,但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担心居然很快就会应验,并且,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险些变得不可收拾。

    两天后,消息传来,于娜娜在醉酒之后,留下一封遗书,选择了割腕自杀,幸好,她的前男友在收到短信之后,预感到要出事情,急匆匆地赶到她的家里,冒着极大的危险,从邻居家阳台翻过去,把已经处于昏迷状态的于娜娜,紧急送往医院,在经过连夜抢救,终于脱离了危险。

    然而,事情到此尚未结束,于娜娜的前男友,在看过遗书之后,火冒三丈,回到派出所,偷了所长的手枪,又找借口,溜进市政府,强闯唐卫国的办公室,意图不轨,虽被闻讯赶来的保卫干部制服,但仍让众人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此事也很快传了出去,下面的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让唐卫国变得非常被动。

    消息也引起了市委书记尹兆奇的注意,在常委会上,他大发雷霆,拍着桌子道:“真是太不像话了,居然有民警携带枪支,闯进市政府,掏枪威胁唐市长,如果被他得逞,这就是一桩震惊全国的重大案件,最近一段时间,我们的公安系统暴露出很多问题,再不整顿,怕是要出大篓子了!”

    话音刚落,常务副市长石崇山轻蔑地一笑,把手中的半截烟熄灭,淡淡地道:“那个犯罪嫌疑人,我也有所耳闻,原来只是英华集团的一名员工,刚刚被调到派出所,据说,还是罗局长亲自打的招呼,我觉得,这个案子应该仔细查查,看看到底是谁在幕后主使,让他有这么大的胆子,公然向市委市政府挑战。”

    这两人一唱一和,分明是想把事情闹大,一来是把火烧到罗彪的身上,向公安系统施加压力,二来是利用于娜娜自杀的事情,把唐卫国的丑事翻出来,把他彻底搞臭,对此,唐卫国也是有心理准备的,在喝了几口茶水后,就放下杯子,轻描淡写地道:“没有那么严重,据现场的保卫干部讲,他只是情绪有些失控,却没有行凶的意图,否则,也不会那么容易被制服。”

    石崇山哼了一声,皱眉反驳道:“没有行凶意图?当时很多人在场,可都听到,他破口大骂,出言威胁,而且,子弹也上了膛,一直叫嚣着,要和您唐市长同归于尽。”

    唐卫国拿起茶杯,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面沉如水地道:“崇山市长,这件案子,还是应该以*门的调查结果为准,我们这些人就不要干预了,要相信,他们有能力把案情搞清楚,当然,作为当事人,如果那边有需要,我也会积极配合调查,但有一点要强调,要实事求是,不能因为事情涉及到我,就上纲上线,对那位年轻民警打击报复,毁了人家的一生,那样很不好。”

    此时,一直保持低调的政法委书记杨文理也表态了,笑着道:“还是唐市长大度,我赞成这种处理方式,昨天下午,罗局长把情况通报了下,他自己也做了检讨,说工作没有搞到位,险些惹出乱子。”

    顿了顿,他与唐卫国对视一眼,又提高了音量,有些愤慨地道:“那位民警也意识到了错误,为自己的冲动行为,悔恨不已,其实,事情原本是场误会,都是流言蜚语害人,我们的机关干部里,也有些人,正经事情不去做,偏偏喜欢搬弄是非,造谣生事,尤其是搞些绯闻出来,却不知为当事人造成多大的伤害,害得人家小姑娘不堪屈辱,竟然割腕自杀,以示清白!”

