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124章 平衡 下

第124章 平衡 下2017-11-9 13:7:55Ctrl+D 收藏本站

    第611节    第124章      平衡    下

    为了维持洛水市班子的稳定,省委书记庄孝儒分别找了尹兆奇与唐卫国谈话,居中协调,化解了一场迫在眉睫的争斗,延缓了两人间冲突的升级。

    然而,庄孝儒也承受了极大的压力,这种压力主要是来自于两方面的,陈家父子与中央林书记已经达成了妥协,他若是不买账,就会遭到两方面联手打击。

    尽管,陈老已经过世,在陈系内部,很难有人能真正约束住这位手握重权的封疆大吏,但在没有全面整合渭北的政治资源之前,他是决计不会选择与陈系公开决裂的。

    此时的渭北,除了陈系唐系于系与其他地方势力之外,林书记也把一条腿插了进来,几家势力纠缠在一起,各方利益难以调和,想要达成平衡,已非易事,更遑论整合了。

    其实从内心深处,庄孝儒很希望借助唐系的力量,把尹兆奇从洛水挤出去,让省长张跃进成为跛脚省长,再徐徐图之,逐渐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

    但他非常清楚,这是急不得的,经过一番火力侦察之后,庄孝儒敏锐地察觉到,时机尚不成熟,若贸然行事,非但洛水的问题不能解决,甚至会适得其反,将这把火烧到省里。

    周三的上午,庄孝儒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手里夹着一颗烟,正在皱眉沉思,秘书长庞元敲门进来,将一份材料放在他的办公桌上,轻声道:“庄书记,中组部中纪委联合下发的文件。”

    拿起材料,扫了一眼,庄孝儒眼睛一亮,忙把半截烟头熄灭,丢进烟灰缸里,坐直了身子,仔细地把材料翻看了一遍,拿笔在上面签署了名字,微笑道:“按照要求传达,尽快组织学习。”

    “好的。”庞元点点头,拿起材料,转身退了出去,回到办公室,摸起座机,拨了号码,压低声音道:“王书记,南粤方向点火冒烟了,一天之内,拿下了三位省委常委,涉案金额高达四十个亿!”

    “什么?”王思宇霍地站起,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尽管,他早就得到消息,年前派往南粤的调查组,是由中纪委的一位副书记亲自带队,必然有所斩获,不会空手而回。

    但他还是没有想到,上面居然会把动静搞得这么大,这预示着,整个南粤官场,将会发生一场前所未有的政治大地震,甚至会直接威胁到中央林书记的地位。

    这个时候,与林书记那边进行合作,是否是明智的选择呢?挂断电话之后,王思宇陷入了沉思之中,半晌,掏出手机,给于春雷发了短信,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十几分钟后,电话铃声响起,接通后,耳边传来于春雷沉稳的声音:“小宇,不必担心,消息两天前就知道了,按照原定计划办。”

    王思宇微微皱眉,轻声道:“春雷书记,是不是再考虑一下,唐系也伸出了橄榄枝,与他们合作,似乎更稳妥一些。”

    于春雷笑了,摆手道:“那只是烟雾弹,稍加试探,就露出马脚,根本不能相信,唐系盯着京城,已经不是一两天了,要重点防范,家门口不能出乱子。”

    王思宇叹了口气,小声提醒道:“春雷书记,依照现在的形势来看,林书记很可能会成为众矢之的,明年的换届,他位置不保。”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于春雷似乎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喝了口茶水,便把话题转向别处,笑着问道:“小宇,南粤的官员可能要进行一次大清洗,就你所知,华西还有人能充实过去吗?”

    王思宇笑了笑,不假思索地道:“有的,荆南市市委书记周松林,闵江市市长梁桂芝,玉州市市委书记岳松明,都是很不错的干部,为官清廉,工作能力也很强。”

    这个排列顺序,自然是按照亲近程度来划分的,其实,王思宇很想提焦南亭的名字,但他也清楚,焦南亭是孟超的心腹爱将,替孟超掌握着财政大权,若要把他调过去,那位孟省长,自然是舍不得放手的。

    “先去一个打前站吧,多了不好。”于春雷放下茶杯,拿起签字笔,笑眯眯地道。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那就周松林吧,在华西时,我是周老爷子一手带起来的。”

    于春雷面带笑容,把名字记下,在上面画了圈圈,和蔼地道:“那好,我来运作,变数还很大,要记得保密。”

    “明白!”想到能有机会,再次和周老爷子一起共事,王思宇心情大好,又摸着下颌,含混地问道:“春雷书记,中央全会前的准备工作,怎么样了,没问题吧?”

