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23章 平衡 中

第123章 平衡 中2017-11-9 13:7:54Ctrl+D 收藏本站

    第610节    第123章      平衡    中

    吃过晚饭,坐在沙发上闲聊了一会儿,看过《民生观察》节目,王思宇兴致极好,提议到江边转转,众人却都找了借口推辞,大家都是一样的心思,让他和方晶能够有单独相处的机会。

    瑶瑶本来嚷嚷着要去,已经奔到门边,却被廖景卿用眼神阻止,她赶忙停下脚步,极不情愿地走了回来,改口道:“舅舅,你和小舅妈去吧,人家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就不过去了。”

    在几人的哄笑声中,小家伙吐了下舌头,奔到楼上,手扶栏杆,咯咯地笑了起来,方晶有些脸红了,羞羞答答地跟在王思宇的身后,离开别墅,挽着他的手臂,漫步在石板路上,抬头望着前方辽阔的水面,悠然道:“小宇哥哥,这里很安静,空气也清新,比京城那边好多了。”

    “小晶,既然喜欢,毕业就过来吧。”王思宇微微一笑,把她抱得更紧了些。

    方晶却垂下头,情绪变得有些低落,犹豫半晌,才迟疑着道:“小宇哥哥,她们都那么漂亮,尤其是景卿姐姐,就像画里的仙子一样,我忽然感到,自己是那样平凡,好像和你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我好怕,真的好怕……”

    王思宇停下脚步,转过身子,用手捏了她的下颌,望着那满是忧郁的眸光,有些心疼了,温柔地道:“傻丫头,你不要胡思乱想,无论身边有多少女人,你都是小宇哥哥最心疼的那个小妹妹,永远都是。”

    方晶撅起小嘴,似笑非笑地道:“小宇哥哥,怕不只一个妹妹吧,那个伤心伴娘呢?”

    王思宇笑着点点头,轻声道:“媚儿也是,我也希望,她能找到真正的幸福。”

    方晶哼了一声,伸出冰凉的小手,在王思宇的左胸上画了个心形,用手指点了点,叹息道:“小宇哥哥,这块巴掌大的蛋糕,究竟有多少女人分享呢?”

    王思宇笑了笑,握住她的小手,诚挚地道:“小晶妹妹,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能幸福,不想你受到任何伤害,哪怕是一点点,很早以前,我就答应了老师,会一直保护你,照顾你的。”

    方晶莞尔一笑,叹了口气,又依偎在他的怀里,默默地向前走去,良久,才悄声道:“小宇哥哥,在国外,爸爸曾经问过我,假如你已经有了真爱的女友,而且,很快就要结婚了,该怎么办?”

    王思宇摸出一颗烟点上,笑着道:“你一定会说,在新婚之夜,拿着一把大剪刀,把小宇哥哥咔嚓掉!”

    “哪有!”方晶白了他一眼,失神地望着远方,柔声道:“我和爸爸讲,要是小宇哥哥真的不喜欢我,我就躲得远远的,再也不见他了,也不想他了,就一个人过下去……”

    王思宇鼻子一酸,抱紧了她,有些内疚地道:“小晶,都是小宇哥哥的错,你放心好了,只要你喜欢,哥哥什么都依你。”

    方晶点点头,叹了口气,继续道:“小宇哥哥,爸爸当时落泪了,拍着桌子教训了我一通,接连几天都没理我,后来,在雪滢阿姨的劝说下,他终于妥协了,红着眼睛说,你去告诉那个花花公子,如果不结婚,也可以住在一起,但生下来的孩子,不管有几个,都要姓方。”

    王思宇拍了拍额头,皱眉吸了口烟,叹息道:“小晶妹妹,那倒不是问题,关键是,你要考虑好,小宇哥哥,真的不是个合格的好老公。”

    “小宇哥哥,合不合格,我说了才算!”方晶展颜一笑,拉了王思宇的手,来到江畔的一块岩石边,坐了上去,悠荡着双腿,柔声道:“小宇哥哥,我想过了,毕业后,先不到你身边,免得给你带来麻烦,爸爸身体不好,我去陪他,不过,咱们要先要个小孩子,说不定,他看到外孙出世,心里高兴,病情就能慢慢好转呢!”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点头道:“这个想法不错,那今天晚上,就开始造人?”

    “想得美,人家还没毕业,就挺着大肚子,多难看啊!”方晶横了他一眼,挥起粉拳,在王思宇的胸口敲了几记,又捧起他的脸,盯了半晌,冷冰冰地道:“小宇哥哥,老实交代,你们两个,准备几时结婚?”