    他把话讲完,其他几位常委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纷纷发言,把罪魁祸首归咎于那些造谣传谣的人身上,似乎,于娜娜割腕自杀,与其前男友的冲动行为,都是源于有人造谣生事的结果,唐卫国也成了受害人,纪委书记胡雪松更是发言,要大力整顿机关作风。

    尹兆奇冷眼旁观,眼见着众人把话题偏离了方向,也有些无奈,唐卫国对于洛水的掌控,由来已久,要靠这件案子打开缺口,也不太现实,更何况,自从谈到这个话题后,王思宇就低头喝茶,一言不发,似乎不愿参与其中。

    权衡再三,他还是决定偃旗息鼓,又简单说了几句,要公安机关进一步加强民警教育管理,提高队伍整体素质,提出针对性整改措施,各党政机关的安全保卫工作也要强化,严防此类事件再次发生,随后,就把手一摆,宣布散会,拿起公文包,皱眉走了出去。

    回到办公室,批阅了一会儿文件,石崇山就敲门进来,坐在沙发上,忿忿不平地道:“简直是信口雌黄,这么大的事情,处理起来,形同儿戏,连起码的事实根据都不讲,荒唐,真是太荒唐了!”

    尹兆奇淡淡一笑,脸上努力保持着平静,语气沉稳地道:“崇山,不要急,慢慢来,要沉住气,时间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石崇山却叹了口气,拿起茶杯,小声道:“他们那些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没有王书记的支持,很难打开局面。”

    尹兆奇点点头,沉思道:“有时间,我再做做工作,不过,问题主要还是在上面,庄不表态,即便王书记站在这边,也奈何不了唐卫国。”

    石崇山又点了一颗烟,闷头抽了几口,犹豫着道:“上午,秘书向我汇报,说看到了唐市长春节时拍的照片,其中还有王书记,是在北方一个滑雪场拍摄的,他们两人,好像走得很近。”

    尹兆奇笑笑,摆手道:“这不奇怪,王书记和宁总长的二女儿在谈恋爱,很有可能,两人会成为连襟,宁家这三朵金花,倒都找到了好婆家!”

    石崇山愣了一下,半晌,才摇头道:“这倒是个麻烦,疏不间亲啊,有了这层关系,他们两人之间,可就多了一道沟通的桥梁。”

    尹兆奇笑了笑,揉着太阳穴,淡淡地道:“不必担心,这种方式的联姻,只有宁家是稳赚不赔的,其余三家的关系,不会因此改观,远的不说,唐在渭北的政治利益,都是从老于家那里抢来的,王再大度,也不可能当做没事一样,我估摸着,他还是在静待时机。”

    “说的是!”石崇山笑笑,又打开皮包,拿出一份材料,起身放在办公桌上,轻声道:“这是于娜娜遗书的复印件,刚刚搞到的。”

    尹兆奇点点头,接过材料,皱眉看了半晌,笑着道:“这个女人,陷得还挺深,却不知那些公子哥,哪有几个是当真的,都是逢场作秀罢了。”

    石崇山哼了一声,冷笑道:“他们两人的关系,在前楼是尽人皆知了,那段时间,打得火热,经常大白天的还腻在一起,影响极坏,现在可倒好了,出了事情,被他推了个干净,依我看,不能就这样算了,要继续查下去!”

    尹兆奇眉头一挑,把材料丢下,摇头道:“不行,公安口在他手上,查不出什么结果,光凭这封遗书,也解决不了问题,还是按既定方针办吧,另外,我再想想办法,把常委调整一下。”

    “调整哪个?罗还是胡?”石崇山敏感起来,赶忙追问了一句。

    尹兆奇淡淡一笑,轻声道:“罗敏江吧,组织这块很重要,要先拿下来,至于纪委那边,先不急,他们那里有些人,对胡雪松还是很有意见的,可以慢慢争取,*那边,你再下下功夫。”

    石崇山笑笑,轻吁了口气,点头道:“好的,先把人事权拿到手里,再捏住他的钱袋子,一切都好解决了。”

    又说笑几句,石崇山便起身告辞,回到办公室,径直摸起座机,给王思宇拨了过去,两人聊了十几分钟,直到敲门声响起,王思宇才挂断电话,皱眉道:“请进!”

    房门被轻轻推开,一只雪白的胳膊探了进来,做出小鹿的手势,轻柔地摇动着,又有人哑着嗓子,怪声怪气地道:“小宇哥哥,猜猜我是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