    “还好。”于春雷收起笑容,把笔丢下,拿着杯子,沉吟半晌,轻声道:“有时间,给方省长打个电话,就说我打算邀请他看香山红叶,时间由他来定。”

    王思宇微微一笑,点头道:“好的,我会尽快联系。”

    于春雷点点头,含笑道:“小宇,全会过后,就要举行婚礼了,这次要大办,还要请几位首长参加,你那边没什么变化吧?”

    “没有!”刚刚说完,又觉得有些不妥,停顿了下,王思宇赶忙补充道:“春雷书记,宁霜的态度很重要,最好先不要提前放风,免得出现意外变故。”

    于春雷哈哈一笑,语气轻松地道:“傻小子,凯之早就问过了,霜儿很满意,哪会有什么变故!”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却有些底气不足,宁霜的态度向来是若即若离,捉摸不透,别到了婚礼当天,搞出个新娘逃跑事件,那可太没面子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于春雷问起出国的事情,王思宇笑着道:“手续都已经办妥了,月底到中组部报道,集中出发,我是想去哈佛的,却没想到,被分到了耶鲁那一组。”

    于春雷却笑笑,摇头道:“不能小看耶鲁大学,那可是美国总统的摇篮,去了要虚心些,多走多看,只有学习人家的长处,才能想办法超越。”

    顿了顿,感到有些不放心,他又压低声音,语重心长地叮嘱道:“小宇,这种交流活动,本来是极好的,但出去后,一定要自律,也要加强防范,那边对咱们这里的渗透,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别的倒不担心,就是不要被美色诱惑。”

    王思宇皱起眉头,满脸不悦地道:“好了,春雷书记,要去开会了。”

    于春雷哼了一声,就把电话挂断,苦笑着道:“这个臭小子,脾气还不小!”

    开过党建工作会议,在机关食堂吃了午饭,王思宇出门后,直接坐上小车,前往市党校,主持召开党校校长会议,传达学习全省党校校长会议精神,以及市委尹书记关于党校工作的指示精神,对今后一段时期的工作进行安排部署。

    会后,他又把副校长刘长发请进办公室,仔细交代了一番,把出国前的准备工作,做到最细,其实,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刘长发这个人,还是很有能力的,把党校的各项工作都打理得井井有条,只是魄力稍显不足,很难委以重任。

    把事情处理完,已经到了下班时间,王思宇离开办公室,刚刚走到楼梯口,却接到黄乐凯打来的电话,邀他到家里吃饭。

    黄老爷子依旧摆出高高在上的长辈姿态,在电话里把王思宇呵斥了一顿,只说架子比他老子还大,从来都是不请不来,平时,连电话都不打一个,很是过分,王思宇忙找出一堆理由,好不容易敷衍过去。

    到了省委大院八号院,把车子停稳,王思宇迈步走下来,关了车门,却见秦凤岚站在门口,笑盈盈地招手道:“小宇,可有日子没见了,我们家老头子这些天一直都在唠叨,说你再不过来,以后就帮着唐家小子算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忙走过去,送上礼物,笑着道:“伯母,卫国经常过来?”

    秦凤岚点点头,含蓄地道:“就算不来,电话也打得勤快,他那张嘴儿倒是够甜的,竟捡好听的说,不过,你黄伯伯不待见他,每次上门,都给人家冷脸子看,让我都觉得过意不去。”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他是想着过来挖墙脚的,要是把黄伯伯争取过去,他在省里就多了一份力量。”

    秦凤岚抿嘴一笑,摇头道:“那怎么可能呢,老黄和春雷书记,那可是过命的交情,以前搞运动时,要不是春雷保护着他,没准早被人整死了,只可惜啊,他自己不争气,总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春雷书记都快到最高层了,他还是个副部级,真是没出息。”

    王思宇忙笑着道:“不能那样讲,黄伯伯德高望重,身份超然,不能用位置衡量,就算是省委书记,也不见得有他的活动能力。”

    话音刚落,屋子里就响起一阵爽朗的笑声,黄乐凯趿拉着拖鞋走出来,有些得意地道:“臭小子,这次马屁拍得过头了,我可没那么大的能量,不过,话说回来了,只要台海问题一天没解决,无论谁上了台,都得敬着我,统.战工作需要嘛!”

    秦凤岚却撇撇嘴,不以为然地道:“少臭美了,老黄家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也不瞧瞧,人家老三才四十出头,也到了副省级,用不了几年,肯定超过你。”

    “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别跟着瞎掺和!”黄乐凯脸上挂不住了,皱起眉头,把手一摆,悻悻地道:“当初,老x可是要让我当中央统.战部长的,我都没同意!”

    秦凤岚叹了口气,边走边摇头,小声嘀咕道:“人家只是随口一说,也就你当真了,总把这事儿挂在嘴边儿,也不嫌寒碜。”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