    “我和谁结婚?”王思宇心里‘咚’地一跳,拿手摸着鼻子,有些心虚地道。

    方晶撅起小嘴,不满地道:“小宇哥哥,别再瞒着了,你和军委宁家的关系,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二叔在得到消息后,给爸爸打的电话,当时,我正好在旁边,那个女孩子,好像叫宁霜。”

    王思宇闷头吸了口烟,把烟头弹了出去,掏出手机,苦笑道:“小晶,你要不喜欢,我这就打电话,咱们回绝了。”

    “别!”方晶一把抢过手机,按了关机键,柔声道:“小宇哥哥,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晓得轻重,在国外,想了好久,已经下定决心,不干预你俩的事情,只要是对你发展有好处的事情,我是不会反对的。”

    王思宇沉默下来,望着川流不息的江水,内心也颇不宁静,沉思半晌,才摆摆手,轻声道:“回去吧,玩小偷捉警察的游戏。”

    方晶抿嘴一笑,伸开双臂,撒娇地道:“走不动了,小宇哥哥,背着我回去吧。”

    “好!”王思宇弯下腰,把方晶背了起来,向前走了几步,回头笑道:“小晶妹妹,你好像真的长大了。”

    “是吗?”方晶灿然一笑,用手摸着王思宇的后颈,张开小嘴,咬出一个清晰的牙印,摩挲几下,就叹了口气,悄声道:“本想再用力些的,却始终舍不得,心疼呢,小宇哥哥!”

    说完,觉得心里一阵阵地发酸,又觉得无限委屈,眼泪就如同断了线的珠子,噼里啪啦地落了下来,顺着王思宇的脖颈,滑落进去。

    “还是打几下吧,出出气!”王思宇停下脚步,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道。

    方晶抹了眼泪,赌气地道:“不!就不!我就使劲哭,让你内疚,让你心疼,臭哥哥,花心大萝卜,讨厌死了……”

    回到别墅,洗了澡,两人早早地躺下,趴在被窝里,闹了一阵子,方晶的情绪渐渐好转,话题也多了起来,咯咯笑着,讲着在国外的见闻,直到夜里十一点半,她才困了,枕着王思宇的胳膊,香甜地睡了过去。

    王思宇却失眠了,盯着漆黑的棚顶,怔怔地发呆,直到现在,他才真正体会到,女人多了,果然是有很多烦恼的,最大的难题是,他哪个都不想伤害,但事实上,很难做到这点。

    在渭北玩了三天,方晶就回到了京城,而苗苗也受到打击,心灰意懒,找到王思宇,谈了半个小时,表示想离开洛水,到外地读书,在和歌舞团的领导沟通之后,王思宇又联系了于佑江,请他出面协调,安排小家伙到北影学习,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办得妥帖。

    在一个细雨蒙蒙的周末,王思宇亲自开车,将她送了过去,又与校方领导吃了晚饭,请他们对小家伙重点照顾,他的身份虽然没有曝光,但有于佑民这位于家二公子作陪,校领导自然不敢怠慢,没口子地答应下来。

    回到家里,廖景卿却拉了他,进了苗苗的卧室,王思宇忽然愣住了,却见窗前挂了一串串漂亮的彩色纸鹤,足有几千个,每个纸鹤上,都写了个‘宇’字,可见小家伙用情之深,沉吟半晌,王思宇摆摆手,有些无奈地道:“姐,这……这次真不怪我!”

    廖景卿叹了口气,柔声道:“昨晚上,小家伙喝醉了酒,跑到我房间里,哭了一个多小时,其实,她蛮聪明的,已经开始怀疑,母亲不在了,只是一直闷在心里,不肯说出来。”

    王思宇用手摸着纸鹤,叹息道:“苗苗这孩子,是挺可怜的,不过,我不能对她太好了,免得她越陷越深,姐,你以后要多关心她。”

    廖景卿点点头,叹了口气,柔声道:“下午,小蕾阿姨打来电话,想借壳上市,扩大股本再融资,拓展经营范围,争取早日实现多元化发展。”

    王思宇笑笑,摆手道:“生意上的事情,你们做主就好,我只有一个要求,多参加些公益活动,以后有条件时,最好成立一个基金会,回报社会。”

    “少捐点还成,太多了,怕是舍不得。”廖景卿抿嘴一笑,又解释道:“小蕾阿姨的意思,是要防范风险,你现在的官越来越大,以后面临的危险也就越来越多,万一遭人构陷,也要用钱活动才行,而且,她已经到新加坡考察了,准备在那里也做些投资,为将来留条后路,若是……那里是华人社会,咱们索性都搬过去。”

    “放心吧,不会走到那步。”王思宇微微一笑,挽了她的纤腰,在那张清丽绝俗的俏脸上亲了一口,语气坚定地道:“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这块土地,将来,如果形势恶化,你们可以出去,我就没了后顾之忧。”

    “小弟,你既然决定不走,我们都不会离开的,咱们永远都在一起。”廖景卿嫣然一笑,勾住他的脖子,抚摸着他的嘴唇,凑了过去,轻柔地吻了起来。

    在急促的喘息当中,两人很快进入状态,心急火燎地回到卧室,搂抱着倒在床上,互相拉扯着对方的衣服,如饥似渴地纠缠在一起,没过多久,伴着一阵婉转清冽的娇.啼,大床又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